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八十八章 懦弱人终颠覆形象

    对于村子里的流言,千莲一家并没有去理会,依然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丝毫没有因为那些流言受到影响。

    自从跟千莲说开了之后,陶禾辰对千莲更宠了,他觉得自己的妹妹因为这些莫须有的流言,受了大委屈, 他就得加倍对妹妹好才可以。

    尽管段氏并没有因为这些流言而怀疑千莲,但千莲和陶禾辰还是寻了个机会,将那个白胡子老爷爷的事情跟段氏大概透露了一些,听到这个故事,段氏直呼那个白胡子老爷爷定然是天上的神仙,不仅救了千莲的性命, 更是救了他们一家的性命, 否则说不得他们一家人这会儿都被老宅的人逼死了。

    为此,段氏还特意在家中给那个所谓的白胡子老爷爷供了一盏长明灯。

    千莲一家不理会那些流言,陶长田也为此召集了村人,告诫他们不要以讹传讹,更不要相信那些流传出来的流言。

    对于千莲,陶长田可是放一百个心的,毕竟千莲家跟道长可是熟识得很,这世上哪儿有道长与精怪和平相处的?所以,那些说千莲是精怪的流言,简直就是子虚乌有。

    但那些流言却并没有因此慢慢消失,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甚至韩大花还要往千莲家的院门上泼黑狗血,结果被千莲结结实实的又揍了一顿。

    “哎呦,三丫你个妖精,居然还打人。”韩大花可气坏了,这个死丫头片子的力气好像又大了。

    “打的就是你。”千莲轮着大扫帚使劲儿往韩大花身上招呼,如今白玉池彻底修复了,随着吸收的皓月流浆和草木精华越来越多, 千莲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强健了很多,揍人也更有劲儿了:“我让你胡说八道, 我让你来我家闹事儿,我不打你,我还供着你不成?”

    说话间,千莲手里的扫帚用力的打在韩大花身上,次次都没落空,把韩大花疼得龇牙咧嘴的:“你……你住手,你这般嚣张,小心回头道长收了你。”

    说着,又朝着周围围观的村民求救:“哎呦,你们就看着这个小妖精打我啊,她今天打了我,回头说不得就会吃了你们,你们还不赶紧来帮我啊,灭了这个小妖精。”

    段氏气得也轮着扫帚上前就揍韩大花:“我让你嘴里乱喷粪,我家三丫招你惹你了?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你们居然污蔑她是精怪,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不成?”

    陶禾辰一个男孩子不好打女人,便拦着几个要上前帮韩大花的:“我妹妹不是精怪, 你们别听风就是雨, 你们想想, 她平日里可曾害过你们一分?”

    “就是。”闻讯赶过来的林嫂子和林大壮也忙上前帮着陶禾辰拦着那几人说道:“如果三丫真的是精怪,还轮的到你们在这里混闹?早就把你们这些爱嚼舌根的吸成人干儿了。”

    至于跟着林嫂子赶过来的林如雨,则是二话不说,两眼亮晶晶的扛着自家的扫帚就奔向了韩大花。

    听到陶禾辰几人如此说,不少村民都醒过闷儿来,是啊,要是这三丫真是精怪,还能不害人?如今可没有听说谁被精怪害了的,再说了,他们瞥了一眼千莲身上不小心沾上的几滴黑狗血,似乎也没有什么事儿啊。

    这么想着,不少人的脑袋就清明了起来,就是那几个原本要上前帮韩大花的,也迟疑了起来。

    于是,一场泼黑狗血的戏码,就演变成了对韩大花的母女联合双打,哦,揍人的队伍还要再加一个溜缝插针偷袭的林如雨。

    打得韩大花简直苦不堪言。

    直到陶长田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过来了,千莲三人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扫帚。

    “村长,你管不管?你看我被打的。”韩大花指着自己被抽肿的脸,含糊不清的告状,想让陶长田给自己做主。

    “该。”陶长田没好气的看了韩大花一眼:“我之前跟你们说什么来着,别信那些莫名其妙的流言,你上赶着到人家家门口讨打,还想谁帮你?”

    “村长,我……”韩大花这个气啊,她这不是想给段氏添堵吗?想着千莲那死丫头都被人说成是精怪了,还不得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那个陶禾辰又不敢打自己,就剩一个段氏,还不是她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哪里知道,不仅千莲那个死丫头片子再次当着人揍自己,就是段氏都敢揍人了!

    这……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哼。”陶长田没好气的瞪了韩大花一眼,看着人群里躲着的陶青金:“还躲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你媳妇带回家去,别跟这儿丢人现眼,回头跟你们算账。”

    “诶,诶,村长叔,我这就带她走。”陶青金嘿嘿笑着,上前就拉着韩大花要离开,本来韩大花还不愿意离开,结果被陶青金硬拽走了。

    看陶青金和韩大花走了,陶长田冷着脸看着还没离开的村民,便说道:“我前几天说过的话,你们都当放屁是不是?怎么着?要逼死人命?居然还跑到人家门口来泼黑狗血?一个个都能耐了,是不是?”

    便有村民忙笑道:“村长,我们也没有泼啊,那不是韩大花泼的,我们不就是好奇看看。”

    “看看?”陶长田冷哼一声:“看出朵花来没?”

    那村民忙嘿嘿一笑,没敢再应话。

    陶长田见一个个的都服了软,这才缓和了声音,说道:“以后再敢闹事儿,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刚落,段氏便对陶长田说道:“村长叔,我想说几句话。”

    “好,你说。”

    段氏便上前几步,看着周围围着的这些村民,忍着心头的怒气,一字一顿的说道:“以后,谁再敢说我闺女是精怪,我一家家找上门去,不把你家里闹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姓段。”

    段氏的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谁都没想到以前懦弱可欺的段氏,如今竟还有这般强硬的一面。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儿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却从人群后响了起来:“你闺女是不是精怪,不是你说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