恒河鲶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五百六十九章双皇会盟

    “法兰西帝国愿意为奥地利帝国提供一些力所能及帮助,奥地利帝国只需要支付得起利息就行了!”

    在热罗姆.波拿巴说完这句话之后,理查德.梅特涅立刻就意识到,热罗姆.波拿巴之前询问他的那些问题,全部都是为了给这句话做铺垫。

    身为一个庞大帝国的君主,热罗姆.波拿巴竟然不顾及自身形象亲自询问奥地利帝国是否有意愿“招商引资”(这个时代还没有这个词),着实有点让理查德.梅特涅感觉到有些意外。

    不过,  理查德.梅特涅并不反感热罗姆.波拿巴的这种充满铜臭味的行为。

    在这个19世纪资本主义即将走向垄断的时代,以交易所(这里指的不单单是巴黎交易所)为代表的金权的力量已经隐隐有同王权抗衡的趋势,哪怕是像奥地利帝国那样的血统贵族也没有办法忽视金权的力量。

    比起热罗姆.波拿巴这种身上沾满铜臭味的君主,自家的君主弗兰茨.约瑟夫就像是一位从上个世纪跨越时空来到哈布斯堡的君主一样。

    从他的身上理查德.梅特涅看不到一点这个时代的痕迹,就像是一个活在这个时代的僵尸一样。

    尽管理查德.梅特涅的内心为自己亵渎君主而感到羞愧,但是他却丝毫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

    特别是在他担任奥地利驻法兰西大使馆秘书之后,理查德.梅特涅更加厌恶维也纳宫廷内的环境。

    话题扯远了,  理查德.梅特涅本身虽然对热罗姆.波拿巴的行为并不反感,  但是他自己同样也没有“招商引资”的条件。

    说到底,  他顶天不过是一届大使,而内政大臣巴赫才是掌控整个奥地利经济命脉的人。

    这一刻,理查德.梅特涅产生了一种不顾一切往上爬的冲动。

    想当初,巴赫也不过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律师(1848年的巴赫还是奥地利帝国),只不过是因为受到已故首相菲利克斯.施瓦岑贝格(1853年死亡)的器重,一路攀爬到内政大臣的位置。

    自己的条件要比巴赫好上许多,他理应爬上更加广阔的天空。

    “理查德大使?理查德大使?”就在理查德.梅特涅浮想联翩的时候,热罗.波拿巴的声音传到了理查德.梅特涅的耳边,打断了理查德.梅特涅的畅想。

    “抱歉!我走神了!”理查德.梅特涅向热罗姆.波拿巴致歉。

    “没什么!”热罗姆.波拿巴摇了摇头,再一次询问理查德.梅特涅:“理查德先生,我刚刚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陛下,我认为没有资格制定讨论这个问题!”理查德.梅特涅再一次重申一遍道:“陛下,我只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大使!这个问题,应该您应该遣人询问巴赫大臣!”

    “巴赫啊!”热罗姆.波拿巴饶有兴趣地对理查德.梅特涅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他应该并不是贵族吧!”

    “是的!”理查德.梅特涅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皇帝竟然认识巴赫。

    “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整个匈牙利王国在他的拆分下已经变为一小块一小块的地区!”热罗姆.波拿巴转而对巴赫的政策开始评头论足起来:“他所带领的波西米亚官僚把持着整个匈牙利地区的权利,  加强了奥地利对于匈牙利的控制!”

    “如果巴赫大臣知道他能够被您这样评价的话,想必一定非常的欣喜!”理查德.梅特涅对热罗姆.波拿巴说。

    “但是!”热罗姆.波拿巴话锋一转对理查德.梅特涅道:“他这套方法固然提奥地利对于匈牙利的控制,但是同样也埋下了一个隐患!”

    “什么隐患!”理查德.梅特涅下意识地询问了一句道。

    “他将维也纳与匈牙利变成了两个对立的存在!”热罗姆.波拿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巴赫大臣过错:“你们在匈牙利的高压政策确实有助于管理匈牙利,但是一味的高压政策只会将原本心向帝国的逼到对立面。

    某位皇帝曾经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一个政权能否维持下去所要面临的主要问题!”

    热罗姆.波拿巴恬不知耻地将某位伟人的话提前几十年照搬出来,然后进行二次魔改。

    在热罗姆.波拿巴的诱导下,理查德.梅特涅下意识以首相的角度思考奥地利帝国所面临的问题。

    谁是他们的朋友?谁又是他们的敌人?

    理查德.梅特涅将目光转向了热罗姆.波拿巴,他相信眼前的这位君主一定看出了匈牙利面临的问题。

    “陛下,我们在匈牙利面临的问题是什么?”理查德.梅特涅询问热罗姆.波拿巴道。

    “这个问题……”热罗姆.波拿巴拖着长音,在理查德.梅特涅希冀的目光下与远处传来的火车鸣笛声结束了这个话题道:“火车快来了!”

    理查德.梅特涅眼神略微有着黯淡,而后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挺直身躯露出了庄重地表情迎接做好迎接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和伊丽莎白女公爵的准备。

    站在热罗姆.波拿巴身后的瓦扬将军同样也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去,朝着身后的副官挥了挥手。

    副官见到瓦扬将军的动作之后,同样也向后挥了挥手,一支军乐队走上站台。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近,热罗姆.波拿巴向后淡淡地说道:“你们准备一下!”

    军乐队在听到热罗姆.波拿巴的指示之后,将嘴放在了乐器上,  只待火车停稳,他们就开始吹奏激昂的《马赛曲》。

    火车在距离站台不足200米左右的时候,缓慢地减速,然后平稳地停在了站台前。

    随着火车门的开启,奥地利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与他的未婚妻伊丽莎白女公爵起身朝着火车大门口缓缓地走了过去,而在他们身后的则是此次跟随他们一道前来的使团,其中有梅特涅亲王(顾问)、温迪施格雷茨亲王(顾问)、包尔伯爵……等。

    慷慨激昂的《马赛曲》在站台上响起,这雄壮的音调仿佛一道划破阴霾天空中的雷霆,令弗兰茨.约瑟夫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厌恶,使他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作为弗兰茨.约瑟夫未婚妻的伊丽莎白女公爵见到弗兰茨.约瑟夫此时的状态后,轻声询问道。

    弗兰茨.约瑟夫停顿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对伊丽莎白说道:“没什么!我们下去吧!”

    说完,弗兰茨.约瑟夫重新迈开了步伐继续前进。

    ……

    “欢迎来到巴黎!我的兄弟!”刚刚踏出火车大门的弗兰茨.约瑟夫立刻就受到了法兰西帝国皇帝热罗姆.波拿巴热情的拥抱,以示友好。

    “谢谢!”弗兰茨.约瑟夫按照惯例对热罗姆.波拿巴回应了一句。

    不过,如果说仔细观察弗兰茨.约瑟夫的眼神的话,你就可以发现弗兰茨.约瑟夫眼底里闪过的那一抹抗拒,他本人实在不愿意热罗姆.波拿巴用这样的方法来迎接他。

    在弗兰茨.约瑟夫看来只有正统的君主才能够用这种礼仪,而波拿巴家族本身就是一个篡位者。

    如果不是奥地利帝国需要仰仗法兰西帝国的孤独,弗兰茨.约瑟夫说什么都不愿意过来。

    对于弗兰茨.约瑟夫而言,这场会面只不过是例行的政治会面。

    而且,他本人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同热罗姆.波拿巴有什么共同的特性。

    两位君主相互拥抱完毕之后,同时松开的彼此。

    “这一路真是辛苦了!”热罗姆.波拿巴虚情假意地对眼前的这位君主兄弟说了一句道:“中途没有遇到什么意外吧!”

    弗兰茨.约瑟夫仍旧是一副木讷的表情,他摇了摇头对热罗姆.波拿巴回应道:“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自从弗兰茨.约瑟夫进去法兰西国界之后,一路上都收到了严格的保护。

    直到弗兰茨.约瑟夫与伊丽莎白乘坐火车离开斯特拉斯堡之后,斯特拉斯堡的官员与将军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热罗姆.波拿巴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弗兰茨.约瑟夫身旁身穿白色宫廷长裙的伊丽莎白公主。

    此时的伊丽莎白就像是一位从童话世界里面跑出来的公主一样,热罗姆.波拿巴不由得赞美道:“你是从哪一个童话世界里面跑出来的公主!”

    “陛下!”伊丽莎白公主笑面如嫣地向热罗姆.波拿巴躬身行礼,并且向热罗姆.波拿巴进行了自我介绍。

    “哦!原来是伊丽莎白公主!”热罗姆.波拿巴露出了恍然地申请,然后伸出手抓住了茜茜公主的手背轻轻地一点:“欢迎来到巴黎!”

    随后,热罗姆.波拿巴松开了伊丽莎白的手对身后的使团说道:“我代表全体内阁成员、立法团、元老院、参议院欢迎各位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