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逝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91章 勾肩搭背好兄弟

    许攸一句按律当斩,直接将所有回旋的余地全部堵死了。

    然而就在这时,憋屈的曹性直接昂着头大喊道:“主公,冤啊!我和刘三刀冤啊!”

    本来还未这俩兔崽子的事发愁,结果听到曹性还有脸喊冤,顿时气的吕布脸都绿了,直接瞪了一眼大骂道:“你还有脸喊冤,你看看刘三刀人家做了就是做了,你这临死知道错了,早干嘛去来。”

    一旁的刘三刀更是嫌事还不够大般,直接嚷嚷道:“曹性,你个贪生怕死之徒,你要怕了,喊我一声三刀哥,这事我替你抗了。”

    这一刻曹性脸都绿了,气的狠狠瞪了眼这个不开眼的刘三刀,直接对着吕布抱拳大喝道:“主公,这事我们真冤啊。”

    “呵呵,温侯,他们冤,我这许家人难道不冤吗?”许攸直接冷笑的插话,丝毫不给吕布面。

    顿时气的吕布脸色都难看起来,可如今百官都看着,若是平常没几人的话,他也就忍下来,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可看着曹性和刘三刀的面孔,他实难张开这個嘴,就在吕布难以开口时,曹性直接起身瞪着许攸。

    “你个背主滥行匹夫,脸皮比老子的刀背还要厚。”

    曹性的一句直接揭伤疤的大骂下,直接气的许攸吹胡子瞪眼,一直你你!你!的说不出个话来,这事本就是他的短处,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揭穿而已罢了。

    只见曹性起身对着吕布重重一抱拳,随后脸上又有些尴尬的看下眼刘三刀,又看着众人狐疑的目光,他也是脸皮发烫,可想到再不交代可都是死路一条啊,丢人和丢命只能选一个,一咬牙他便全部说了出来。

    “主公,暗中购买玉米、土豆种子的人是来自江东的,咱当时想着人家出价高,而且千里之外的江东多远啊,肯定是没见过市面。”

    说道这里时曹性尴尬的挠着头,都不敢看刘三刀的眼了,“主公不是让咱们兄弟多看兵法,多看自古各个经典战役吗。”

    “末将知道主公军纪严明,虽然贪财,但也不敢轻易违抗啊。”

    “正好末将前段时间刚刚读过春秋吴越争霸,越王勾践用蒸煮过的粮食种子送与吴王夫差,最后吴国种下这些粮食后颗粒无收。”

    说道这里,曹性更是尴尬的脸皮发烫低着头道:“主公,这些粮食种子其实都是上一次主公设宴时,末将偷偷的将玉米和土豆给藏了起来,回去后将这些蒸煮过的风干,以次充好。”

    卧槽!这何止是以次充好了,这曹性简直玩的是空手套白狼啊,这一刻更是看的程昱都眼冒精光,仿佛他抓住了什么。

    然而就在这惊天翻转时,百官震惊,吕布更是露出喜色时,刘三刀却是直接怒了。

    起身的刘三刀愤怒的瞪着曹性,对着吕布一抱拳大喝道:“主公,末将要告曹性,他骗末将。”

    “他说的一人出资百金暗中收购粮食种子,末将这百金都还是和军中的老兄弟们借的,这曹性两头通吃,吃独食啊。”

    “闭嘴!”

    这一刻面对二人刚刚逃出生天的喜悦还未表露出来,突然再看到刘三刀和曹性二人的破事,顿时气的吕布火冒三丈。

    愤怒的直接再次从周仓手里抢回马鞭,狠狠的在二人身上抽打起来。

    “我让你们俩财迷心窍,我让你好的不学,竟是学邪门歪道,看我抽不死你俩。”

    啪啪啪~

    恨其不争的狠狠几鞭子下去后,曹性和刘三刀这俩二货丝毫不敢躲,不仅不躲更是直接纷纷单膝跪地,仿佛就等着你来打。

    抽了几鞭子后,吕布气的是火冒三丈,瞪着二人,太不争气了,现在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这俩货从来认为都是大不了一死,可他们却不知吕布心中的愤怒,他的老兄弟们若死在这个上面,太过不值了,也太不将自己当回事了。

    “你们还当这是并州,你们还当这是曾经啊,你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是吧,行!下一次咱出证的时候,你们俩给老子领头冲锋。”

    气喘吁吁连续打了十几鞭,一道道血痕下,二人是一声不吭,满头大汗强忍着痛苦。

    最后吕布愤恨的狠狠将马鞭扔在了地上,直接怒视程昱大喝道:“仲德,给本将查!狠狠的查!凡是参与其中,凡是做过这样事的人都给我一查到底。”

    “凡查到之人,不要来给本将汇报,直接严惩不贷。”

    怒气冲冲下的吕布直接冷哼一声,负气的甩袖起来,这一幕看的许攸眼眸中冒起了怒火。

    吕布走了!最后一句话明显就是针对他的。

    “呵呵~”百官见到没事后,也纷纷的回到了正堂内继续审批各地的奏章,唯有程昱从许攸面前走过,冷笑一声眼眸中透着一股阴狠。

    面对程昱的眼神威胁,许攸顿时气的瞪着大眼。

    “老匹夫!”

    这一次程昱没有生气,反而冷漠的走了,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许攸,敢这么无礼的得罪他,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今日连翻被人无视,吕布更是甩袖离去给他的警告,还有程昱还有其余官员一个个疏远的目光,顿时气的许攸火冒三丈。

    “没有吾许攸,温侯你还领兵在冀州苦战,袁绍岂会如此轻易就败北。”

    愤怒下的许攸大骂一声后,捡起地上的马鞭直接就要朝着依然跪在地上的曹性和马三刀打过去。

    啪的一声,马鞭落下后,许攸愤怒的瞪着二人大骂道:“两个粗鄙武夫,若不是你们俩~”

    “哎呦~我是温侯麾下的重要谋士。”

    “哎呦~你们快停手,吾许攸为温侯立过大功,大功~”

    许攸蛮横下想要发泄,可曹性和刘三刀可不给你讲理,被甩了一鞭子后,二人直接怒目而视,好端端的被人打鞭子,在军中除了主公外,还没人敢在他们二人身上动过鞭子。

    愤怒下二人才不管你是谁,上去就是哐哐两拳。

    “哎呦~哎呦~”

    许攸狼狈的顶着两只发紫发青的黑眼圈仓皇逃进了正堂内,顿时百官见状后一个个都忍俊不已发出了憋笑声。

    两个乌青的黑眼圈不说,身上也是狼狈的沾满了灰尘,这一幕令众人暗暗发笑,尤其是郭嘉更是捂着嘴眼角都快笑出了泪花。

    正堂外。

    “你还我百金。”

    刘三刀是认准了曹性坑了他,更是一副你自己人骗自己人,太不是东西的模样。

    这个时候曹性也是无奈的叹气,抬头看着顶着大太阳,感受着背后火辣辣的鞭伤。

    “百金算个屁,跟你认识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呸。”

    呸了一声曹性恶狠狠的瞪了眼刘三刀,刚想走,可突然又觉的不对劲,转过头看着倔强扭头不看他的刘三刀。

    顿时曹性干笑起来,“兄弟,你看咱们兄弟二人在这里不是遭罪受吗。”

    “别和我说话,以后我刘三刀绝对不相信你的鬼话了,跟上你连婆娘都没了,还白白搭上了这么多钱。”

    看着还在发倔脾气的刘三刀,曹性顿时气的瞪着大眼,“给你脸了是,现在要么你给老子一起去找主母求情,要么你一个人在这里跪着等着吧。”

    说罢后曹性直接负气的要去后院禀报主母求情,刘三刀犹豫了一下,望着曹性的背影,抬起头看着大太阳还有背后火辣辣的疼痛,最后一咬牙,直接捡起地上的马鞭朝着对方追了过去。

    “该死的,你等等我。”

    “哼!有种你别跟来啊。”

    “你先还了我的百金。”

    打闹下,二人来到了后院,对着下人禀报求见主母。

    .......

    半个多时辰的诉苦哀求下,最后曹性和刘三刀勾肩搭背悠哉悠哉的从温侯府内走了出来,一副好兄弟的模样,哪有丝毫刚才翻脸的样子。

    后院凉亭内。

    “出来吧,人都走了。”

    严氏好笑的看着假山说着,只见吕布尴尬的从假山背后走了出来。

    “你啊你,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听到这话后,吕布就犹如踩到尾巴的老鼠般,没好气的跳脚指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大叫到:“我见不得人?是他们俩见不得人,丢人啊。”

    “夫人,你是没见这俩人今天有多丢人啊,还这么理直气壮,要不是老天爷开眼,这俩货今天不死也得扒层皮。”

    看着余火未消的吕布,严氏笑着将石桌上的马鞭给递了过去,“你看看你,这都多少年了,怎么又用鞭子教训人了。”

    “我用鞭子是为他们好,若本将不用鞭子了,这俩货日子就该到头了。”

    怒气冲冲的接过鞭子后,吕布更是愤恨的甩了两下,这一幕看的严氏笑着掩嘴。

    “你不是恨他们俩,是恨今日许攸不给你面子,让你下不来台。”

    闷闷不吭气的吕布端坐在另一侧,看的严氏笑着摇头。

    “夫君,有些事你也确实该上上心了,并州的将领跟随你南征北战,不仅是把你当做主公,更是将你当成了再生父母。”

    “还有那刘三刀,虽然莽撞了点,但对于你的忠心毋庸置疑,这是纯粹的忠心啊。”

    听着自家夫人的夸奖下,吕布这才好受些,可还是忍不住的呛声道:“就他俩?你看看都是什么德行。”

    哎~

    严氏轻叹一声摇头道:“曹性跟你日子可不短了,还有那刘三刀,我听说人家跟你后在长安有过一门亲事,也成家了,后来跟随着你南征北战,家中妻儿不小心失火被烧死了,这才还是孤家寡人。”

    “曹性也是没成家,若不然性子肯定稳重些。”

    “夫人,刘三刀咱不说,就是一个浑人,可曹性呢?咱赏赐他的还少吗?不少了。”

    吕布没好气的反怼着,而严氏却笑着摇头,“夫君你对于政事太上心了,有些事你没看到,好多将领都给你兜着。”

    “曹性的赏赐确实不少,可原来跟随你的并州老兄弟一个个死的死,残的残,你是赏赐了田地,可有的跟你出来时才十三四五的年龄,还未成家,甚至不少人都是孤家寡人,一家人早就死绝了。”

    “这些兄弟,残了也不吭声,默默的在长安附近落户,可一个残了的男人如何成家?”

    “这都是你的好兄弟曹性、郝萌、高顺在背后将自己的赏赐全部帮助跟随着你打天下的人。”

    说道这里时,严氏更是叹气一声,“你赏赐高顺、曹性还有郝萌三人的美姬几乎全部被他们给安排给了残了的并州老兄弟了,还有财物,全部都给老家的兄弟了。”

    吕布听到这些话时,有些不敢置信,瞪着眼,“不可能,残了的,我良田加倍,更是免除三年赋税,回去凭借这些足够他们在三年时间内成家立业了。”

    对于吕布的反驳,严氏笑了,“人这辈子永远没个够,就比如你的野心,从来都不会满足,同样高顺、曹性还有郝萌三人一直都觉的那群老兄弟都不够。”

    听到这话后吕布沉默下来,最后幽幽的一叹气,此时他才发觉,这么多年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

    看着兴致有些低沉的吕布,严氏笑着摇头,“放心吧夫君,土豆、玉米几乎普及开来,日后历史上也会浓浓的一笔记载上一笔,温侯吕布治下百姓无饿殍。”

    “对了,曹性和刘三刀,奴家最近也挑选了俩门当户对的落魄豪强,也不委屈,日后啊成家了,肯定就稳重了。”

    一想到二人成家后的样子后,吕布没好气的笑骂道:“曹性小子光走邪门歪道,刘三刀就是一个浑人,这俩人简直就是臭味相投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