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野扬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6章 浮冰

    ――《fate/grandorder·魔雾伦敦》

    伴随着魔神们的嗤笑,和窃窃低语的交流,白发金瞳的兽王于时间神殿的御座上念出古老的,人类所无法理解的语言。

    但立夏听得清楚而真切,他理解了那种奇异的语言,祂念着《魔雾伦敦》的文字,说着那些曾流亡于真实的记忆。

    祂是人理烧却式‘盖提亚’,是古老的,拥有智慧的魔术。

    但是,那人王的宝座,并不仅属于所罗门,也属于‘祂’。

    [空间发生异变,烧却人理的,一切事件的黑幕赫然降临――grandcaster·所罗门。]

    现在,祂将再一次的注视人类,那个唯一的,真实的完全人:

    ‘藤丸立夏’

    大雨翻涌着尘埃腐烂的气味里,苏格兰……不,诸伏景光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和决定。

    关于是否到此为止,束手就擒。

    片刻的沉默后,立夏在暗巷沉晦的雨幕里抬目,那是一双明蓝如野兽的眼睛,锋锐如刀。

    立夏没有看向苏格兰,而是越过他,看向另外的地方,藤丸立夏十分清楚,在那里还隐匿着一个人。

    ――是‘波本’。

    划过雨水的嘴角,立夏勾起一个浅淡的笑。

    “真的吗,我不信。”

    他似乎变得聪明了一点,总算不再被人一句话就骗去,仿佛新生的雏鸟那样,颤巍巍的凝视这世间的真实:

    “就像你们也不相信我一样。”

    苏格兰哑然,对方所说只是事实,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

    或许有谁想要相信,但就结果论而言,互不信任只是必然,对于双方而言‘信任’过于沉重。

    诸伏景光和降谷零的身后即国家,是严重的跨国治/安问题。

    黑衣组织……走私、金融犯罪,人体实验,药物的禁忌开发,和各国势力错综复杂的交结。

    ‘潘诺’的存活利益远大于死亡。

    总是不向上申请从轻,在那份利益消失之前,他也不会死。

    但对于黑衣组织而言。

    如果‘潘诺’真的被警方看管,那么他们会尽一切代价将其就地格杀,只因那个大型的跨国犯罪组织对于自身罪孽,有着深刻的认知。

    “这时候谈‘忠心度’这种东西会显得有点可笑。”立夏手臂垂下,黑键沉暗的光辉在指缝间迸溅,左右各三,“但既然无论如何都没有任何地方可去……那么,为什么不呢?”

    雨雾模糊里,那双蓝眼睛依然明澈而又清醒,只有平静。

    平静的生,平静的死。平静而从容的面对一切,关于‘信任’那都是之后的事。

    那不属于现在,现在的他只需要逃亡,只要脱离目前的困境,立夏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用以与这两位红方的卧底去构建起新的信任。

    立夏手里拎着黑键,插嵌一地的兵刃重归灵子,化作张张转轮的卡牌环绕在他的周身。

    “宣告……”

    少年向苏格兰冲去,奔袭、狂乱的发,毫无执迷的眼神。

    黑键与大马革士钢刀交击,魔力震荡古老的钢纹,年少清越的嗓音进行颂唱、祈礼。

    ‘洗礼咏唱’

    ――圣堂教会唯一允许被掌握的奇迹。主的教诲升华执迷的灵魂,回归[座]的仪式。

    “无从逾者乃吾掌心。”亮银色的辉光以立夏的足底为圆心向外扩散,笼罩起立足于其中的他们。

    黑键的刃穿刺苏格兰的裤脚,青年失重摔在地上,接着是第二柄、第三柄黑键。

    迅疾而从容的锥刺过他的衣角,将其禁锢于此。立夏面无表情,眼底是破釜沉舟的目光。

    他自觉已经做足姿态,一副想要将诸伏景光就地杀死的……姿态,但出乎他的预料。

    降谷零始终没有出现。

    “……”根据两人视线的高低,诸伏景光在立夏身前跌坐,明明是仰视的角度,却并不显得弱势。

    他分明有着居高临下的眼神,紧紧盯着少年开口――

    “波本。”

    他呼唤了降谷零,声音在不断消融蒸腾的雨里清晰到失真,通过微型耳麦传录到朋友的那一端。

    高处,更高的、更遥远的地方‘应和来一声枪/鸣’……是未来视被触发了,立夏心下一惊,向上看去。

    耸立于巷子两侧的楼层上放,他看到黑黝黝的枪/口。

    “开始吧。”苏格兰。

    青年沉稳而温柔的笑着,这是早就决定好的事,即使一换一、二换一,也要将知道内幕的‘潘诺’留在这里。

    枪/鸣刺过街巷。

    少年看到玻璃碎片般倒垂的天幕,雨水,腾烧的洗礼咏唱之域。

    急凑如心跳的三声枪响,子弹和麻醉弹。

    这里距离黑衣组织的势力范围不太远,枪响会惊动组织,但就时间而言已经足够。

    降谷零在废弃楼舍内矮下身体,头顶上方是窗口,他以余光看了眼腕表,估测在黑衣组织的成员抵达此处前他们还有多少时间。

    ――还有十五分钟。

    随后,他再向下看去时,注视到惊人的一幕。

    子弹是无效的。

    无论是普通的子弹还是麻醉弹,一切都在抵达目标之前‘融化’,能被看到的只有白雾。

    ‘啧’的一声后,零在一侧的安全通道冲了下去,必须尽快感到景的那边。

    青年面色沉重,他早已做好对方深陷险境的准备,只是无法接受。

    现在,还有十二分钟。

    魔神在叙述着传奇,曾横穿特异点的荣光,在他的耳侧,脑海里,记忆中。

    一声一声的回响:

    [这位三千年前君临以色列的古老王者,在死后以自己的力量复活……但是,苏醒的王对长久以来毫无长进的人类产生失望,进而绝望。]

    “……无从遁者乃吾目光。”

    立夏眼神旷无,颂唱‘洗礼’,光在不断扩散,“使之破灭。”

    如圣域一般。

    子弹在触及‘光’时被融化,液态的金属像降雨,腐蚀着地面。

    少年的咏唱骤然加快,一连串拗口的句子流泄而出,他说残败和衰老皆归,将一切托付遵从尊崇……安息。

    苏格兰眼瞳一缩。

    真实的热度降临,将落雨和濡湿的泥土燃烧至滚烫,似乎是灵魂浸染的温度。

    “将怜悯注于此魂(kyrieeleison)。”

    少年投以明亮而悲悯的目光。

    ‘要燃烧这个世界吗?’盖提亚。

    兽发出询问,纵使已十分清楚,人类少年的悲悯并非注视世人,而是在看向……‘祂’。

    [‘祂’将72柱魔神受肉,投入各个时代,并展开第三宝具·诞生之时已至,以此修正万象……那是宣告人类终结的光带,乍一看像是包围地球的光环,但实际却是几亿光线的集合体。]

    拓展、拓展,无尽的延伸。

    几亿光年般遥远高洁的明亮,光在拓展,直至盛放。

    少年的蓝眼睛也在苍银色里逐渐银如月光,明若理想。

    洗礼咏唱达成。

    谁被谁洗礼,谁又咏唱谁的一生。

    唯有立夏能听到的,属于兽的嗓音冗沉而毫无动摇――[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祂表露对人类的失望,给了身为人类最后御主的藤丸立香一个忠告:放弃一切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

    “……你们所拥有的,只剩下燃烧成灰烬的未来。”人类少年的声线与兽的声音一同叠合,像两个不同的声部,却无比贴合。

    立夏举起手中的短剑,向着那被固定在地上的青年高抬手臂。

    “准备好了吗?”

    “这可不像是友好的样子。”面对可能降临的死亡,景光仍有余力调侃。

    他艰难的、勇敢的笑着。

    多么年轻,年轻到青稚,年轻到立夏感到难过。

    ‘信任’是横在双方之间最深的沟壑。

    立夏微微垂目,钉在对方周身的,衣角的数十根黑键一同开始燃烧,燃起裁决的火。

    ――“景!!”

    千钧一发之刻,‘波本’终于赶到,面对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只有友人的名字。

    不是‘苏格兰’,而是诸伏景光……还有十分钟。

    “你当庆幸。”少年开口的句子里流露着古意,他似乎时不时就会这样,说出不知道是第几世纪的语法、用词。

    ――“这里只有我。”

    子弹刺破空气,没有在光之域中融化,没有消失。

    那贯连天和地的光辉一刹消失,少年也一同失去了踪影。他离开了。

    ‘足够完美吗。’嘉波。

    序列33的魔神嘉波,他可使人睿智,改变爱憎,以及……传送。

    立夏站在距离刚刚发生战斗的巷子千米外的街上,神色有点茫然。

    “……谢谢。”片刻后,他向兽致以谢意,“我曾以为,你是厌恶我的,又或者愤怒我的存在。”

    “雷蒙盖顿。”他称呼了兽的另一名称。

    “就像是在完成伟业的路途或者结局时,被蚂蚁啃了一口……我并非贬低自己的渺小,虽然事实可能是这样。”立夏的目光很静,他仍旧带着兜帽,开始沿着街边缓缓移动,“总之,换位思考,我的存在不是什么令你开心的事。”

    他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愤怒、厌恶以及杀意。

    没有谁喜欢被阻止和反对的声音,无论会不会造成实质的影响……被抗争的一方,都是如此。

    ‘……’盖提亚。

    ‘别以人类的浅薄猜测,愚蠢的救世主。’

    ‘你的幻想令人发笑。’祂说。

    “……果然,你还是很恶劣。”立夏有点沉默,他触及了一部分真相。

    关于自己的身体,还有盖提亚的目的,但未知更多,所见不过一角浮冰。

    立夏可以肯定,他的肉/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

    他仍旧是个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