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六章微臣不敢

    郑秋君面色僵硬呆滞,身体颤抖着,莫大的耻辱朝他袭来。要是这件事情被底下的人听了去,他将是最大的笑柄。

    “郑副军?”夜看着纹丝不动的郑秋君心底暗爽,之前的憋屈仿佛在这一刻顷刻消失了。

    “夜让苏北将军拿下去,记得是交给李秋水。”墨旬尘平静淡漠的低声道,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幕。

    郑秋君不会轻易接旨,他们可以趁这个机会,让苏北确认李秋水是否就是他们带队的军师。

    若是李秋水必定会露出马脚恐慌下,定然会联系上面的人,届时他们可以跟踪就拿到证据。

    到时候,李秋水自然不敢有猫腻,郑秋君他也能尽快收拾。不然南边的战事一拖再拖,会错过了最好的时机杀敌。

    苏北拿过圣旨,随着一步步走进的距离,心扑通跳得厉害,而他的漆黑的眼睛愈加的凌厉。

    “军……”走进把圣旨递过去,头刚抬起时,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变怒了!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眼前的人正是他们的军师李秋水!害死他们那么多兄弟的人,他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能够一眼认得。

    “主子跟你所料不错,看来李秋水就是当初设计害死苏北将军等人的人。”夜把苏北的反应一览眼底,陈述给墨旬尘。

    墨旬尘点头,光洁的额头上皱起了个小山川。突然有个想法在他脑袋诞生,这件事情怕是不仅他们先前想的那么简单。

    幕后阻止朝廷派兵下来带兵打仗把这里交给了个脑袋粗的人管理,无不是把疆土留给敌人,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墨旬尘越想下去,越是感觉像是有千万条线在脑袋里面缠绕着,他一时间想不通。

    “是你!”苏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咬牙切齿道。布满青筋的手大力揪起李秋水的衣领,整个人都被他拎起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秋水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确认后整个人体瘫软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那得问你的杰作了。”苏北咬牙脸色凶狠,现在他恨不得直接杀死了李秋水替死去的兄弟报仇。

    郑秋君懵逼的看着两人,他们认识并且看样子关系匪浅。

    “郑将军救我啊。”看到郑秋君的目光投过来,李秋水开始挣扎,可他就一读书人哪里有习武之人的力气大?

    郑秋君凝神,狠狠的瞪了眼李秋水,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警告。若是李秋水说出不该说的,他第一个杀死他。

    李秋水见他不救,心中暗恨郑秋君这个势利眼,咬咬牙只能看向面前要把他吃了的苏北。

    心惊胆战的挤出一抹笑容,握住苏北的手,道:“苏北将军我们中间是不是有误解,我看你是不是先把我放开?”

    苏北置若不闻,两只眼睛里面在燃烧的熊熊怒火已经证明了他所表达的一切。

    他跟李秋水没什么好说的,他现在只想杀死他解气。想着他的手微微用力,李秋水脸色瞬间铁红了起来。

    李秋水蹬腿挣扎着,可都是没用的,他越是挣扎越是呼吸不来一口气。他眼白都向上翻,脑袋越来越重。

    适时,沉默的墨旬尘突然开口制止了。“苏将军慢些,留着他还有用。”

    至于他为什么刚才没有出声,是为了让苏北解了心中的闷气,但这远远不够的。

    “哼!”苏北冷哼一声,甩手把李秋水扔在地上,在不给他一个好颜色。

    李秋水吓得额头上的汗水直冒,当初他就不该留下这祸患,他得联系上头的人,让他们想办法解决了苏北。

    否则要杀头丢掉性命的人就是他,不,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挣扎了两下,衣服凌乱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一会儿青一会红。

    苏玉竹把他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怕是变脸技术都没这般快。

    “来人,把李秋水压下去。”苏玉竹朝外面喊了声,脸色冰冷,对于设计害死上千条人命的人,她半点同情心都没有。

    李秋水没有再挣扎,外面的人都是他们的人,只要出去了,他就找个机会脱身,把消息放出去。

    然,他刚刚出去,感觉肩膀上的两道力度,这是要把他手臂分支的节奏。

    正要呵斥身后二人逢场作戏即可,可看到两张陌生的面孔时,他惊慌了,没想到墨旬尘的动作这么快,静悄悄的把外面的人都换成自己人了。

    不行,他要离开这里否则就再难有机会了,可他刚想挣扎,里面的苏玉竹像是算准的时间。

    帐篷里面出来了清脆冰冷的声音。“他要是再乱动,就把他的四肢给费了!”

    李秋水瞬间欲哭无泪,不敢再乱动,生怕自己身体部分脱离了自己。

    “郑副军可有不满?”墨旬尘冷冷的看着气恼的郑秋君,邪魅的口吻。

    “微臣不敢。”郑秋君怒道,眼睛带着怒火的火石星光。皇上的旨意他哪里敢违背,除非他不要命了。

    但心中的怒火熊熊的燃烧着,他又是不会压抑克制的人,一切全都表现在脸上了。

    苏玉竹眼眸凌厉,扑闪扑闪的眼睛里藏着智慧的光芒。“夜让人拿张椅子上来,咱们也不是小气的人。”

    “是。”夜恭敬的点头,冰冷的嘴角也忍不住露出来喜悦。

    郑秋君脸色一下子黑一下子白,这摆着是在说他是一个小气的人!怒气下,甩袖道:“不用了。”

    冷哼一声,转头离开了压抑气氛下的帐篷。

    他走到外面停顿了下,回头狠辣的看着里面,咬紧牙关。今日的耻辱,他会让里面的人全部复出代价的。

    “把李军师关哪里了?”回神来,黑着脸怒火朝天的问旁边的人李秋水的情况,但发现陌生脸时,他脸色更黑了。

    “回郑副军的话,属下不知道你说的是何许人。”侍卫站得笔直,一本正经的回答。

    他是墨旬尘的人,李秋水他确实不认识,就算能够猜到郑秋君说的人是谁,他也不可能说出来。

    “你……哼!”郑秋君气急,狠狠的瞪了他几眼,心底升起了歹毒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