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2章 巨星不倾城12

    喜欢你,很不可思议吗?

    沈倾心头一跳,转本有些无措不敢定眸的目光注视着谢拂。

    年轻人像是没说什么一般,眼里依旧带着淡淡的困惑,像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喜欢他。

    可偏偏,沈倾却真觉得这不可思议。

    若是从前的他也罢了,虽然脾气臭了点,但人都喜欢美丽的东西,皮囊表象是最会骗人的东西。

    可不是。

    这个人最开始认识他是,他是木乃伊,别说诱惑人,不把人吓走都算谢拂胆大。

    后来又见过他脸上的伤疤,他最丑陋的模样……

    无论如何,他都不应该喜欢他。

    “你……”他犹豫半晌,才斟酌着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异于常人、难以启齿的xp?”

    谢拂挑眉,“你的意思是?”

    沈倾顿了顿,才小声道:“我以前听说,有人会喜欢长得不那么好看的人……因为他们觉得在某些地方会很带感。”

    什么长得不那么好看,其实就是长得丑。

    至于某些地方会带感……都说了是xp了,能带感的是在什么地方?

    当然是床上。

    谢拂:“……”

    虽然沈倾说得含蓄,但他该听懂的都听懂了,无语片刻,哭笑不得道:“放心,我没有那种癖好。”

    “不过,如果你有,我也不是不能配合。”

    沈倾刚刚一口气还没松下去,顿时卡住。

    谢拂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令沈倾顿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沙哑的声音艰难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谢拂点点头,“我信你。”

    沈倾只觉得喉咙被堵住,尽管谢拂语气诚恳,可他分明觉得,这人不信。

    谢拂见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不由弯了弯唇角,端来一杯温水喂他,“别乱想,这回是真的信你。”

    语气差不多,没有那么诚恳,也没有太过认真,可是奇怪的是,这回沈倾真觉得这人相信。

    温热的水流淌过他的喉咙,令他干涩的嗓子舒缓不少,他这才回过神来,心中只道:原来那人想让别人相信,就能让人相信。

    那反过来,他若是想要欺骗别人,岂不是也轻而易举?

    念头刚从脑海里闪过,便又看见谢拂细心体贴,眉眼含笑的模样,便觉得这个想法荒诞可笑,抛诸脑后。

    花费那么多功夫和精力,就为了认识他,跟他表白吗?未免太无聊了一点。

    之后,谢拂依然经常来看沈倾,时间不定,不过这回谢拂却没瞒着他。

    “我爸见我毕业后家里蹲还不安定,跟人打架能被打断腿,强制我进公司找个职位干活。”

    “最近都挺忙的。”

    “真不是故意不一直来看你。”

    谢拂语气里带着无奈和好笑,却令沈倾有些下不来台,好似是他脑补过多一般。

    “我……我知道了。”

    “工作是正事,你忙,我在医院有助理和护士,用不着太多人。”沈倾现在有些不好意思见谢拂。

    谢拂告辞离开,然而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一般,转身看向病床上的人,“嗯……虽然工作忙是真的,但是之前我说的那些,也是真的。”

    他之前说过什么?不外乎是那些表露心意的话。

    “至于理由嘛……其实我也说不出个具体的所以然,但你如果真想要,也不是不能找到。”

    “沈老师,别妄自菲薄,你真的很好。”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很好。

    作为明星没有给粉丝带来坏的影响,作为演员他在工作上一向兢兢业业,努力上进,从不敷衍,作为人他拥有一份他人少有的善良宽容和勇气。

    无论是从道德还是法律上看,沈倾都是个不错的人。

    他值得被喜欢。

    也值得拥有幸福。

    直到谢拂离开,沈倾才回神,上洗手间时,他忽然缓缓抬头,慢慢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那个人依旧包着纱布,可一双眼睛却不如最开始的死气沉沉。

    它有光。

    不确定淡定是因为谁而重获的光芒,但他依然看了许久。

    谢拂就是喜欢这样的他吗?

    在对方眼里,他就是这样的形象吗?

    沈倾望着镜子里略显陌生的自己,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照过镜子了。

    再见到,颇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沈哥,你好了吗?”

    门外,小邓的声音带着关心。

    “嗯,好了。”

    沈倾没再留恋,很快离开。

    *

    “你上个班还三天两头请假,是嫌公司里说你走后门的还不够多吗?”晚饭桌上,谢大哥一脸教育弟弟的正经模样,心里却暗道:总算逮住了!

    “可我本来就是走后门啊,人家又没说错。”谢拂毫不在意道,

    谢大哥心一梗,“你……”

    他扭头看谢父,“爸,你看看他,像什么样!”

    谢父不耐烦道:“行了,好歹现在知道上班,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对这个小儿子,他也没什么要求,总之不乱来就行。

    谢大哥无言以对。

    谢父说得没错,每次谢拂迟到早退,也都是在完成工作的情况下,他的职务又简单,不那么显眼,这才让公司的人虽对他走后门的事有些闲言碎语,却也没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饭后,谢拂看着谢父谢母上楼,拍了拍谢大哥的肩。

    “哥,一个人一直优秀,偶尔偷回懒就是懈怠,一个人一直游手好闲,工作迟到早退也会被夸奖,这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太优秀了。”谢拂诚恳提醒。

    谢大哥:“……”

    谁来打死这个臭小子?!

    没多久,谢拂又请了两天假。

    这是沈倾第二次进手术室的日子。

    谢拂没耍花招,而是简简单单,全程陪着人进手术室。

    “沈老师,植皮手术成功率高达90%,你已经成功了第一个90%,这第二个也会轻轻松松,别怕。”谢拂安慰道。

    沈倾莫名觉得这安慰的风格有些熟悉,却没来得及多想,只下意识道:“我没怕。”

    谢拂也不生气,笑盈盈道:“我知道,但是你不怕是你的事,安不安慰是我的事。”

    默默围观的小邓有些无语,你都说出来了,那还能不关你的事吗?

    同样觉得谢拂的话有些熟悉的小邓暗暗拿出手机到处翻了翻。

    他莫名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类似的话,都是这种……以数据说话的方式。

    可到底在哪里呢?

    直到沈倾被推出手术室,小邓也没找到。

    谢拂一直在医院陪到沈倾醒来,又待了一天才回家。

    回到家后,谢拂登上他很久没用的微博账号和企鹅账号,眸光深邃,沉静如夜,不知在想着什么。

    013试探问:“宿主,您是想掉马了吗?”

    掉马这种情节,在许多剧情里并不少见,如果处理的好,能让两个人感情迅速推进,如果宿主也想要,它也可以帮忙分析分析,怎么设计掉马情节会更好。

    它挺起小胸膛,开心地转个圈,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它终于有别的用处了!

    “不想。”谢拂并没有太过犹豫,便回答道。

    013:“……”

    它差点摔倒,灰头土脸诧异问:“为什么?”

    原主虽然黑化了,可他之前的账号却是实打实的粉丝,而且地位高,为沈倾做的也不少。

    之前谢拂会用这个账号活动,想来也应该是有日后掉马促进感情发展的计划。

    谢拂冷淡道:“不为什么。”

    他看了账号许久,最后在微博和企鹅群里都发了消息。

    【浮尘:最近三次元生活忙,可能将来很久都不会上线,几年追下来很开心,希望沈哥越来越好,也希望各位同好也能生活顺利,万事顺心。】

    原主的账号也是百万大v,这消息一出,瞬间炸出来不少人。

    底下全都是询问的关心的,还有挽留的,他们问谢拂是不是现实中出事了,谢拂表示没有,只是将来会更注重三次元生活。

    沈倾的粉丝们几乎都认识谢拂,认识这个跟他们同壕奋战过的队友,知道他要退圈,也只能送上祝福。

    小邓刷到这条消息,忙告诉了沈倾,“这位大佬粉丝之前还帮过沈哥解决网络舆论,还在微博里安慰过沈哥,原本我还想等沈哥好了出院了就请他吃顿饭,表达一下感谢,结果对方这么快就退圈了,那咱们这顿饭到底还要不要请了?”

    沈倾看了看手机,眼熟的昵称和头像令他眼神顿了顿,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账号在自己微博下发的那条热评……片刻后,才缓缓道:“虽然退圈了,但之前的感谢还是不能少,你私下联系一下他,如果他愿意那当然好。”

    小邓听话地联系对方,然而消息都是石沉大海,仿佛那人说了退圈,就真的退圈,一直不上线了。

    沈倾心里也有些耿耿于怀。

    倒不是因为邀请没下落,而是这个粉丝比较特别。

    他看重粉丝,尤其是追过许多年的老粉,走一个少一个,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低谷时对方能不离不弃,现在他逐渐在好转,对方却反而一言不合便要退圈,说走就走。

    半夜睡不着,他忍不住敲了谢拂。

    明明应该在对方表白,自己却没回应时便保持距离的人,可沈倾能说话的人太少了。

    谢拂又对他态度如常,给了他一种两人关系没什么变化,也没什么影响的感觉。

    “你说,为什么会有人走呢?”

    “我努力做到更好,却留不住他们吗?明明他们之前还很喜欢我。”

    谢拂安安静静听他说话,也不插话,更不反驳,只是偶尔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

    等到沈倾发泄完低落的情绪,他才道:“沈哥,这很正常,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的人明明很合拍,却还是会逐渐走散,何况你这是粉丝,网上的东西变化太快,人家重视现实生活也正常,又不是移情别恋。”

    沈倾当然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接受又是一回事。

    尤其他现在脸还没彻底好,正是担心又敏感的时候。

    “而且……”谢拂拖长了语气,状似说道,“大晚上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你对别的男人很不舍,是真的不在乎我会吃醋吗?”

    听他这么一说,沈倾也觉得颇不好意思,正想道歉,却又想到什么,疑惑地嗯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是男的?”

    谢拂:“……”

    “你忘了,我也是你粉丝,知道一个大粉很奇怪吗?”

    好像有道理,沈倾想了想信了。

    013出了身冷汗,奇怪,明明是宿主差点翻车,为什么受到惊吓的是它?

    宿主说谎还面不改色心不跳。

    它真是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重担。

    通话即将结束时,沈倾没忍住问:“谢拂。”

    “既然你说人生无不散的宴席,又怎么能保证,你不是走的那个呢?”

    半晌没听到回应,在沈倾越来越不安时,便听见对面轻轻笑了一声,“我确实没办法保证。”

    沈倾心微微一空,在想挂断时,又听见谢拂接了一句。

    “那你愿意给我一个证明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