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四百四十章 神像名甲戌,挥军斩妖邪

    府军遇敌!

    王玄脸上并无惊异。

    毕竟此地是坎元山脉,千百年来人迹罕至,深山藏妖孽,老洞聚鬼魅,并非玩笑之言。

    路上他已收到消息,并州大军入山,那些原本势如水火的妖鬼势力已然联合。

    他仔细观望,随即满意点头。

    那些个妖鬼邪祟还是老路数,或藏于地下,或隐于密林,明有山怪恶兽冲锋,暗有狐精野魅施毒放咒,依靠地势之利周旋。

    漫山遍野,声势浩大。

    但屠苏子明应对却很得力,步步为营,军阵严谨,擂鼓破法,符箭清扫,血浮图攻坚,各军骑兵分割围剿。

    不紧不慢,却成碾压之势。

    “见过将军!”

    王玄并未掩藏气息,因此还未靠近战场,便已被后军斥候发现。

    与此同时,天空一声嘹亮鹰啼,小白从云层中破空而出,在漫天细雨中盘旋飞舞。

    王玄腾空而起,御炁穿梭,很快便来到中军。

    “将军!”

    “见过将军!”

    屠苏子明等人纷纷见礼。

    中军已成临时指挥营地,一面面大旗煞炁缭绕,令官左右奔走,老妖黄元子施展圆光术,光影升腾,战场局势一目了然。

    身为饕餮军主将,自有威仪。

    将座有华盖遮挡,后方主将大纛绣日月星三辰,两侧既有熊虎为旗,鸟隼为旟,亦有斧钺钩叉金瓜锤等仪仗,军鼓升腾,五色旗传令。

    这些都是朝廷赐下法器,勾连成阵,有护身辟邪之能,代表身份。

    王玄坐下后,问道:“情况如何?”

    屠苏子明出列拱手道:“回将军,山中妖物联合,寅时开始袭扰,虽他们损失惨重,但至今不曾停歇。”

    “据探子回报,妖邪已两方势力为首,一个是白云洞,妖王乃山中虎精,不知得了什么机缘,有御风神通。一个则是老尸成精,自号洞冥王。”

    “他们这般袭扰,皆是为引我大军入丧魂谷,借地利之势设伏,还请大人定夺!”

    王玄听罢沉声道:“诸位以为如何?”

    屠苏子明面色平静道:“妖物占据地利,且老妖并未现身,我等只需稳步推进,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萧仲谋则摇头道:“距惊蛰不过半月,没时间与他们纠缠,不如将计就计,一举将其击散!”

    王玄沉思了一下,“就依仲谋之见,不过需谨慎一些,山中妖物全靠妖王之威镇伏,眼下还有些心气,杀掉妖王,自然溃散。”

    “命令各军,继续保持压制,打乱节奏,待其露出破绽再说。”

    “是,将军!”

    若是以前,以永安府军几千人,王玄少不了要迂回盘旋,似勐兽抓住破绽,一击必中。

    但以如今府军人数,打法自然不同。

    十几万大军行进,最怕的便是乱,一拥而上,即便占据上风,战后也会损失惨重。

    所以王玄如今风格,多奇正相合,以正为主,以奇为辅,形成煌煌大势。

    定下计划,两地府军自然更不着急。

    先头部队,青龙军携鹰隼猎犬,五仙堂驱使阴灵,片刻之间便探清妖邪动向,发回后方。

    随后,辅兵大型军械阵地,弩床抛石车便会发动,符矛火石呼啸而出,瞬间便让妖物死伤大半。

    这,只是第一轮攻击。

    随后,血浮屠大军便会列阵而出,在漫天箭雨掩护下扫荡阵地,侧翼则有铁骑奔腾,将逃窜小妖尽数斩杀。

    就这般反复推进,府军只有少数轻伤,留下满地妖尸。

    一座座军阵煞炁升腾,彻底化作杀戮机器。

    在这种压力下,满山妖邪终于退散。

    大军也未急着追赶,而是按部就班,一边四处探查,一边缓慢前行,连探查矿脉与灵物的差事也不落下。

    王玄毫不在意,一边命令扎营,埋锅造饭,一边派出大量暗探,摸清那妖王动向。

    他的计划很简单,找到妖王藏身之处,数枚龙晶飞羽箭直接斩首,随后骑兵驱赶,军阵突进,几个时辰之内解决战斗。

    当然,战场形势复杂,还要根据情况调整。

    在这个世界,除去兵力人数,各色秘法法器也极为强大,作为底牌,有时能左右战场胜负。

    这也是巡天宝船引发轰动的原因。

    身为主将,不仅要有临阵机变之能,平日里如何经营大军,也是重中之重。

    今日,妖军袭扰,大军推进不过百里。

    王玄也不在意,召麾下军议,分配任务后,便令众人散去,夜间警醒,谨防妖物偷袭。

    众人走后,他才来到后帐,将那尊神像取出,仔细查看。

    当时匆忙,不仅要提防修蛇复苏,还要尽快修成《混元阴阳诀》与大军会合,因此直到现在,才得空闲。

    如今细看,更觉此物不凡。

    这神像材质玄妙,类似月银,却闪现琉璃光彩,其中还有细密晶石星星点点,隐现玄光。

    其炼制手法也闻所未闻,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缝隙,好似整体浇筑,铠甲纹理清晰,绶带更是薄如蝉翼,明明是金属,却好似随风飘动。

    古怪的是,刚得到此物时,神将面孔还清晰可见,如今头盔下已光滑如卵,没有五官。

    这到底是何宝贝?

    王玄仔细查看,越发沉迷,恍然间抬头,竟发现这神像面孔缓缓出现五官,竟与自己一模一样!

    忽然,神像露出个诡异笑容。

    王玄心中一寒,连忙后退。

    他二话不说,运转万劫神光护体,身躯由内向外出现一丝澹澹波动,神魂瞬间清醒。

    再次观望,神像没有丝毫变化…

    这东西,怎么有点邪门?

    王玄沉下心神,越发觉得不对。

    这神像与寻常所见法器完全不同,身上无一丝符文,但这铠甲绶带纹理,又隐约蕴含着某种神韵。

    这种感觉…

    有点类似观想图!

    王玄脑中灵光一闪,将那《诸星宝诰》岩板取出,仔细对比,顿时发现蹊跷。

    《诸星宝诰》岩板上的细碎晶石,与这神像身上的极为相似,而其分布部位…

    王玄恍然大悟。

    这是一种从未在世间流传的阵法,似乎与天上群星相对应。

    这东西来自洞天,难不成《诸星宝诰》也是?

    《诸星宝诰》显然是一种极高明的法门,他虽将其刻录,但或许是岩板太少的原因,还无法推演补全。

    眼前这东西,莫非也蕴含法门?

    想到这儿,王玄咬了咬牙,一边运转《万劫神光》护体,一边再次将心神沉入。

    这一次,神像并未出现诡异变化。

    渐渐得,许多影像在脑海中出现,光怪陆离,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

    与此同时,王玄也头昏脑胀,神魂彷佛中了邪术,刺痛中带着一丝昏昏然。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退后,心有余季望着眼前神像,最后打开天道推演盘。

    上面再次出现一个栏目:

    《护法神将甲戌炼器图》

    护法神将?

    甲戌?!

    王玄终于明白眼前东西是什么。

    太一教《太上感应经》、《玄台宝印经》,都曾提到过一件事,真仙驱使护法神将镇压四方妖邪,巡游开道以显威仪。

    这东西,是六丁六甲!

    丁神六位支为阴,甲神六位支为阳,甲戌便是其中之一。

    王玄愕然,本以为六丁六甲是仙神,没想到竟是一种法器。

    他想起古周国宝船布置。

    那时还有许多传承为遗失。

    这东西,怕是和自己“撒豆成兵”一个道理,炼器为宝,弄成法器神通。

    王玄忍住心中激动,再次查看一番后,将神像小心收起。

    脑海中,《护法神将甲戌炼器图》并未残缺,只是许多东西闻所未闻,炼器手法也极其玄妙,好在永安有五色铜。

    大不了,弄个简化版。

    至于此物,还要研究一番,从修蛇所做所为来看,这东西还可作为身外化身。

    但问题只有一个。

    修蛇为何会遭雷噼?

    自己动了,会不会也五雷轰顶?

    炼这东西需要分魂秘法,王玄也只能压住心中激动,做好万全准备再说。

    此物不凡,说不定可成为镇压气运之物!

    ………………

    次日,大军再次出发。

    既然已知道妖邪设伏所在地,王玄又定下计划,各军校尉自然严格执行。

    经过这段时间,他们已磨合完成。

    众人最大的感受,便是安心。

    以往独自行军开荒,各方面都要兼顾,几千人在山中实在算不了什么,稍不留神便陷入困境。

    而在大军之中,众人依据特长各司其职,军阵行进,有山呼海啸之气势,只需尽力完成任务即可。

    这才是校尉职能。

    而若想成为都尉、将军,便要通盘考虑,不容一丝疏漏。

    这次山中妖邪并未袭扰。

    大军速度飞快,一日便行三百里。

    他们按部就班,同时又有岑虚舟领着六合阴阳门地师四处探查,不仅玄铜、月银、赤金矿脉皆有发现,还找到了石髓、庚金晶等灵矿。

    这些东西,待坎元山彻底平定后,便可派人挖掘,为将来府军积攒底蕴。

    与此同时他们也发现不少遗迹。

    有些矿脉,明显曾被人挖掘,又不知经历过什么大难,被坍塌掩埋。

    依照岑虚舟盘龙之法,他们又找到了几处龙脉宝穴,可惜已被妖邪占据,弄得一塌湖涂,不过却在里面发现许多建筑痕迹。

    甚至早于十七国乱世!

    可惜的是,山中灵草灵木相对稀少,这些东西一旦成型,便会被通灵妖兽吞噬,也算是山中机缘所在。

    第三日,府军又前行三百里。

    而他们,终于发现妖踪。

    只见远处群山阴雾妖氛冲天而起,雾蒙蒙,阴沉沉,竟引得苍穹之上乌云滚滚。

    屠苏子明见状冷哼道:“看来这山中妖邪皆已汇聚,打散他们,坎元山可得百年安稳。”

    吼!

    正说着,只听远处高山阴雾之中,响起一声震天虎吼。

    霎时间,狂风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