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豆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7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摊贩一无所知的在前方领路。

    顶着蛊娘诡异的目光,知百道十分淡然的背着手目视前方,还抽空拉了一把她:“别撞到人。”

    蛊娘隐隐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前方摊贩不知道看到了谁,步子一顿,看身形似是想要回避,然而那人已经迎了过来,目光在知百道和蛊娘身上转了转,对摊贩笑道:“有大生意呐。”

    蛊娘感觉知百道抓着自己的力道在加重,虽然不算疼,但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紧绷。

    这个人,隔着面具他也认得出来?

    蛊娘摸着腕间的小青蛇,若有所思。

    摊贩不太自然的笑了笑,可惜同样隔着面具对方并没有看出来,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这两位可是我的贵客。”

    他在两位和贵客上加重了音调,谁知正是如此,反倒让对方会错了意:“我懂我懂,可不是贵客么。瞧这样子不错,老爷绝对会喜欢的,到时候你要是飞黄腾达——”

    摊贩拍在他肩膀上的手一滑,狠狠地掐在了这人的穴位上,换来一声惨叫:“你掐我干——”他猛然回悟过来,脖颈上都透出一层细汗,补救道,“不就是说你前几日得的那个宝贝么,还不让人提了。不提就不提,我还要回去看店呢。”

    话落他挥掉摊贩的手,装作生气的模样迈步就走。

    摊贩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墙里扣都扣不出来:“快走吧你!”

    此人与知百道擦身而过,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视线在蛊娘身影上有所停留。

    知百道放开蛊娘的手,走到摊贩身边,悄然询问:“宝物?”

    摊贩笑了两声:“对,可惜不是治病用的,不然方才听公子说起,怎么说也要拿出来给公子瞧一瞧。”

    “可那宝物不是要送给——老爷?”

    “啊、哈哈,是、是啊。”摊贩扶了下自己的面具,眼珠一转,“古人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家老爷平生最爱乐善好施,就算是见了乞丐,也会请他喝上一碗热汤。若是真的能帮上公子,那就是善事一桩,老爷知道了当然也会高兴。可惜此物不是药材,完全帮不上忙。不过我收藏的东西多,待公子和我回去找找,总能找到有用的。再不济,我问问老爷,老爷朋友多,其中更有堪称当世神医者,绝对有办法。”

    知百道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家老爷如此热心肠,在下倒是有心结识一番,说不定还能与你家老爷做一番忘年交。”

    “这是自然,公子定然有见到老爷的那一刻。”摊贩移开的目光中暗含深意,“咱们还是先走吧,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指不定哪个不长眼的撞了令妹,不是聊天的好地方。还是快些回到铺子里,咱们慢慢说道。”

    听到他这话,在边上因为瞅着蛊娘一身银饰、知百道满身金丝而卖力的吆喝了半天的小贩翻了个白眼,嘟囔道:“费老子半天劲喊给聋子听。”

    蛊娘被知百道和摊贩的谈话隔开,正在后面无聊,听到小贩的声音,扭头看了看:“噫,好丑。”

    小贩双眼瞬间瞪大,两手猛地拍在摊桌上:“臭娘们你竟敢说我的扇子丑!”

    蛊娘抚摸小青蛇的动作一顿,撩起裙摆一脚踩在摊桌上,刚要用力站在上面,就被知百道半路截了胡,一双大手穿过她的手臂将她架住,放回地上,蛊娘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知百道。

    知百道低叹,从怀里拿出一个金元宝来,目光随意一扫,落在一破落大汉身上,伸手一递:“诸事皆易,此物换你揍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一静。

    集市确实什么都能交易,性命都可,何况揍人。

    那大汉眼睛一亮,生怕他反悔似的,动作迅速的将元宝收进怀里,随后看向那目瞪口呆的小贩,手腕一按,咔咔作响。

    蛊娘默默放下自己的手,站在知百道身边,仰着头,乖巧异常:“大哥,我们继续走吧。”

    同样被这一操作惊到的摊贩则更加热情了。

    他一拍脑门:“哎呀,忘记介绍,鄙人姓丁,公子叫我丁掌柜就行。不知公子贵姓?”

    知百道点了点头,没有如丁掌柜预想中那样说出自己来历,只是道:“在下家世无名,不足挂齿,免贵姓古。”

    “哦——姓古啊。”丁掌柜心中一阵盘算,怎么也想不起来江湖里什么时候有一个姓古的世家,还真是查无此族。

    丁掌柜琢磨着,看来光是个有钱的,他撇了撇嘴,继续在前方领路。

    伴随着声声惨叫,三人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回到了丁掌柜的店铺。

    丁掌柜自称是倒腾些瓷器玉饰,偶尔也收些名贵药草,闲着没事才会在外面摆摊,也好捡漏。这天下间,就没有他不认识的珍宝。对知百道手中的奇宝,就更加好奇。

    知百道移开目光,看向十分好奇的瞧着屋内瓷器玉饰的蛊娘,犹豫良久,低叹一声,去关了房门,吹灭烛灯,从怀中掏出一物,幽荧的光芒顿时充斥整间房屋,就连瓷器上都倒映着幽光。

    蛊娘被突然的一暗一亮惊了一瞬,回头一看,就咦了一声:“这不是……”

    知百道:“鲛珠。”

    蛊娘:“……”嗯?现在是什么剧本?

    丁掌柜一噎,搓着手,凑近了瞧两眼,笑道:“古公子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前不久京城因为‘鲛珠’一事,捅出了多大的篓子。云王被贬,多宝楼被查禁,整个京城人人自危。公子现在拿来骗我,有点说不过去吧——”

    蛊娘此时仿佛心领神会,忽的大跳过来,一把夺走“鲛珠”捂进怀里,喊道:“这是我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拿走!”

    她不明白知百道唱的是什么戏,但此时却岔的正好。只见知百道垂下手,情绪低落:“若不是此物,你早就……”

    他看向丁掌柜:“让阁下见笑了。”

    丁掌柜先入为主觉着蛊娘有病,一个有病之人的宝贝,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是真宝。

    难道世间确有此奇物不成?

    丁掌柜:“古公子,这东西——?”

    知百道:“此物在我族中足有五百年,在京城出事之前,我族中一直称奇为明珠,当它是温养身体的普通夜明珠而已。”

    丁掌柜显然不信:“若是真的鲛珠,你们不会发现异常?”

    知百道苦笑出声:“就是因为异常成了平常,才不知道。”

    “何出此言?”

    知百道:“此物因为外形,一直是家中女性长辈贴身佩戴。曾太奶年岁一百二十,太奶奶年岁一百,奶奶年岁八十,家母也已年近六旬。族中只当是家宅地灵,养人长寿,谁也没想过是这珠子的缘故。”

    他话音一顿,反问道:“在下祖上捕鱼发家,类似的珠子没有上千也有数百,幼时甚至当石子扔着玩。敢问若是阁下家中如此,可还会想到这是珠子带来的?”

    丁掌柜摇摇头,设身处地,谁都不会想到是珠子的缘故。

    见丁掌柜有几分信了,知百道继续道:“原本是看小妹身体不好,幼时起就给她贴身佩戴。还是前不久江湖中出了一本书,家父才想明白其中缘由,怕小妹弄坏了‘鲛珠’,将其收了起来,让她生了好一阵气。”

    蛊娘眨了眨眼睛。

    “不过这‘鲛珠’也并不似书中描述那般,能叫人长生不老,活到百岁,也算是极限了。”

    他不过分夸大,叫丁掌柜更信几分,甚至在心里反驳:活到百岁就是极限,也不看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看现在的人能活到六十都是老不死的了,何况他曾太奶活到一百二,若是习武之人贴身佩戴,不说翻个几倍,恐怕活到二百也不是问题。

    何况——

    他瞟了一眼抱着鲛珠瞪着他们的少女,暗笑着点了点头:“果真如公子所言,乃是奇物。恰好老爷与朋友正在后院休息,既然令妹不愿放手,不如干脆叫令妹随我直接去见老爷,也好顺便叫老爷的朋友瞧瞧,令妹的病该如何医治。”

    “你说的这个朋友,可正是神医?”

    丁掌柜点头:“正是,要不怎么说公子运气好呢,神医本来是打算逛逛集市,看看能不能收到奇草,碰到老爷,才在此做客。”

    叫“妹妹”独自去,知百道显然不太愿意,丁掌柜也发现了这点,继续劝说道:“公子也知道,这江湖上的能人都有些古怪脾气,神医也不例外,看不对眼的,就算是死到眼前了也不会医治,还是有我家老爷在,我才敢说能请神医帮忙。公子若是跟去,惹得神医烦了,那可就没个准了。”

    蛊娘听了一半,眉梢微挑,倒是好奇这个神医有多大的本事,比之盲医又如何,敢有这么大的脾气。见知百道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难,一手抱着珠子,一手捏住他袖子摇了摇:“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好想看看神医长什么样子啊。”

    不想要治病反倒好奇神医的样子,果然脑袋有病,还病的不轻。

    丁掌柜附和:“公子放心,我家老爷必然不会让神医为难令妹的。”

    “这、好吧,我就在此等候。”知百道拍了拍蛊娘的肩,不慎摸到一只毛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叮嘱道,“我就在此等候,有什么事喊一声,我一定能听到。”

    倒确实有几分哥哥的样子,蛊娘想想他拿金元宝的样子,觉得这个妹妹她当着也不是不行——听了这么半天,她也知道自己被安了个有病的妹妹身份。

    蛊娘蹦蹦跳跳的跟在丁掌柜身后走进厅门,朝着后院的一处小楼走。

    在与知百道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还当他是因为造谣她有病而道歉,蛊娘笑弯着眼睛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前面丁掌柜还当他不放心的在叮嘱,将墙上的一间玉玩放到了他的怀里:“我若是没把令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这满屋子珍宝您随意打砸,我半个字都不带多说的。”

    若是常人,显然会被他这番作为唬住。知百道愣了愣,接过玉玩,才回到方才的椅子上,摆出一份等待的姿态来。

    等两人的身影在厅门彻底消失,知百道的眼神倏然冷了下来,垂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紧握,玉玩咯咯作响,忽而崩裂开。

    院子里,丁掌柜步伐微停,对蛊娘笑道:“这位小姐,摘下面具吧,这样戴着面具见神医,总归是不够尊敬。”

    蛊娘侧头看他,用盘着小青蛇的那只手摘下面具。

    丁掌柜还没来得及为那条不知道有没有毒的小蛇震惊,就被少女的面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他心下颤抖,以至于眼神都激动起来。

    只要见到她,老板绝对会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