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初见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百零九章 出仓外高桥!

    “量能是放得太过了一些。”

    听见谢晚婷的话,周国华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道:“主要是沪市物贸这支票,今天在涨停板上没能封死,那么快的炸板,对于市场情绪的影响,实在太大了,造成了市场主力资金在持续接力上的顾虑。”

    “还有,今天市场在早盘阶段,拉得太急了,低位筹码换手,完全不够。”

    “再加上沪指2200点位上,是具有巨大压力的。”

    “所以,综合来看,量能放得这么大,下午若‘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概念上,许多核心热门股票再度出现承接不足,获利盘大规模砸盘出场的情况,那情形就很危险了,特别是……”

    周国华顿了顿,望了一眼外高桥的盘面。

    然后继续道:“外高桥这支市场情绪的风向标股票,如果一旦放量开板,被场内潜伏的资金猛砸,才是最恐怖的啊!”

    “总体来说,当前市场,‘沪市自贸区’这条线上。”

    “炒作情绪,应该已经到达一个极致了,在这个阶段下,如果继续接力,获利机会不多,而亏损风险却极大。”

    “嗯!”谢晚婷点了点头,“我也这样觉得,所以……老师,我们应该全面减仓,止盈这条线的布局筹码了吧?”

    “理应如此!”周国华笑了笑,说道。

    “还有……”谢晚婷顿了顿,又问道,“老师对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上午的走势如何看待?那股资金……那一股在沪市物贸触及涨停板时,突然砸盘,致使整个‘沪市自贸区’主线筹码集体松动的资金,我觉得有些异常啊。”

    “可以说,今天上午,整个市场的跳水,都是由这股资金引起的。”

    “若没有这一波跳水,市场量能应该不会放到这么大,场内各路主力资金承接,应该也还会相对激进,将‘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行情,再往上拉升一段,同时也不会给下午的行情走势,造成巨大的隐患。”

    “市场中活跃的游资,高手众多……”周国华说道,“沪市物贸这支票的两股核心主力,财富路虽然清仓出场了,但解放南路是还在的,这是一股极为凶悍的主力,其市场投机的敏锐性,并不比财富路这一股资金差。”

    说着,周国华简略地给谢晚婷讲述了一番解放南路这股资金的历史过往战绩。

    让她对于这股资金,有个大致的了解,并在以后的操作中,时刻注意这股资金的动静。

    “龙头战法,明州敢死队总舵主。”谢晚婷念叨着这些,微笑地道,“感觉像个武林江湖一样。”

    “国内的游资生态,本来就是个武林江湖。”周国华笑了笑,说道,“泽熙一系的资金,无论是以游资席位出场,还是以私募机构出场,在国内金融市场上,那都是不能小瞧的,他们的市场敏锐性极强,一旦这股资金大规模聚集在一个行情领域,往往意味着这个行情领域,存在着比较大的机会。”

    “而且,在当前市场上……”

    “泽熙一系的资金规模,已经在近百亿的级别上了,对市场的影响力不小。”

    “这样啊!”谢晚婷彻底明白了过来,“这么说……上午砸盘沪市物贸这支股票的资金,铁定是解放南路和泽熙一系了?”

    “必然是了!”周国华说道,“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之前并没有主力机构潜伏,筹码是相对分散的,而后……这支票在‘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的炒作过程中,深度介入的主力资金,也只有财富路、复升路,以及解放南路、泽熙一系资金了,其它介入的各路游资,突然之间,砸不出这么大的量能。”

    “而泽熙一系,在这支股票上的凶猛砸盘。”

    “则足以证明他们是不想再继续做盘这支股票了,应该是觉得‘沪市自贸区’这条线炒作到头了,准备大规模止盈出场。”

    “两股主力资金,都接连清仓出场。”谢晚婷说道,“如此说来……沪市物贸这支票的行情,应该是完蛋了。”

    “而我们能够猜到这股砸盘资金,是解放南路。”

    “那么,其它的市场活跃主力游资,肯定也能够猜到这支股票的两股主力,都已离场。”

    “这么看的话……”

    “下午,沪市物贸的盘面承接情况,恐怕比我之前预想的,还要糟糕。”

    “就看上午无意间,在市场炒作情绪最高点,高位承接泽熙一系筹码的主力资金,会不会选择自救了。”周国华说道,“毕竟从午间收盘结果来看,市场在‘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上的整体散户情绪,是没有崩溃的,如果有主力资金愿意自救,那沪市物贸这支股票的下午盘面走势,也不会太快难看。”

    “当然,不管今天这支股票怎么走……”

    “下周一,这支票肯定就是抢跑的模式了,毕竟今天下午龙虎榜出来,一切……就是明牌了。”

    随着俩人的讨论……

    此时此刻,沪市,银城中路某个交易室内。

    几位市场游资大佬,对着沪市物贸早已定格的盘面,正面犯难色,同时,对于‘解放南路’这股资金席位,更是骂声不断。

    这几人分属于国泰君安沪市新闸路营业部、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营业部、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营业部、东方证券吴锡新生路营业部,跟当前的徐详一样,都是魔都一系的知名游资。

    当然,还有跟徐详不一样的……

    是他们几人往往在龙虎榜上抱团出没,被市场的广大散户群体,以及各路知名游资,戏称为魔都‘巨鲸帮’。

    “徐详这家伙,太不是东西,我们好心给他抬轿,他居然就这么砸盘坑杀大家。”几人中,所属沪市新闸路营业部,较为年长的一人说道,“这家伙,从明州跑到魔都来,好几年了,在a股市场上的吃相,还是这么难看。”

    “姓徐的今天这一手砸的,确实不地道。”另一位所属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营业部的中年男子应道,“老常,下午怎么办啊?万一姓徐的再砸,咱们这一把,可就亏大了。”

    “要不,我们把姓徐的筹码全部给接了,接着炒吧?”另一位看上去大概只有三十多岁,资金所属吴锡新生路营业部的男子提议道,“上午的市场,整体情绪没有走坏,沪市物贸这支股票,在外高桥还未放量开板的情况下,也还有预期,我们如果继续接筹,继续炒的话,说不定……不但能够全身而退,还能赚一笔。”

    “姓徐的手里筹码不少啊!”几人中,一直沉默的最后一人,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营业部席位的男子说话道。

    “是不少,但就沪市物贸上午这盘面,姓徐的至少应该已经出了3个亿了。”之前说话的那位吴锡新生路营业部席位,较年轻男子说道,“就算姓徐的在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上的筹码数量,跟财富路、复升路这股资金相当,那也没多少了,撑死还有五六千万,而之前介入沪市物贸这支股票的其它游资,买入体量都不大,均是一两千万的量,构不成威胁,如果我们齐心协力的话,是能接住盘面,往上继续做的。”

    “老常,你觉得呢?”

    听见‘吴锡新生路’席位男子的话,之前说话的‘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男子向最年长的‘新闸路’男子询问道。

    说实话,如果他们合力能接住盘的话,他是想继续往上做盘的,毕竟他们在早盘涨停板上那一波被砸,日内亏损极重,如果任由沪市物贸的盘面就这么垮下去,那周一场内资金再大规模溃逃,他们可能面临的,就将是连续的巨亏,恐怕没个百分之二三十的亏损,是出不来了。

    如此,倒还不如承接筹码,趁市场情绪还未完全溃散。

    继续再往上做一波盘,吸引更多的散户资金进来接盘,然后再趁着流动性好的时候离场,毕竟绝大部分散户是买涨不买跌,继续投入资金往上拉,比任由对方砸盘导致的情绪进一步溃散风险要低。

    ‘新闸路’的老常沉吟了片刻,说道:“我们四人,当前合计能用的资金,只有1.5亿,如果接不住盘,所有资金搭进去,会死得更惨啊,万一姓徐的在沪市物贸这支股票上潜伏的筹码,不止3.5亿左右呢?”

    “通过沪市物贸的历史龙虎榜数据观察,姓徐的筹码数量,应该是在3.5亿左右的这个区间,没错了。”较为年轻的‘吴锡新生路’男子说道,“常哥,我们必须赌一把,不然下午对方一砸,我们不接,沪市物贸的盘面流动性只会更加紧张,其场内资金溃逃得也更快,到了那时,这支票的股价,肯定会恐慌性的暴跌。”

    “如果今天这支票,走成了天地板的态势……”

    “那下周一,以姓徐的操盘风格,肯定会打造一把‘一字斩魂刀’,斩尽场内没能出场的主力资金。”

    “老吴,你觉得呢?”‘新闸路’老常沉吟了片刻,目光放到了之前最后说话的‘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男子身上。

    那被称作‘老吴’的‘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席位男子,想了想,回道:“小胡说的,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只要外高桥下午的盘面,能继续保持稳定,我们合伙接盘,回封沪市物贸的难度,想必也不会特别大,只是……”

    老吴顿了顿,又道:“我担心外高桥这支票今天稳不住啊!”

    “万一这支票稳不住,那沪市物贸就更不可能稳住了。”

    “外高桥整个上午,成交额连1000万都不到。”四人中年纪较轻的‘吴锡新生路’席位小胡说道,“我认为这支票,下午基本不存在放量开板可能性的,而且按照量能变化的常理来说,下周一也不一定能开板。”

    “老陈,你说呢?”小胡说完,将目光望向了认同自己的另一位‘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席位的同伴。

    ‘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的老陈轻咳了一声,说道:“老吴啊,外高桥暂时我觉得不用担心,像这股高位连板股票,通常开盘集合竞价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后续只要度过了集合竞价,且没有大幅放量,那多半一天之中,就不可能再开板了。”

    “行吧!”新闸路席位的老常沉思了好一会,才说道,“既然老陈和小胡都赞同,而老吴你也不反对,那咱们……下午就赌一把。”

    “姓徐的这家伙……”

    “老子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从明州到魔都,几年时间,靠着信息渠道优势的内幕交易,成为各大老板的座上宾,他还真把自己当股神了?”

    “这一轮,咱们怼的,就是解放南路。”

    几人说话间,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1点整,暂停的两市,重新恢复交易。

    只见经过午间的情绪发酵,‘沪市自贸区’这条炒作主线,在开盘后,再度迎来了一批资金的追逐。

    1点10分,沪市物贸向上触及5%的涨幅,成交额快速抵进15亿。

    1点15分,沪指触及2210点位,大有再创反弹新高,完全收复盘中失地的感觉。

    1点17分,新增三支股票回封,‘金改’概念板块中,也再度超过5支股票涨停。

    1点21分,沪市物贸涨幅扩大到6.5%,成交额破16亿,且其盘面上,在下午首次迎来了一笔万手大单的主买。

    然而,正当大家再度对沪市物贸这支票,聚集起涨停预期之时。

    紧接着,又一笔万手大单从盘面上砸落,将沪市物贸的股价,砸回了5个点以下。

    随后,浦发银行、沪港集团两支成交量巨大的股票,也出现了千万级的大单抛盘,且盘面卖盘,开始全面压制买盘。

    1点23分,极限冲高到2213点位的沪指,再度回落。

    而且,这个时候,整个市场的分时量能,开始明显的衰竭,主动承接盘面的资金,也明显减少。

    “徐总,浦发银行、沪港集团股价快速回落,市场资金承接的力量,在下午极速消耗一波之后,现下,更为衰弱了。”看见沪指,以及成交量较高的核心股票纷纷再一次快速冲高回落,魔都,泽熙投资内部,交易室内,一直观察着市场的周堪急声报告,“市场无论量能,还是情绪,都到顶了。”

    “我们建立在‘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上的筹码呢,出了多少?”徐详问道。

    周堪回答:“已经出了40%了。”

    “才40%。”徐详皱了皱眉,“加快速度,量能和情绪到顶,后续随着市场抛盘的增多,那就真是山崩地裂一样的行情走势了。”

    随着他的说话声……

    沪指顷刻间,已经跳水回到了2200点位附近,同时间沪市物贸的涨幅,也再度下挫到了午间收盘时的3%左右。

    “咦,徐总,沪市物贸这支票的盘面上,好像有不小的承接力量呢。”

    在两市整体行情再度跳水之中,周堪打出一笔万手市价卖单,却发现这笔单子,居然无声无息就被一股资金给吃掉了,连沪市物贸一个点的涨幅都没打下去,不由惊喜地道:“也不知是哪帮蠢货在接。”

    “居然还有大体量的主力资金承接吗?”

    徐详听见这话,实属有些惊讶,笑了笑,说道:“不管是谁,既然对方想要,那就全卖给对方吧!”

    “好的!”周堪应了一声。

    紧接着,继续在盘面上,打出了连续3笔万手大单的卖出量。

    这三笔万手大单,差不多1个亿的资金,他是以跌停价打出,本以为刚刚接盘的那股资金还会接。

    没想到……

    对方只继续接了1.1万手,就闪电般的撤单了。

    导致这笔巨额卖盘,直接杀穿了沪市物贸的盘面,致使其股价瞬间闪崩5个多点,跌到了水下4个点的位置,创出了盘中新低。

    “卧槽!”周堪看见沪市物贸的盘面瞬间被杀崩,整个人极为错愕。

    “你怎么搞的?”徐详看见周堪一瞬之间,直接激化了盘面情绪,导致恐慌抛盘层出不穷的涌出来,眉头一皱,急声道,“顶着盘中买单出啊,别这么一股脑地杀跌,这样情绪直接崩盘,股价就直往跌停板去了,流动性会变得非常有限。”

    “我本以为对方还会接的。”周堪说道,“没想到对方这实力,就是个纸糊的。”

    在俩人错愕之际……

    这时的魔都,银城中路某个交易室内。

    国泰君安证券沪市新闸路、华泰证券沪市银城中路、东方证券沪市银城中路、东方证券吴锡新生路四位游资大佬,内心的怒火已经勃发而出,同时,一股难言的苦闷和憋屈,也在心头蔓延。

    他们合力接盘了。

    可惜,根本就没有接住,没有料到解放南路这个对手手里,还有超过亿级的筹码,没有抛售出来,特别是刚刚对方直线杀跌的这3万手卖单,直接杀崩了他们想要继续维持盘面的信心。

    “妈的,不是说姓徐的这家伙手里,只有最多5000万左右的筹码吗?”已经耗尽手里95%现金的‘沪市新闸路’游资老常极度郁闷和愤怒,“怎么一抛就是一个亿,一抛就是一个亿啊!”

    面对这个级别的抛盘资金量,他们根本没法承接。

    “姓徐的,我特么跟你不共戴天。”华泰证券银城中路的老陈也是目眦欲裂地骂道,“跟财富路一样慢慢出不好吗?非得直线杀跌,杀你妹!”

    “完了,完了!”吴锡新生路的小胡看着沪市物贸的股价在再一次崩盘杀跌后,直往跌停而去,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哪来这么大的抛盘量啊?姓徐的手里筹码,没道理比财富路还多啊,这特么一天,至少抛了4.5个亿了。”

    “哎,认亏吧,沪市物贸这支票,没救了。”

    东方证券银城中路的老吴也是无奈叹道:“接近18亿的天量,这个成交量和换手,整个市场,没有主力资金敢接了,这一把……我们都为姓徐的接盘了,下周一,恐怕是一字跌停板啊!”

    在几位大佬看见沪市物贸的盘面走势,已然无法挽回,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时候……

    这一刻,禹杭,禹航投资内部,交易室内。

    苏禹凝望着彻底崩盘,已经快要逼近跌停位置,盘面流动性也正在极速锐减的沪市物贸股票盘面,向黎梦询问道:“现在呢,所有筹码,都已出干净了吗?”

    “嗯!”黎梦点了点头,“沪港集团、浦发银行、沪市物贸三支股票的所有筹码,此刻都已出净。”

    “好!”苏禹微笑地道,“那就该清理‘沪市自贸区’这条主线上,最后的持仓了。”

    说完,他的手指握住鼠标,然后将光标快速滑动到了自己所操作的基金账户,一键清仓的按钮上。

    这一刻,他所操作的基金账户里。

    共持有177000手外高桥筹码,平均成本13.12元,盈利387.80%,持仓市值9.01亿。

    紧接着,下一秒,即1点55分48秒。

    苏禹点下一键清仓的按钮。

    共计177000手的筹码,被交易申报程序,按照连续性的万手卖单,一秒钟内,全部申报到交易所。

    然后,下一秒,1点55分49秒。

    17.7万手的单子,共计9个亿的资金,倾天而落,瞬间砸在外高桥一字涨停板封死的盘面上。

    ps:这两章一万多字,是补昨天的,后续应该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