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章 巨星不倾城3

    沈倾的烧伤除了脸上,更多的还在后背,医生表示疤痕会比较明显,后续虽然可以做植皮手术修复,但是一定达不到原装的效果。

    这是自然的,即便要做植皮手术,那也是个长期过程,再等修养后复出,沈倾的名气也会下跌许多。

    可这已经比周唯所想的要好很多,他喜形于色地对沈倾道:“你听见了吗?现在医疗水平很发达,你的容貌想要恢复也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认识沈倾最久的人,没人比周唯更知道这人看重容貌的程度。

    不,与其说是看重容貌,还不如说是看重容貌给他带来的他人的喜爱。

    为什么会进娱乐圈?

    最初相识时,周唯便问过他这个问题,那时的沈倾自信得理所当然。

    “我想让更多人看到我,更多人喜爱我,更多人追捧我。”

    娱乐圈里明星无数,他要做最闪亮的那一颗。

    当初的少年张扬如烈焰,如今的沈倾却沉静如水,宛如两个人。

    “嗯,我知道了。”沈倾神色淡淡道。

    他看起来并没有放在心上,或者说并没有打起精神。

    做植皮手术修复又如何?

    再完美的手术也会留下痕迹,虽然能用化妆遮掩,可那到底不是真实的他。

    从前的化妆于他而言是锦上添花,以后却要变成遮掩他的不完美。

    会有无数人放大他的缺点,拼尽全力将他踩下去。

    若将来真要落到那种境地,他宁可退圈。

    周唯知道一时半会儿也劝不了他,只好安抚道:“你现在伤口还没好,说那些还有点远,不急,我先替你关注着,至于工作上的事,我也都帮你处理,放心,该你的我不会让你少一分。”

    临走前,周唯又对小邓道:“有空的话,推你沈哥去外面转转,整天都在病房里,没病也得闷出病来。”

    小邓连连点头,“周哥放心。”

    关上病房门,小邓殷勤问:“沈哥,要喝水吗?”

    沈倾声音沙哑,被烟熏过的嗓子今后也无法恢复。

    这场事故给他带来的东西,远不止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那我给你念微博评论。”小邓忙摸出手机。

    之前他恨不得沈倾忘了微博这回事,现在却巴不得念一整天。

    自沈倾洗白后,虽然还有水军或者纯粹见不得别人好的人幸灾乐祸外,更多的粉丝路人还是在同情关心沈倾。

    理智的评论有很多,小邓希望这些评论听多了,能让沈倾重振精神,焕发斗志。

    这回沈倾没拒绝。

    小邓一般读的都是前面的热评,能够顶上热评的,大多都是维护沈倾的。

    他突然看到一条令人耳目一新的评论,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

    “全国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超过三百万,其中单单因为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数,每天就超过了三百人,每分钟都有人死去。作为其中接近死亡,却又及时逃脱的幸运儿,希望你能抓住这份幸运……”

    沈倾不由将视线落在小邓手机的手机上,虽看不到屏幕,却能想象到那是什么页面。

    “看看……”

    他想看看。

    小邓这才回过神来,忙将手机递到沈倾正好看的位置。

    沈倾看着那条被顶上热门的评论,视线不由自主了落在那个熟悉的昵称和头像上。

    或许有的人真的不爱取名,不爱换头像,以至于他并不需要多做什么,就能一眼分辨这人是谁。

    那个帮他澄清事实的土豪大粉。

    “我知道他……”沈倾喃喃道。

    小邓仔细看了看,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惊喜道:“这不是那个土豪哥吗?土豪果然就是不一样,沈哥你看,人家不仅帮你澄清,还鼓励你,希望你能好起来!这个世界上朋友都不一定能做到这种地步,你真的忍心让这些粉丝失望吗?”

    沈倾沉默不语,只是视线一直落在那屏幕上。

    他所说的知道,并不是指澄清那回事。

    作为沈倾的土豪大粉,沈倾又是这种看重粉丝的明星,有的土豪粉是被沈倾微博关注过的,偶尔有活动还会给他们送礼物。

    不巧,这位“浮尘”便是其中之一。

    他们交流不多,但仅有的几次交流都是在网上,围绕着倾城展开。

    《倾城》里的那个可男可女的鬼才七公子。

    便是邮寄礼物,对方要的也是倾城的签名,而非沈倾。

    很多时候,沈倾甚至觉得对方喜欢的只是倾城,而不是他。

    但现在,他却有些不确定了。

    他真的,还会有人喜欢吗?

    即便他容貌尽毁,面如鬼魅?

    可就连他自己,至今不敢照镜子,护士换药他从来不看一眼,去洗手间也要下意识避开与镜子里的自己对视,又怎么能奢望别人。

    *

    沈倾休养了一个月,终于,从只能躺在床上,养到能坐轮椅自己行走。

    也终于从只能待在病房,变得能坐轮椅去户外转转。

    身上依旧缠着纱布,乍一看去像个木乃伊,一些伤势轻的部位已经不需要再缠纱布,而是贴敷贴,但是他的脸依旧裹着纱布,不肯暴露半分。

    今天是个阴天,医院绿化区人少安静,小邓看准时机,好说歹说,劝动沈倾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为什么沈倾会被说动?

    因为他也真的很想……很想看看外界啊。

    “沈哥,你看这里都没什么人,以后有机会可以经常出来。”

    小邓觉得他沈哥就是偶像包袱太重,不愿意将自己狼狈的一面露在人前,可按他说的,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就算是明星,看两眼也就过去了,何况包裹得这么严实。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在陌生人身上,哪怕对方残疾、重伤、丑陋、甚至美丽,多看几秒已经算好奇心重了。

    沈倾没应声。

    他执拗地想:别人看不看他、关不关注他是别人的事,可愿不愿意向人展示他的狼狈不堪是他的事。

    花坛里喷出漂亮的水柱,轮椅绕着花坛走了半圈,忽然,沈倾按住轮椅,不再走动。

    “有人。”

    刚才因为花坛和喷泉的视线阻隔,令沈倾没能注意到花坛对面其实还有人。

    他当即就想掉头回去,可手按在轮椅上,还没来得及按动按键,便见对面那道身影似乎听见这儿的动静,推动轮椅转向沈倾。

    背对着的人突然正面相对,饶是沈倾,也没来得及反应。

    他并不想看的,但是往往眼睛并不听自己的使唤,不经意的一撇,便让他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对方拥有一副好样貌,虽然没有阳光,面容却依然莹莹如玉,跟沈倾美得张扬不同,那是一种如冷月般的清隽出尘,气质清冷,偏偏眼尾微微上扬,随意一瞥,都仿佛谪仙下凡,沾染红尘。

    沈倾几乎是瞬间想将自己藏起来。

    他的手都放在了轮椅扶手上,只要按键,就能离开。

    可那双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在对面那人身上多停留片刻。

    若是从前,见到这样好看的人,他必然会上前攀谈,可如今,他却只想藏住自己,绝不让人有多看自己一眼的机会。

    可因为他贪恋地看着对方的容貌,对方也正注视着他。

    他们互相对望,却谁也没开口打破寂静,谁也没转身离去。

    微风拂过,吹来了植物的清香,却也隐约带来了独属于医院的味道。

    沈倾浑身都裹着药,已经很久都没闻到自然的气息,许是景色太美,又或者是清风太诱人,令他失神了好半晌。

    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的沈倾,终究是用微微颤抖的手按动了轮椅扶手上的按键,轮椅自动转身离开。

    他匆匆低头,像是逃一般,再不看对方一眼。

    也是这次低头,才让沈倾发现,原来对方也跟他一样坐着轮椅,难怪他方才与对方四目相对时没有抬头。

    那是一种极其自然又舒适的高度。

    令人沉迷。

    谢拂坐在原地,静静望着某人看似淡定,实则慌张地逃离。

    他对着背影望了许久,直到什么也看不见,才转开头,移开视线。

    “宿主,您不去认识沈倾吗?”013没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问。

    从那次自己打折腿后,宿主已经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却一直没有主动去认识任务目标,013也不敢着急,只能耐心等待,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人,谁知宿主一动不动,让人跑了,它这才忍不住询问。

    “他不知道我是他粉丝。”

    “我不知道他是我偶像。”

    他们不过是陌生人,没有理由上前攀谈。

    谢拂住院大半个月,当然不是只为了远远看对方一眼。

    但也绝不是为了莽撞上前将人吓跑。

    他在等。

    沈倾匆匆回到病房,脑海中却无法将刚才那人的模样抛开。

    那是一张见过就不会遗忘的脸。

    曾经,他也有那样的一张脸,可现在……虽然同样不会遗忘,但二者却有着天壤之别。

    “沈哥你跑什么?咱们不是才刚出去吗?”小邓跟上来问。

    沈倾沉默片刻,才用沙哑的声音说:“……我有点不舒服。”

    “啊?不舒服?那我去叫医生。”小邓匆匆去叫医生。

    沈倾却驱使轮椅来到窗边,低头往下看,只隐约能见到下面有好些绿化植物,看不清人影。

    他走了?

    同样受伤,同样身处医院,同样坐着轮椅,可一个容貌绝佳,一个不堪入目。

    明明离得那么近,却又好像隔着天堑,对方可以尽情沐浴阳光,可他却只能在阴影里苟延残喘……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沈倾下意识握拳,却连拳也不敢握太紧。

    本以为自己再也不愿意下楼出去,可两天后,他终究没忍住对外界的渴望。

    他不想被关在笼子里。

    这一回,他特地挑了个晚一点的时候,就是为了不碰上别人,然而到了地方,却又看见了一道眼熟的身影。

    还是上次那个年轻男人。

    对方正杵着拐杖离开轮椅锻炼走路。

    一个因毁容而不愿见人,一个因瘸腿走路难看不愿见人。

    昏暗的光线让人有种藏身在黑暗中的安全感,仿佛这片昏暗能遮住他们所有的狼狈不堪。

    青年努力杵着拐杖,却又不全然靠拐杖,他的额头沁出汗珠,在昏暗的环境下似乎映着光。

    听见动静,对方脚下的动作一顿,转头望过来,又是一阵四目相对。

    有人的纱布像是保护壳,有人的残腿假装完好无损。

    片刻后,谁也没说话,二人默契转开视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心里好像都松了口气,没有面对外人时的难堪。

    这一回,沈倾多待了十几分钟。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第四次……

    沈倾渐渐发现,这个陌生的青年有些地方跟自己很像,令他忍不住放下防备。

    他将自己包裹起来,不愿意让任何人看见,乍然见到一个同样把自己包裹起来,不愿意见人的人,心里难免有些想亲近。

    但他依旧没迈过那个坎。

    只是有些东西,总是会慢慢改变。

    第五次、第六次……

    他们相遇的次数越来越多,待在同一片地方的时间越来越长,即便没有说一句话,可心理上的距离却在渐渐减少。

    他们龟缩不前,他们心照不宣。

    却也勉强算得上熟人了。

    忘了第多少次,沈倾离去前,看着那个扶着花坛慢慢走的青年,低声说了句:“我、要回去了……”

    谢拂练习走路的动作停住,似乎以为自己幻听,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沈倾道:“哦,那……下次见?”

    沈倾看了他一眼,低头垂眸转动轮椅,半晌,晚风才迟迟送来一句似带着放松和愉悦的话。

    “下次见……”

    谢拂手撑着花坛,仰头望着月亮若隐若现的天空,眸中神色变换,最终纷纷被压下,唯有眉眼渐弯了个浅浅的弧度,眸光如月色般娴静。

    住院一个多月,沈倾第一次跟他说话。

    他们却已经是心照不宣,又默契十足的“病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