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落雨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30章保机的建议

    大厅中陷入了一丝沉寂,由于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耶律保机的面庞不自觉的抖了抖,毕竟自己第一次开口说话就打断了王爷的话,有些不礼貌。

    众人不仅诧异于耶律保机突然说话,更诧异于这小子实在是太瘦弱了,一点金人的样子都没有。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他爷爷耶律才就是个文臣谋士的角色,他这个孙子想来是继承了家族传统。

    “你有不同的意见?”尘岳偏过头来问道,脸上并无什么不满。

    “是。”耶律保机弯腰拱手道:“属下认为不必调北凉军入辽,甚至连剿匪的大军都不用撤回来。”

    此话一出大厅中顿时一片哗然,众人都带着古怪的目光看向耶律保机。

    “说说看。”尘岳平静的挥了挥手,但实则心中也提起了浓厚的兴趣。

    耶律保机走到沙盘前说道:“北金疆域辽阔,纵然燕戎已经剿灭了绝大多数的反抗势力,但是这么大块地盘,他们短时间能不可能肃清干净,注定要花大量的兵力去驻守,否则大军一撤百姓很可能再次反叛。

    而燕戎出兵之时号称有四十万大军,黑风山脉一战再加上多次征战的损失,他们至少也减员了十万人上下。这么一算,燕兵能够调集的机动兵力绝不会超过十万,甚至只有五万人。

    以我落云城现有的驻军再加上正在赶来的士卒,对付这五万人绝对没有问题。”

    在提到北金这两个字时,耶律保机的脸色显然有些僵硬,他始终还没有完全从亡国的阴影中走出来,但还是强忍着悲痛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假如他们有十万兵马南下呢?我们不抽调剿匪的兵力回防的话就落入了劣势,万一发生险情如何应对?”王如松在旁边冷冷的开口问道。

    “我认为不会,而且,我觉得此次出兵大概率只是燕戎在虚张声势,想要探探我们的底细。”耶律保机朝着王如松很是恭敬的弯腰回答道。

    尘岳淡淡的吐出一句话:“理由,你的推论如何而来?”

    大家的目光又盯住了耶律保机,你不能朝这一站就张嘴就来,起码得说出自己得出判断的理由。

    “很简单,他们的行动太过张扬。”耶律保机指着地图说道:“若是燕军真的要打辽东,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派小股骑军不断渗透到云州内部,而后正面以大军发起突然攻击,就如同他们出兵北金之时一样。

    所有的举动都应该是秘密进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搞得满城风雨。

    尤其是这些入境的哨骑,很明显他们的出击是没有明确目标的,看起来只是为了打探我军的后方情况。若真是要开战,一定会隐藏的极深,不会主动攻击我方寨堡,这样做不是自己暴露了吗?”

    众人互相看了看,王如松已经暗自点了点头。

    尘岳挥了挥手道:“你继续说。”

    “王爷,如果我判断的准确,那么燕戎此来的这几万人马根本不需要抽调回王将军和辛将军手中的兵马。

    剿匪,是为了稳固后方,目前进展顺利,所剩匪徒也已经被辛将军困在一座座大山之中,收拾他们只是时间问题。若是此时停下剿匪的脚步,这些山贼事后挪个窝,往深山里一钻,以后会变得更难剿灭,到时候我们反而要花更大的功夫去解决他们。

    还有王将军正在打造的云锦防线也不能停,燕戎此次没有挥师南下,但始终会来的。云锦防线早一天修好对守卫辽东就越有利。”

    耶律保机略显虚弱的嗓音在大厅中不断回响着,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

    尘岳看着沙盘轻声问道:“若真像你所说,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退敌呢?坚守?等燕戎自己退去?”

    “不可。”耶律保机摇了摇头道:“燕戎既然在试探我们,就代表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进攻辽东的打算,若是我们示弱,被他们看出我们的军力不足,那慕云端康定会毫不犹豫的挥师南下。

    所以属下认为我们应该主动出击,一战将燕戎犯境之卒给打趴下,让慕云端康意识到现在和我们开战绝不是好时机。

    咳咳,至于具体战略,臣心中才只有一个初步的想法,还得等探明他们究竟来了多少人才能做一个具体的谋划。”

    尘岳双手抱胸站直了身子,在地图上看了好一会儿才抬头问道:“诸位将军的意思呢?”

    一众武将互相对视了几眼,最终还是岳展鹏站出来朗声道:“王爷,我性子直就实话实说了。”

    “呵呵,但说无妨。”尘岳随意的挥了挥手。

    岳展鹏看向耶律保机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你这个金人,但是我老岳觉得你刚刚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我暂且信你。”

    耶律保机没有任何的不满之色,反而很郑重的行礼道:“多谢岳将军信任。”

    尘岳则是眉头挑了挑,再度问了一遍:“诸位将军也是这般看法?”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好,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就这么定了。告诉游弩手,挑几标精锐绕到先锋军之后,看看他们主力究竟来了多少人。”尘岳朗声道:“王将军、辛将军各归其位,尽力专注剿匪和打造云锦防线的事情,前方的战事由本王亲自主持。

    不过也传令檀州的陌刀军以及葫芦城的右骑军,随时准备开拔前线,以防不测!”

    “诺!”

    众人齐齐低头应喝,耶律保机倒是大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些难以置信,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尘岳竟然真的听从了自己的建议。

    众人都散去之后,唯有雪泪寒留下来陪在了尘岳的身边。

    雪泪寒轻笑道:“岳哥,这个耶律保机的分析怕是说到你心坎里去了吧?”

    “哈哈,你小子真懂我。”尘岳大笑道:“本意我是不想动剿匪和北凉的驻军的,太过折腾。但我也拿不准主意,这个耶律保机说的话坚定了我的决心。”

    “呵呵,王爷看起来又得到一个大才啊。”雪泪寒挤眉弄眼的说道。

    尘岳抬头看向耶律保机刚刚消失的地方,轻声喃喃道:“是不是大才,这一仗打完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