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8章 巨星不倾城18

    清凉的感觉散去,沈倾将脑袋扭转了一个方向,眼睛摩擦过枕头,昂贵的绸缎浸染了点点痕迹。

    “……不疼。”

    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作为演员,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谢拂并没有拆穿。

    大面积烧伤有多疼,谢拂心里一清二楚,尽管现在伤口愈合不错,但疤痕和下面生长的新肉都在活动,时常还有一股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并且很有可能会伴随人很久,很久。

    他将一件睡衣披在沈倾身上,小心不让衣服晕了药膏。

    沈倾正要起身,却感觉自己左肩上传来一片温热的触感,随之而来的还有那道仿佛能给人无力的心注入无限力量的声音。

    “能几次死里逃生,你真的很幸运,且会一直幸运。”

    沈倾顿了顿,他起身系上睡衣腰带,转头静静看着谢拂。

    “你怎么不说,遇见你是我的幸运?”

    谢拂像是愣了一瞬,表情略奇怪道:“原来你喜欢听这种自信且油腻的情话吗?”

    他那表情,像是在怀疑人生,仿佛沈倾的喜好有多不可思议。

    沈倾被他逗笑了,收敛表情道:“不是。”

    他只是觉得,这不是情话,而是事实。

    “如果你想听,其实我会说很多,比这个都好。”谢拂建议道。

    沈倾淡淡嗯了一声,“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这人应当是学过不少,虽然明知道是故意说好听的,可他就是高兴。

    “但我就想听这一句。”沈倾道。

    “不需要啊。”谢拂笑道。

    “明明你会遇见我,从来不是幸运,而是命中注定。”

    *

    寿宴当天,谢拂跟沈倾穿了一身情侣装。

    虽然西装差异不大,但从一些细节设计上还是能看出来。

    沈倾这张脸在娱乐圈很有知名度,在场宾客们也认识,见他跟谢家二少爷出现,以为他是谢二少带来的伴,除了心里留下和“沈倾是谢二少的人”的印象外,并没有太多感觉。

    但当看到谢家其他人也对沈倾礼貌有加,说过话后,有人便在心里犯起了嘀咕。

    该不会是玩真的吧?

    圈子里也不是没有,不过多是家里的边缘人物,谢家就这两个儿子,且关系很好,谢二少现在虽然没什么成就,可眼见着未来前途无量,是个极好的联姻对象,有不少人家看好。

    现在那些看好的人家忍不住产生了迟疑。

    “谢二,这边!”

    谢拂转头,就看到一群年轻男女正朝着他招手,是原主在圈子里玩得好的年轻一代。

    且身份与他差不多,都是家里的旁枝子弟或者不准备继承家业的二少三少。

    原主的人际关系还要维持,谢拂倒也没排斥,抬步走了过去,轻而易举与他们聊起来。

    “前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兄弟们叫你出来玩都不来,来你家还找不到人,你不会是在外面金屋藏娇吧?”有个男生随口打趣,也是被谢拂拒绝了太多次,不怼不爽。

    像他们这种人,有小情人当然不能往家里带,只会在外面找个地方安置,也就是所谓的金屋藏娇。

    谢拂闻言微微皱眉,随后又松开,“这么说也不错。”

    噗——!

    刚刚随口玩笑的那人一口酒喷出,谢拂闪的快,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徐鑫你要死啊!我的新衣服!”女生柳眉一皱,声音有些尖锐。

    “抱歉啊玫姐,下次送你一套更好的!”那男生连忙道歉。

    “我想找间客房换衣服。”女生对谢拂道。谢拂叫来佣人带她去客房。

    等人离开,刚才说话的那人才好奇八卦地对谢拂使眼色,“说说呗,二少你怎么也学起这种事来了,不是一直对这个不感兴趣吗?”

    挤眉弄眼的模样,生生让他还算帅气的外表看起来变得有些猥琐。

    简直没眼看。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一个年轻人站出来没好气道,“谢二哥就不能对这个感兴趣了吗?要你们多什么嘴,好奇个什么心?”

    跟原主关系最好,也是帮原主查过沈倾的那位狐朋狗友将这群闲着无聊没事干就爱吃瓜的家伙给打发走,“去去去,喝,你们的酒去,今儿可是在谢家,长辈们都在,别想捣什么乱。”

    一听见长辈们都在这句话,众人齐齐偃旗息鼓,收敛不少。

    无论在什么时候,对一群熊孩子说叫家长,都是一种非常好的震慑方式。

    谢拂看着闹剧没闹起来就消停下去,便也转身要离开,那位狐朋狗友却不干,连忙追上来眉开眼笑道:“二哥,你说我刚才替你解围怎么样?作为好兄弟,你真的确定不跟我分享一下你们的事?”

    他可好奇死了,虽然知道谢拂大概是进了沈倾在的医院,才能将人追到手,但他怎么进的,怎么恰好受伤恰好住院恰好还遇到沈倾,还有怎么追的人,沈倾怎么答应的,他可都好奇得不得了!

    谢拂:“你刚才不是还让他们别好奇?”

    狐朋狗友理直气壮道:“他们什么关系,我们什么关系?还有,我可是帮过你找人的,二哥,你真的不想有人旁听见证你们的感情经历吗?”

    他不信谢拂会这么憋的住,能把自己喜欢好久的偶像追到手,说出去绝对励志到有人追着让他出书。

    然而……

    “不想,没兴趣。”连番拒绝让狐朋狗友见识到了谢拂的铁石心肠。

    这人当真是软硬不吃。

    哦,也不是,至少还有他的小明星是要吃的。

    也就他的小明星会吃。

    面对都是陌生人的晚宴,沈倾即便习惯了人多的场合也难免有些不适。

    倒是有不少人带来的伴会上前跟他聊两句,其中也有几个眼熟的圈内人,不过话里话外都在打听他跟谢拂什么关系。

    “沈哥你出事,我也没来得及去探望一下你,今天碰巧见到,你的伤怎么样了?后续治疗要紧吗?如果需要的话,我有认识的医生可以介绍给你。”至于是什么医生,这都不用想就知道。

    沈倾态度淡淡,“多谢,不过不必了,不好抢你喜欢的东西。”

    那人笑容有些僵。

    从前便听说过沈倾难伺候的臭脾气,原以为大难不死后有所改变,谁知道竟然变得比以前还难伺候。

    他觉得沈倾难伺候,沈倾还觉得自己脾气好多了,竟然被人阴阳怪气嘲讽都没有当场发火。

    要是以前……以前……

    思绪深沉间,忽然手里的酒杯被人拿走,他回神抬头,便见到谢拂正端着他喝了一口的酒杯,“怎么端的,都洒在衣服上了。”

    语气有些不高兴。

    沈倾低头一看,果然刚才走神时衣服上染了酒液。

    想想这是谢拂专门找人定制的情侣装,他有些明白对方为什么不高兴了。

    他笑着安慰道:“没关系,下次再做就是了。”

    谢拂还能说什么,将酒杯往吧台上一搁,“走,回去换衣服。”

    刚刚朋友衣服脏了让佣人带路,现在换了沈倾,倒是自己主动陪着。

    一旁的圈内人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大约是对眼前这两个旁若无人秀恩爱的人忍不下去了。

    其实也不是特别嚣张的秀恩爱,他们明明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亲密举动,可那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间,尽是别人插不进去的氛围,仿佛将一切阻隔在外。

    “我自己去就行了,这里这么多人,你还要帮忙招呼。”沈倾回屋里反而更自在,谢拂轻易失踪就有些不懂事了。

    “那你有事就叫佣人,或者找我。”谢拂叮嘱道。

    沈倾干脆应下,转身上楼。

    上去时,正好与一位年轻女士擦肩而过。

    沈倾礼貌侧身避让,却被那年轻女士叫住。

    “沈倾?”

    沈倾点头应道:“你好。”

    “你跟谢二在一起了?”薛玫勾唇问。

    沈倾挑眉不语。

    见状,薛玫只好笑着道:“别这样看我,倒像是我要棒打鸳鸯似的。”

    不可否认,有那么一瞬,沈倾以为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狗血情节,不过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他失笑道:“抱歉,是我冒犯了。”

    薛玫不在意摆摆手,“也是我知道你,你却不知道我。”

    “谢拂追星,喜欢你不是什么秘密。”她笑了一声,“倒是他能追到你,是真出人意料。”

    “以前他做你大粉那么久,为你花了不少钱,我还以为他是喜欢跟偶像保持距离,现在看来,传言不实。”原主没隐藏过,只要细心一点,就能从蛛丝马迹知道他在追星,薛玫知道的更多一点,因为她家有云安医院股份。

    “大粉?”沈倾有些意外,他是知道谢拂粉他,却不知道对方竟然还是大粉。

    作为一个看重粉丝的明星,沈倾对自己的大粉们虽说算不上了如指掌,但至少都有印象,既然如此,谢拂他也应该认识。

    好奇心上涌,他终究没忍住问:“是谁?”

    薛玫摇头,“这我就不确定了,不如你亲自问他?”

    沈倾抿唇,问是不能亲自问的,那人说不定会藏着一辈子。

    跟薛玫告别后,沈倾回了谢拂的房间。发现对方的手机在屋里,没带在身上,思索片刻后就有了主意。

    他给小邓发消息。

    【小邓,麻烦跟粉丝说,过两天我会弄个抽奖,算是福利,另外,所有群和微博的大粉有单独寄的礼物,你私信他们,问问他们愿不愿意留地址。】

    十多分钟后,小邓回复:【沈哥,收到了,这里是愿意要礼物的粉丝名单。】

    沈倾看着谢拂完全没动静的手机,不由皱眉,心道是自己猜错了,还是那位薛小姐说错了?

    想了想,忽然意识到什么,他又道:【对了,那些近期退了的大粉也问问。】

    近期退圈的,大粉,两个条件一出,小邓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浮尘,对方帮了那么多,也确实该感谢,于是他给对方发了消息。

    手机消息提示音接连响起,沈倾眸光微动,望着谢拂手机的眸色渐深。

    明明手机和应用都有密码,除了看到软件有新消息外没有任何内容,他却好像能看到一切。

    片刻后,小邓回复:【沈哥,对方还没回应,还要等吗?】

    沈倾:【你发的谁?】

    小邓的消息很快到来:【就之前帮了你的那个,浮尘。】

    楼下宴会

    谢拂眼皮直跳,013忍不住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宿主,你是不是犯小人了?”

    谢拂:“……如果你那么闲,不如自学一下医学。”就不会说这种没常识的话了。

    013不服,它这明明也是常识好吗,虽然是玄学常识。

    好不容易完成作为谢家二少爷的任务,谢拂想上楼清净一点,洗个脸去去酒意,身后传来谢大哥的喊声,他假装没听见,默默加快了上楼的步伐。

    快步走到自己房门前,开锁进屋,手刚碰到墙上想要开灯,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给推到门上。

    后背抵着门,谢拂胸前却传来一阵熟悉的香水味,是他今天跟沈倾一起挑的,与他的别无二致。

    两个人同样的香水气息融合,仿佛他们也合而为一,成了一个整体。

    “怎么不开灯?”谢拂没对沈倾进他的房间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太亮了。”沈倾的声音缓缓响起。

    谢拂隐约察觉到他声音里的情绪有些不对,不是太明显,而是太不明显,偏偏如此才表示他并不平静。

    他想开灯,却被人紧紧抱住,冷香萦绕,令人推不开,逃不了。

    黑暗中,视线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其他什么也看不清楚。

    唇上不知何时传来一道温热的触感,又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加深,呼吸交缠……

    在人最意乱情迷,最能放松警惕的时候,谢拂耳边忽然传来一句。

    “谢拂,浮尘……你到底有多少秘密还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