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1章 巨星不倾城11

    谢拂转了一下手里的水果刀,动作干脆利落地将死不瞑目的苹果皮彻底削完。

    “家里挺好的,没有软禁,不看手机真的只是因为我不常看……”

    “好吧,骗你的。”

    “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进手术室的时候有没有很高兴?”

    他还笑了笑。

    沈倾没搭理他,说什么惊喜,却让提心吊胆那么久,再惊喜也要打个折扣,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人这么欠揍?

    他突然觉得之前这人断腿进医院,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了。

    谢拂显然不这么觉得,他榨完果汁端给沈倾,吸管能让他不用转动脑袋就能喝到,人类的智慧总是让生活更方便。

    小邓一看谢拂抢了他工作,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在病房里没有立足之地,干脆出门给沈倾买饭去。

    房间里少了个人,似乎空气都要清新许多。

    谢拂摸出手机打开,“之前一直没上账号,担心自己看到消息就忍不住,现在沈哥你也在,可以看着我亲眼看。”

    他笑了笑,“我不回手机,直接回你。”

    沈倾心中忽然感觉不妙,随即便见谢拂登上账号,一条条开始读自己发给他的消息。

    “回家了吗?”

    “身体怎么样?”

    “这会儿我应该在收拾房间,身体挺好,能跑能跳能气人。”谢拂面不改色地说。

    沈倾挂着水的手不由指尖微颤,一股奇怪的羞痒感自指尖瞬间传至心底。

    再次之前,他从未想过被人当着面念消息会是这种感觉,明明是很正常的日常问候,却仿佛要比平时重了几分,重的那几分化为热意袭上心头,染上面庞。

    然而,这还只是个开头。

    “怎么不回我消息?出什么事了吗?”

    “需要帮忙可以问我。”

    “两个语音通话请求。”

    谢拂的声音不疾不徐,他没看病床上的沈倾,仿佛手机里没看的消息比沈倾本人还能吸引人。

    这给了沈倾喘息的机会,他也确实不想被谢拂盯着。

    “你给的书快看完了。”

    “真的没事吗?如果看到,麻烦报个平安。”

    每天消息不多,只有几条,可时间一积累,不多的消息也会变多。

    这还是在某人已经找不到更多话题,甚至连日常问候也越来越少的情况下。

    谢拂还没读到一半,就念地越来越慢,半晌,才叹口气道:“沈哥,我不看是对的。”

    “如果真的看了,一定坚持不了这么久。”

    一个人在等待另一个人回应时,无论再怎样装成不在意、若无其事,也会显得很卑微。

    尤其是在对方看不见的时候,不知道守着只有自己一个人消息的聊天记录,等了很久却也没等到的回复时。

    “我有点烦人。”沈倾语气僵硬道。

    要怎么样才能尽量为自己挽尊?

    在别人没嫌弃自己的时候,率先自己把自己嫌弃贬低一边。

    何况沈倾真这么觉得,听着自己之前发的消息,是挺烦人的。

    谢拂没继续念了,他只是默默将这些消息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沉默半晌后道:“沈哥,不在意你的人,就算你只说了一句话,他们也觉得多余。”

    “在意你的人,就算你只发了一个字,一个表情,他们也会翻来覆去猜测其中深意。”

    沈倾转眸看他。

    谢拂像个犯错的孩子,微微低头,略显局促道:“是我错了。”

    “我不该这么久不理人。”

    “惊喜什么时候都能制造,但之前发生的一切也不会消失,不会改变。”

    “让你一个人忐忑不安这么久,是我不对。”

    “你说自己烦人,我却觉得心疼。”

    *

    小邓回来后,总感觉气氛好像有些不一样。

    “沈哥你想吃什么?我买了海鲜粥瘦肉粥南瓜粥。”他把饭一一摆出来,觉得自己这个助理好像不太称职,外面买的饭哪有自己做的好,干净又营养,可他手艺不好,沈倾家的保姆又请假,害的沈倾想吃口家里做的,还要仰仗谢拂。

    “南瓜粥。”沈倾道。

    小邓拿着瘦肉粥的手一顿,转而拿了南瓜粥,心说上次吃甜粥后一天没吃饭,今天沈哥又想体验一下吗?

    “我来,你不方便。”谢拂接过粥碗,话却是对沈倾说的。

    沈倾不看谢拂,假装自己没有像个小孩儿一样被人喂。

    病人就是这样,进了医院,什么尊严面子都别想要。

    任凭沈倾再傲,也被医院的生活给磨平不少。

    晚上小邓回去了,想找个会下厨的钟点工,专给沈倾做饭。

    谢拂留下来守夜。

    “沈哥有事叫我,别担心麻烦。”

    话说得真诚,沈倾也答应地很好,可等半夜醒来想上洗手间时,却还是呼叫的护士台。

    护士动作很小心,帮他拆除身上的线,提着挂水的瓶子站在门外。

    等沈倾出来,又将人扶上床,重新将线都贴好。

    等人离开,关上灯,隔壁陪护床上的人也没有睁开眼,沈倾才悄悄松了口气。

    黑暗中,谢拂翻了个身,背对着沈倾,睁开眼,眼里哪有半点睡意。

    013没事不用睡觉,这会儿比谢拂还精神,“宿主,沈倾没喊你,是不想吵醒你吧?”

    谢拂重新闭上眼:“都到了这种时候,他依然那么骄傲,不肯对人示弱。”

    013不明白,“这样不好吗?可是宿主你不就是更喜欢不依靠别人的人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更欣赏。”谢拂微微皱眉。

    “哦,那就欣赏。”013是个会知错就该的白团子。

    “对待外人应该骄傲,可对待亲近的人,却是越爱示弱越好。”

    谢拂欣赏骄傲的人做对手或者朋友,但他现在要做的是爱人。

    面对爱人要是也骄傲,有些事可就不好办了。

    谢拂回想了下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确认应该没什么地方触碰到沈倾的底线,这才安心睡去。

    接下来几天,谢拂都会来陪沈倾,但并不是一天到晚都待在这儿,而是白天来半天,晚上看情况守夜,总有些时候是不在的,且时间不定。

    而在这些时间里,沈倾便会越发想念和期盼,想着对方下次什么时候来。

    他敏锐察觉自己状态不对,却也无法彻底掌控自己的思想。

    人类的思想很神奇,却也很难控制,否则这世界上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得心理疾病、抑郁症。

    小邓怕他闷,总会开着电视,放一些无脑傻甜剧,不用带脑子看的那种。

    沈倾一开始嗤之以鼻,他自己就是拍戏的别人看剧是看的剧情看的演员看的是主角可可爱爱,他看的却是服化道拍摄场景镜头语言和演员演技戏份等等。

    很难被带入剧情。

    然而一开始不屑一顾,等无聊时却也不得不看。

    无脑剧最易上头,没多久,沈倾便一边在心里吐槽有毒一边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剧里的女主角被男朋友冷落,消息不回电话不接,气得她直说要分手。

    沈倾眯了眯眼,直觉那里不对,莫名熟悉的既视感。

    女主杀到男主公司,撂话要分手,男主苦苦挽留。

    “你都不想理我了,谈个恋爱跟鬼谈,还留着干嘛?”

    男主被甩,傻兮兮地问同事,“你不是说有距离感能让她更爱我吗?”

    同事同情地看着他,“我是说有一点距离感,又不是说九天银河那种剧里。”

    电视屏幕一黑,沈倾从剧情中脱离,转头看去。

    谢拂将遥控器放在桌上,一个沈倾绝对够不着的位置,“我失宠了。”

    “刚才喊了两声都没人应。”

    沈倾一愣,“抱歉,刚刚看投入了。”

    谢拂自然而然点头,“所以现在看不到了。”

    沈倾:“……”

    有人在,他还不至于开着电视不理人,没问谢拂要遥控器,开始跟对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脑子里却时不时浮现出最后看到的那段剧情。

    偶尔看向谢拂的目光也带着些许怀疑和探究。

    “宿主,你因为一部傻白甜剧暴露了。”013语气有些兴奋,期待着谢拂着急的模样。

    然而谢拂依旧淡淡的,“嗯。”

    013的小尾巴迅速耷拉下去,缩回了精神空间。

    光顾着看好戏,差点忘了宿主的本性,这可不是它能嘲笑的人。

    接下来的时间,沈倾没问,谢拂也假装不知道,两个人聊天气氛还算和谐。

    直到谢拂看了两次手表。

    沈倾幽幽道:“怎么,算着时间该走了吗?”

    谢拂眸光微动,抬眼看他,“沈哥什么意思?”

    “欲擒故纵玩得挺好。”沈倾也不解释,只问,“再过不久我又要进手术室,这回你想怎么制造惊喜?”

    他语气平静,听着不像是在生气。

    沈倾第一次手术愈合很好,很快要进行第二次手术。

    谢拂笑了笑,“没有了。”

    沈倾抿唇盯着他,脸上还包着纱布,只有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像是有一团火要将谢拂燃烧。

    “作为普通朋友,这样已经够了,再多,那就不是普通朋友的标准。”谢拂完全没有被拆穿的窘迫,态度从容淡定,仿佛自己什么也没做。

    “小七,你还想要更多吗?”

    你想超过“普通朋友”吗?

    指尖颤了颤,心头一块石头落了地,有点意外,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意外,毕竟自己现在可是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他又不是那么意外。

    抿了抿唇,半晌道:“我不是你偶像吗?”偶像也是普通朋友?

    “那我应该欢天喜地供着你,你发消息我第一时间回复,你没消息我也时时等着期待着,你有事我鞍前马后,能得到你一个眼神我就该心里暗喜。”谢拂语气平静,沈倾却听得皱眉。

    “可那不是我,也不是你。”

    “我认识你时,你不是沈倾,我也不是你粉丝,下了神坛,就再也上不去了。”

    “小七,我的朋友是你,陪我聊天,陪我复健,排解寂寞的是你。”

    “如果你一开始就是沈倾,我当然会更死心塌地地粉你,可你不是。”

    谢拂单手撑着下颌,语气困惑,“喜欢你,很不可思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