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想寰宇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18章 你这家伙就没有瓶颈和极限吗

    南宫凌跑出去后,作为师父的南宫月站在原地,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这小子今天输的这么惨,对他而言反而是好事。

    如果他能从中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领悟到剑道从不以输赢论高低,剑客的信条从不是非成即败, 非黑即白的,今天比试的作用也就达到了。

    可如果他继续放纵自己,过分看重输赢,那么他也没资格继续持剑,一个为了赢不择手段,不惜向着自己的师兄弟痛下杀手的人, 无论他的理由再怎么合理,也无法被原谅。

    她作为师父, 必须赏罚分明,南宫凌敢对顾顺动杀机,于情于理,都无法饶恕。

    南宫月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顾顺刚才没有成功防住那一招流云十八杀,被剑刺中的话,她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顾凡。

    漫天的乌云越来越厚,仿佛黑云压城,空气中也布满了电荷。

    呼呼的风声裹挟着细密的雨丝落在训练场上,吹得人透心凉。

    随着一道闪电在头顶发出刺目的电光,雷声也在头顶炸响。

    天穹仿佛漏了一样,磅礴的雨柱从天上直泻而下,整个江南城都被笼罩在一条雨水织成的灰幕之下,整个世界灰蒙蒙一片,只剩下嘈杂的雨声。

    这大概是江南城进入梅雨季节之后,下得最大的一场雨。

    雨下得这么大,在训练场上继续练剑肯定是不行了,师徒二人便进了训练场那间空旷的屋子里, 暂时躲起了雨。

    整个屋子里除了一个摆在角落的木人桩以外, 还有一些医馆送来的绷带和膏药,这是楚秀茹特意吩咐放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万一训练不小心受伤的话,可以第一时间处理伤口,止血急救,不用非等医馆的大夫来,以免延误治疗。

    不得不说,楚秀茹对顾顺的照顾到了极致,相比起顾凡粗放与顺其自然的育儿观来说,她更加小心和细腻。

    谁能想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只可惜,这一面大概只有顾顺能够看到。

    南宫月站在房门前,透过门上的窗纸,盯着屋外的大雨,眉头紧锁。

    顾顺趁机问道:“师父,你不出去看看吗,下这么大雨, 府里的情况他又不熟悉,万一他迷路了怎么办。”

    “不用管那臭小子,你师哥从小性格就倔,这么多年来未尝败绩,心气已经高到无法无天的程度了,这次失败对他而言,反倒是个趁机改变自己的机会。”南宫月余气未消道。

    说着,她又转头,无比愧疚道:

    “我作为他的师父,没有管教好他,还要向你郑重道歉。那小子刚才动了杀机,使用了禁招。是我的疏漏才让那小子钻了空子,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师父不必自责,这件事与你无关,冤有头债有主,要道歉也应该是南宫凌他亲自来道歉。

    何况他的那些剑招我也没有放在眼里,就当是陪他玩玩了。”

    南宫月无比欣慰的看向顾顺,不愧是顾凡的孩子,那种骨子里的温柔与年少轻狂,简直与顾凡如出一辙,再加上不输于顾凡的天赋与谦逊的性格,未来他若是当选武林盟主,说不定会比他父亲更加出色。

    “徒儿,刚才那招流云十八杀,你究竟是如何挡下的?”南宫月对顾顺能够在第一次遇到这招时,就能够将其挡下,震惊不已。

    这需要何等精准的判断力与镇定的心态才能做到。

    对于现在剑法大成的南宫月来说,虽然对流云十八杀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可如果对方突然出手,对她使用这一招,她都没有把握能够将其完美防下。

    更别提一个六岁的孩子,从没有接触过这一招,同时面对十八把袭来的剑,一般人早就吓傻了。

    顾顺不但将其防了下来,还将南宫凌的手里的剑直接击飞了,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顾顺十分轻松道:“徒儿知道真正的剑只有一把,其他的剑全部都是用来迷惑的假象。

    不需要将所有的剑全部防下,只需要制造让对方露出马脚的破绽,自然就能将其击败。”

    “所以你刚才转剑的目的不是防御格挡,而是让南宫凌变招攻击,从而自己露出破绽,真是精妙的战术。

    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想出破解之法,勘破流云十八杀的破绽,你的实战天赋真的令我刮目相看。”

    “师父,刚刚那招流云十八杀能不能教给我。”顾顺趁机问道。虽然他有了百子千孙,比起这一招更加复杂,但那毕竟是鲜卑的功法,使用原理与中原的功法并不相同。

    利用百子千孙制造出数个分身,每个分身再使用流云十八杀,这是多少把剑同时攻击,想想就刺激。

    “你现在还太小,不能学这一招,等你将南宫剑法的剑招学个七七八八,步入小成之后,我再教你也不迟。”

    “凭什么南宫凌现在就能学,我就不能学这一招,这不公平,而且徒儿一定不会乱用的。”

    “你师哥他也是偷学的,你师父我一定会严惩他的,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等你长大后再说。”

    “那师父也让我偷偷学个呗,我绝对不说出去。”

    顾顺软磨硬泡了好几遍,南宫月就是不同意将流云十八杀的口诀告诉他。

    不过顾顺还有杀手锏,他嘴一噘,抱着胳膊道:“师父如果不教我的话,等老爹回来,我就去告诉老爹,师父你根本就没认真教过我,不但功法藏着掖着,教到半路还偷跑出去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顾顺的话可谓一下子打在了南宫月的七寸上,要是让顾哥哥知道自己没认真教顾顺,一定会破坏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那她想嫁给顾凡的美梦也就彻底碎了。

    “那好吧,我就把这一招教给你,不过除了平时练习以外,坚决不能对任何人使用,避免伤到自己,伤到别人。”南宫月无奈答应道。

    她现在就像是吃了黄莲的哑巴,有苦说不出,也不能说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顾顺便在南宫月的教授下,将这招流云十八杀的功法口诀与动作都学了一遍。

    剩下的便是靠顾顺自己结合心法,细化运劲方式,用出真正的武功招式。

    因为南宫月修习的是太上忘情,与顾顺所选择红尘炼心不同,所以具体的劲力运行与发力方式,只能靠顾顺自己领悟了。

    但顾顺才不需要自己努力,他有挂机修炼天赋在,只需要将其拷贝到修炼的数据库里,就能自动结合太上忘情和红尘炼心两门心法,同时掌握一门功法的两种运劲方式。

    不出三分钟,这门功法顾顺便入门了。

    ……

    一连下了一个多小时,外面的雨没有停歇的意思,跑出去的南宫凌也没回来。

    南宫月便在屋里又教了顾顺十招剑法,让他好好消化。

    跟顾顺呆的越久,南宫月就越觉得他是个怪物,人家都是一招一招的学习,他直接十招十招的学,并且学的还不差,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两个月,南宫剑法就将全部学完。

    有时候南宫月真想感慨一句,你这家伙就没有瓶颈和极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