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蓉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十章 循灵踪北骋帮解围

    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 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 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 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 读 书」一起讨论吧

    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 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 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 便又自燃了。

    这下, 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这个变故也让周围围观的村民也是一愣,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千莲比这个道士要厉害,当即怕得又退了两步。

    那道士眯了眯眼睛,瞪着千莲冷哼一声:“妖孽,还敢反抗!”

    说着,又祭出了一张定身符。

    只是这张定身符还不等近千莲的身,便又自燃了。

    这下,那道士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心中犯起了嘀咕,正要祭出更厉害的符箓,手腕就突然被一个人握住了。

    道士猛地一愣,忙转头看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站着一个年轻的道士,那道士正捏着他的手腕神色严肃的看着他。

    除了千莲,没有看到这个年轻的道长是如何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的,倒是陶长田看到那道长神色便是一喜:“你是……”

    这不就是那日在桃源县城门口的道长?

    “在下北骋。”来人正是北骋,他淡淡的朝着陶长田点了点头,便转头看向千莲:“咱们又见面了。”

    千莲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北骋道长。”

    原来,刚才是北骋帮他解了围。

    段氏和陶禾辰自然也是认出了北骋,都忙行了礼。

    这下子,人群又炸锅了。

    又来了一位道长,而且看样子这位道长还是帮着千莲那丫头的!

    “你……”见到北骋,那个要捉拿千莲的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