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章 巨星不倾城8

    挽留?

    他有什么理由挽留吗?

    沈倾沉思良久,仍没找到任何留一个人在医院的理由。

    不过是在医院寂寞时互相寻到的慰藉,出了医院,回归正常生活,他们甚至不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告别,便能再无交集,即便加了好友留了电话,也不过是摆设。

    他们的故事,从来只在医院里。

    “这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自己都说了,久留不好。”沈倾想起这人提到的哥哥,想来这人不像他一样孑然一身。

    谢拂单手支着脑袋,似遗憾似失望,“亏我还舍不得你。”

    沈倾被他这话弄得心头一暖,暖过之后,便是难过。

    “这么会说话,你一定有很多朋友吧?”也不缺他这一个。

    “一定要有很多吗?”谢拂想了想道,“狐朋狗友算不算?”

    “等等。”片刻后他才似反应过来似的,笑问,“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没有。”这么大年纪还跟小孩似的因为朋友有其他的朋友而不高兴,说出去不得丢死人。

    谢拂也不深究究竟有还是没有,只笑了笑道:“倒也不必,狐朋狗友可以有很多,可病友,这辈子到现在,也只有你一个。”

    沈倾:“那我岂不是还得感到荣幸?”

    谢拂摊手,“你要这样想也不是不行。”

    沈倾:“……”

    刚刚的告别好似岔开,似乎没人提,这件事就不存在一般。

    可事情摆在眼前,哪能说不存在就不存在的?

    谢拂没说什么时候走,沈倾也只当自己不知道,他们依旧如之前一样,聚过又散。

    只是这回谢拂出去时,路过护士台,没有像之前一样单纯路过,而是驱使轮椅上前,询问护士台的护士,“您好,请问这一楼病房里的病人是挂的什么科?”

    他没问私人信息,是常规问题,护士解答得十分干脆。

    “你好,7楼住院的病人都是皮肤科,外面的有指示牌,您有想去的科室楼层都有。”

    谢拂道谢后离开。

    想知道沈倾什么病,其实并不难,只是从前的沈倾不去想,谢拂也不问。

    但只要试着了解,便能轻易得到消息。

    每天中午来往,谢拂已经不止一次在小护士们闲聊时听到有关于沈倾的一两句话,详细的没有,但也能让人猜出来。

    谎言一戳就破,可戳破之后呢?

    他们还能做病友吗?

    谢拂透过窗户望向远方。

    那是另一个世界。

    有舆论、有无数目光、跟从前截然不同的世界。

    相比起来,与世隔绝的医院堪称象牙塔。

    “宿主,你真的要走吗?可是你跟主角受都还没发展起来啊。”013忧心忡忡。

    “走?”谢拂挑眉笑了笑,“没错,从今天开始后的每一天,我都要‘走’了。”

    013:“……”

    虽然很想不懂这话,但根据它这段时间对宿主的分析,理解能力上来许多。

    可是,不走的话,要用什么理由留下来呢?

    难道还要二次断腿吗?

    谢拂当然不可能再次打断自己的腿。

    上次也是天时地利人和才那样干,但凡当时附近有一个能拍到的摄像头,谢拂都不会动手,他从不抱着侥幸心理,一件事只要做过,就有暴露的可能,谢拂要做的,是从头掐掉那种可能。

    只是……

    他垂了垂眼眸,半晌不语。

    *

    “病人的伤口已经逐步愈合,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着手准备后续植皮修复手术的事。”医生检查过沈倾的伤后道。

    闻言,反应最大的反而不是沈倾这个当事人,而是周唯。

    他几乎想抓住医生的手,急切询问:“医生,您能有多大把握让他的脸恢复如初?”

    医生皱眉,“我也无法给出保证,但是按过往经验看,不说恢复如初,八成应该能做到。”

    不等周唯欣喜,又听他道:“不过,病人身上的烧伤面积较大,短时间内完全手术几乎不可能,可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些伤痕都会存在,希望病人能做好心理准备。”

    他是知道这位病人的,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还因为他从住院以来,就不怎么听话,比如身上的纱布敷贴至今不肯摘掉,这样不愿面对现实的人,恐怕对于身上的伤疤难以接受。

    周唯的笑容还没完全释放,便僵在一半,小心翼翼看向沈倾,却发现对方格外平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沉郁。

    “先做脸部植皮,麻烦医生了,我会好好配合。”

    沈倾态度很好地说。

    医生笑着应下,只要病人配合,他的工作也会更好展开。

    “那沈先生接下来就不要再蒙着纱布了,伤口需要透气,长时间被包裹对伤口并不好。”

    沈倾摩挲着扶手的手一顿,瞬间有种想要后悔的冲动,其实,他可以一直蒙着脸的。

    至少……直到谢拂离开医院之前。

    医生走后,周唯想安抚沈倾。

    身上的伤暂时好不了没什么,可以等以后慢慢换,至于脸上有伤,就算复原后也有可能为了不再观众面前暴露而从此无缘大屏幕。

    然而当他看向沈倾时,对方却道:“不用多说,我都知道。”

    他知道前路艰辛,也知道未来遥远。

    “我会好好的。”

    即使不完美,即使再也不光鲜亮丽,吸引无数人的眼光,他也会好好的。

    不为别的。

    为他自己。

    为那个想方设法,将那本书留下来的人。

    周唯面上没能反应过来,脑子里却在思考沈倾是不是换人了,这像是他说的话吗?

    还是这几个月真的让人成长了?

    不过无论为什么,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他把小邓叫出来问悄悄话。

    “你沈哥最近是不是在看什么心灵鸡汤?”

    小邓心说心灵鸡汤没有,倒是有人成天送鸡汤。

    他摇头道:“没啊,可能是交到了朋友所以心情好吧。”

    “朋友?”周唯疑惑,“医院也能交朋友?他不是被骗了吧?”

    小邓翻了个白眼,“周哥,你说这话我就不赞同了,医院怎么就不能交朋友,还能谈恋爱了,你看那些影视剧里,不是有挺多病人和医护人员谈恋爱的?老cp组合了。”

    周唯黑线,“电视里都是俊男美女谈恋爱,你看见谁跟木乃伊谈恋爱了?呸!不是谈恋爱,是交朋友,他那样子,没把人给吓走都是好的。”

    小邓这可不服,沈倾跟谢拂来往,他也见过对方不少次,人家可是个好人,平时送吃送喝还陪聊,虽然都是双向的,但能主动这么做,让沈哥逐渐摆脱寂寞,那就是好人啊。

    “沈哥哪有那么吓人,还是有人通过表面看本质的,谢哥就是,说不定沈哥就是因为他作为普通人也交到了朋友才振作起来的呢,咱们可要好好感谢人家。”小邓也不确定谢拂年龄,但见面喊哥总没错。

    看着他一脸被人收买的样子,周唯心里更警惕了,“如果你沈哥是因为他振作,那确实应该感谢人家,可他图什么?你沈哥那模样,才不会主动接近别人,一定是别人给了可以接近的信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一定有所图谋。

    不行,他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看看。

    那人究竟是真天使还是假善人。

    *

    没见过面的人更容易接近真相,谢拂不知道自己被人怀疑,他之后再去见沈倾,却被对方以别的理由拒之门外,只愿意手机联系。

    他挑眉点开聊天页面。

    【谢拂:又生病了吗?天气虽热,但不要把空调开得太低。】

    【小七:没有。】

    【小七:是医生要对我进行下一步治疗,不方便见面,你腿不方便,还是在病房好好休息,早点回家。】

    见此,谢拂明白了。

    至今,沈倾仍不愿意以真正身份见他,还想着他能尽早离开,结束这段结合了天时地利人和,差一点都不行的病友情。

    【谢拂:可是忘了告诉你,护士说我昨晚锻炼过度,伤了腿,还要多住一段时间。】

    他面不改色地打下这段瞎编的话。

    【小七:……别闹。】

    谢拂眸中不由泛上浅浅笑意,回神过后连他自己都愣了愣。

    短暂失神片刻,他又继续打字。

    【谢拂:好吧,护士没说。】

    【谢拂:不过,如果见不到你,指不定哪天她就要这样说了。】

    【小七:……】

    【小七:你几岁了?】

    【谢拂:三岁不能更多。】

    【小七:…………】

    双倍无语过后,那边长久没再发消息过来。

    谢拂心中一叹。

    【谢拂:小七,你就这么希望我走吗?】

    片刻后,终于想起一道消息提示音。

    【小七:傍晚等我。】

    谢拂收起手机,刚刚还有些明显的情绪又淡了下来。

    傍晚,他如之前一样,准时出现在花园里。

    而在那廊下,却早他一步有了一道身影。

    同样的病号服穿在他身上,却有着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冷淡疏离,看得出来,他好像不太自在,放在扶手上的手在不断摩挲,心中不静。

    见到他来,沈倾有那么一刻想要转身离开,却生生忍住。

    谢拂的视线从见到他后,便落在他脸上的口罩上。

    口罩边缘,是隐约透出的斑驳痕迹。

    丑陋的,可怖的,像附骨之疽一样的痕迹。

    沈倾被他的视线看得低下头去。

    “抱歉,有件事欺骗了你。”

    “我来这儿,从来不是因为整容。”

    “我是来救命的,也是来避难的。”

    他低着头,没敢看谢拂的表情,自然也没能注意到对方略带幽深的视线。

    “或许你以前从广告、电视或者什么上面见过我,但我以为,无论从前的我是谁,现在的我们只是病友……你觉得呢?”

    他在害怕,怕谢拂知道他从前的模样后,会嫌弃现在这个残次品。

    为什么能与谢拂相处和谐?因为在他心里,这是他在身为病人时认识的朋友,而非大明星沈倾。

    谢拂知道的他,从来都只是病友。

    谢拂面上看不出明显表情,半晌,才听他笑了一声。

    “抱歉,我也骗了你。”

    紧接着,他起身从轮椅上站起,一步一步,在沈倾微微诧异的目光中,慢慢走到他面前。

    “其实,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是骗你的第一件事。”谢拂笑道。

    听他这语气,似乎还有其他事。

    沈倾还没想明白,便见谢拂伸手要摘他的口罩,他下意识抓住谢拂的手制止。

    谢拂却也不动,就这么静静看着他,等着他。

    良久,沈倾像是缴械投降一般,渐渐松手。

    谢拂摘下他的口罩,看着他脸上能吓哭小孩儿的伤疤,眸光略深,没有嫌弃,更没有怜悯,沈倾低着头,没看见,也没敢看。

    这时,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

    “第二件事。”

    “忘了告诉你,我曾经,喜欢过一个明星。”

    沈倾心头一跳。

    谢拂顿了顿继续,“只是很久没听见他的消息。”

    “之前觉得没必要,今天却觉得,应该告诉你。”

    “他叫沈倾。”

    我曾喜欢一个明星,他叫沈倾。

    “沈阳的沈,倾城的倾。”

    我曾喜欢你。

    “谢谢你,让我见到他。”

    “也谢谢……他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