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一百八十三章保大保小

    宋琳琅进了屋子,见赵氏双眼紧闭,脸色蜡黄,而方老太爷已经在给赵氏做针灸了。

    可方家这么多人里头,也就方老太爷和方大爷能做针灸,两个人因为岁数上来了,体力还不足,只能轮换着来,以免发生手抖,扎错穴位的事情。

    宋琳琅一来,方老太爷就大松了一口气:“宋姑娘,表少奶奶那边儿的事情怎么样啦?”

    宋琳琅沉声道:“表少奶奶已经醒了,现在正在生孩子呢,只是不知道,这道鬼门关好不好过了。”

    方老太爷就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俗话说,七活八不活。赵家这位表少奶奶,如今是怀孕七个多月,这孩子生下来,怕是不好活啊。

    有了宋琳琅的加入,三个人一起给赵氏做针灸,总算把赵氏这条命给保住了,可赵氏的身子也算是瘫了。

    听方老太爷这么一说,赵老太太的脸色就难看起来:“这么说来,我女儿后半辈子就要在床上度过了?”

    方老太爷瞅了一言不发的宋琳琅一眼,摸着胡子道:“老夫这里倒是还有个法子,不过,这法子,赵老太太你可要去求宋姑娘了。”

    赵老太太一听就知道里头另有玄机,忙问道:“方老太爷,到底是什么法子,您老但说无妨。”

    方老太爷便道:“姑奶奶虽说现在瘫痪在床,但若是每天能施以针灸,再配合一些按摩手法,然后吃些汤药,假以时日,必定会重新下床的。”

    赵老太太连忙给方老太爷行礼:“老太爷,我女儿下半辈子能不能下床,就要看老太爷的了。”

    方老太爷摆摆手,笑道:“老太太,这我可做不得,姑奶奶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这男女大防还是要讲究的。不过,赵老太太可以求求宋姑娘啊。刚才在屋子里,宋姑娘的针灸手法可一点都不比老夫差。你们两家又是邻居,每日里来让宋姑娘上门,给姑奶奶做针灸按摩,不是更好?”

    赵老太太只好用祈求的眼神看向宋琳琅。

    宋琳琅眉头一皱,这赵氏虽然野蛮刁钻,倒也不算是个罪大恶极之人,况且她是医生,医者父母心,怎么能嫌弃病患呢?

    若是实在心里头不好受,不如就跟赵老太太多要些诊金好了,反正他们家里面别的没有,银子倒是一大把。

    宋琳琅刚要点头答应,隔壁许氏就从屋子里转出来,看到宋琳琅,就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琳琅,你快来,我那外甥媳妇难产了!”

    难产在现代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更何况是在医疗技术如此落后的古代。

    宋琳琅来不及擦把汗,就跟着许氏进了生产室,里头两个稳婆也正急得团团转。

    “宋姑娘,”其中一个稳婆道,“表少奶奶这个胎位不正啊,我们两个忙活了半天,愣是正不过来!”

    宋琳琅上去按了按马氏的肚子,又给马氏把了脉,一颗心也跟着一沉。

    从发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了,若是胎位再不正的话,那么马氏肚中的孩子是肯定保不住的了。

    “宋姑娘……”

    马氏虚弱地握住了宋琳琅的手,她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就像是被刚才河里捞上来一样:“我知道我自己要不行了,我什么也不求,我只求宋姑娘保住我的孩子……”

    “你别说这样的傻话。”

    许氏站在一旁也跟着擦眼泪:“你这孩子怎么说起糊涂话来了?人活着,比什么都强,你和大郎还年轻,这孩子以后还是会有的。你就当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与你没有缘分……听舅母的话,先保住你自己吧……”

    两个稳婆对看了一眼,听许氏这个当家主母的意思,这孩子是要被拿掉了,两个人就不再犹豫,卷起了袖子,上前对马氏道:“表少奶奶,你要忍着一点疼,很快就过去了。”

    两个人撸了袖子,就开始大力揉搓起马氏高耸的腹部。

    几乎是刚刚碰到马氏的肚子,马氏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不要!我的孩子!”

    已经从清越书院回来多时的穆大郎就守在产房外,听到马氏的叫声就想要冲进去,却被下人给拦住了。

    他只好在产房外大声喊道:“兰儿!我在呢!你怎么样了?”

    马氏听到穆大郎的声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扯着嗓子大声喊道:“相公!相公,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啊!她们要将咱们的孩子杀死啊!”

    穆大郎一听,就要冲进去,许氏这时候卷了帘子出来,冲着穆大郎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大郎,你给我清醒一点!这是产房,你一个备考的秀才进去,是想要惹一身晦气吗?”

    穆大郎捂着自己的脸,呆呆地看着许氏:“舅母,兰儿就躺在里头,兰儿说,她们要杀了我们的孩子啊!”

    “你糊涂!”

    许氏大喝道:“她一个产妇,此时脑子都是糊涂的,你一个秀才怎么也跟着捣乱?稳婆说了,那孩子胎位不正,她们用尽了法子也不行,这孩子若是再不生下来,兰儿也有危险。你说吧,你是要大人还是要孩子!”

    穆大郎此时痛苦极了,他当然是要保住马氏了,可是那个怀胎七月的孩子,承载了他和马氏多少欢乐和希冀!

    就这么残忍地杀死了他,穆大郎真的不忍心啊!

    “大郎,听你舅母的。”

    赵老太太也沉声道:“你和兰儿还年轻,以后孩子多着呢。等这场风波过去,让兰儿好好养身子,保准明年还能抱上个大胖小子。”

    穆大郎终于认命地点了点头,无力地道:“一切都任凭外祖母和舅母做主。”

    屋子里的稳婆听外头的动静小了,就知道这事儿应该是就这么定下来了,两个人手上的动作便更大了。

    婴儿都那么娇嫩,两个人的动作别说是个小孩儿了,就是马氏这样的大人都受不住,她疼的嘴唇都咬破了。

    宋琳琅实在是于心不忍,如果,如果她能给马氏做剖腹产就好了,那样一来,马氏和孩子的命都会被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