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0章 巨星不倾城20

    懵逼的岂止是013,就连对面的水军头子都过了好半天才发来下一条消息。

    【大佬,咱们都是老熟人,不用整那些虚的,你看我给您打个八折怎么样?八十万,我连联系方式一起给您发过去。】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他被删好友了。

    水军头子:“……”

    艹!

    这是脱粉了无所畏惧吗?

    感情保质期也太短了吧?!

    013也正忙着追问:“宿主您在做什么啊?有人要离间您跟主角受啊,您不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吗?”

    就算是来不及了,也不该这样自暴自弃,什么也不做啊?

    “不需要。”谢拂反应平平,完全不像是个即将面临翻车状况的人。

    “知道就知道,我从没想隐瞒。”

    013:“???”

    它回想一下谢拂之前的行为,发现竟然真的是这样。

    谢拂从未掩盖过之前的行为,否则别人也不能一查一个准,水军还想两头通吃。

    可是……为什么?

    *

    另一边。

    邮件静静躺在那里,不会因为主人不打开而自动跳出来。

    这意味着,只要沈倾想,他可以永远都不看邮件内容,也不知道邮件里都是什么。

    同样的,只要他愿意,就能看到里面的内容。

    沈倾盯着邮件的名称半晌,将那句话在心里分析了个遍。

    想了又想,他却是摸出手机打电话给助理小邓。

    “小邓,你还记得我出事后,有个大粉帮我奔走澄清吗?”

    正要睡觉的小邓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记得啊,后来他还退圈了,沈哥你还想请他吃饭来着。”

    “你还记得我出事后发生了什么吗?他怎么帮我澄清的?”沈倾语气平静问。

    小邓没听出来什么,将自己记得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沈倾静静听完,便让人休息了。

    回想了一下小邓说的经过,没找出什么问题,沈倾思索片刻,还是关了电脑,任由那封邮件躺在邮箱里。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谢拂从来都知道。

    所过之处,必有痕迹,哪怕他擦得再干净,也有可能露馅的一天。

    要想伪装得天衣无缝,重点不是隐瞒和欺骗,而是要圆得合乎逻辑,将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能完美地契合自己编造出来的逻辑里。

    谢拂从来不怕暴露,他只怕暴露的不够多。

    013听得晕晕乎乎的,但心里对大佬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除了打call喊666完全没有别的想法,难怪大佬能演过那么多个世界,从不翻车。

    可是……

    “宿主,万一主角受为了粉饰太平,在别人把证据都递到面前的时候,都不愿意看,不愿意接受呢?”

    这样的话,这件事永远不会暴露,却也会永远成为沈倾心里的一根刺,时不时刺上一下,永远也拔不出来。

    “不会。”谢拂斩钉截铁道。

    “他不是会委曲求全、自欺欺人的人。”即便是毁容时,沈倾也从未跟这两个词沾上边,现在就更不可能。

    似乎为了映证他所说的话,另一边的剧组里,躺在床上翻了好几个身的沈倾终于还是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犹豫半晌,终于还是摸过床头的手机,登录上邮箱,看着最上面那封没有看过的邮件。

    或许是恶作剧呢?

    或许是有人想搞事呢?

    他在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手指缓缓点开了邮件。

    邮件的内容很简短,大致内容与标题差不多。

    【你以为的喜欢,不过是有钱人的一场爱情游戏。】

    后面是一个不小的附件。

    打开之前,沈倾还对此抱着可能是恶作剧的想法,然而看着满屏的挑拨离间,他心里的那点想法越来越淡。

    逐渐消失。

    手机光的照射下,黑暗中,他的表情却几乎不带什么温度。

    邮件都看了,附件如果不看,岂不是半途而废。

    或许是下意识做好了心理准备,当他真的点开附件,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心里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和茫然,之后竟然很平静,异常的平静。

    他将所有资料文件都一一看过,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些通话记录,转账信息,还有电话号码网络账号等等。

    但也正因为太简单,简单到造假也很容易被拆穿,更证明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证明着一件事。

    ——谢拂,曾经找水军黑他。

    *

    “可是万一呢?”013思考很久,仍旧有些固执地问,“您也不能排除有沈倾不愿意接受的可能啊,既然有可能发生,那您总会想办法的是吗?”

    谢拂沉默。

    013小心瞧了瞧他的脸色,好吧,什么也没看出来。

    它凭借自己最近跟着宿主学到的知识和对宿主的了解,猜测道:

    “所以,如果有这种可能……您会亲自揭开,是吗?”

    谢拂再次不语。

    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哪怕会让沈倾难过痛苦?”

    窗外的夜风吹得树叶瑟瑟作响,谢拂起身关窗,却在手抚上窗框时停顿了片刻。

    他的视线落在窗边桌前的花瓶上,早上还新鲜的玫瑰此时的叶子已经微微下垂,呈现出颓势。

    他将那片萎靡的叶子摘下,拿在手中把玩片刻。

    “枯掉的枝叶会被主体抛弃,病变的部位会被切除。”

    “想要让伤口愈合,最好的办法是剜去腐肉,而不是粉饰太平。”

    是苦难还是新生,不过一念之间。

    *

    “卡!”导演皱着眉,看着不远处脸色有些苍白的沈倾道,“沈老师,太累的话就先休息一下,我们先拍其他的。”

    沈倾状态不太好,这一条已经拍了好几遍都没过,他咖位在那里,本来就是自降身价来的,且谁都能看出他是真的状态不好,导演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先让人休息。

    “抱歉。”沈倾冲大家道歉。

    小邓帮他擦汗,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担忧询问:“沈哥你怎么了?是伤还没好,发作了吗?”

    沈倾摇摇头,不欲多言,“没事,就是有些累了,我先休息一会儿。”

    他转身要回休息室,便见陈奉天穿着戏服笑着走来,“沈哥晚上没睡好?这黑眼圈都没遮住。不如我让我的化妆师帮你遮一下?”

    沈倾看了他片刻,目光深邃,却没搭理他的话,直接转身走了。

    “沈哥,那家伙太嚣张了,看不起谁啊,不过是你的手下败将。”小邓为沈倾抱不平,恨不得对着陈奉天那张欠揍的脸上来一拳。

    实在是最近对着沈倾露出怜悯眼神的人太多了,多半大家都认为他的未来比不上陈奉天,身上的烧伤让沈倾在拍摄戏份时难免有些局限性,这一点不如陈奉天,小邓对此耿耿于怀,认为沈倾这样的好人不应该得到这样的结果。

    沈倾头疼地揉了揉脑袋,微微闭眼道:“小邓我晚上有些睡不着,你去帮我买点药回来。”

    闻言,小邓只好离开去办事。

    但他还是关心沈倾,便悄悄给谢拂打了电话,将沈倾的情况说了一通。

    “谢哥,你来看看沈哥吧,他很想你。”小邓最后道。

    013暗暗翻白眼,想宿主是真,但想质问宿主应该也是真的。

    谢拂却答应得很干脆,“好。”

    小邓高兴了,回去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沈倾疑惑问:“怎么这么高兴?”刚才不还在生气?

    小邓连忙摇头,“没,没什么!”

    谢哥来探班可是惊喜,这么早说了就不算惊喜了。

    沈倾也没追问,他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终于不再接连ng,导演和剧组的人都松了口气。

    但他们这口气松得太早了,沈倾是不ng了,但他开始压戏。

    也不算是压戏,而是从前演的时候有所收敛,现在则是不再收敛,演技爆发,将剧组其他演员的演技衬得没法看,就连男主陈奉天也因为自己被沈倾压戏而脸色发白,简直比沈倾那天的脸色更难看。

    勉强拍完一条后,沈倾悠然走到陈奉天面前,低声道:“还好吗?”

    陈奉天怒道:“用不着你假惺惺。”

    “我只是想告诉你,有本事的人从来不需要走歪门邪道。”沈倾同样冷冷道。

    陈奉天手握成拳!

    这是在讽刺他没本事?

    沈倾勾唇轻笑,“你想的没错。”

    陈奉天被刚才ng弄出的火气暴涨,拳头作势就要挥出去,然而刚挥到一半,就被人抓住手臂,一股大力将他整个人往旁边一推。

    “原来你们剧组这么敬业,拍摄结束还要亲身上阵演打戏。”冷淡的声音传入在场附近人耳中。

    “您说笑了,都是误会,误会……”

    众人只见导演迎上去解释,看态度很是礼貌,哦,看来又是个不能得罪的人。

    周围人只关注来人的身份和颜值,只有沈倾在看到来人时先是怔愣出神,随后微微垂眸,撇开视线。

    陈奉天既然暗地里搞小动作,又怎么会认不出被他搞小动作的主人公之一,见到谢拂立马夹起尾巴,谢拂说什么都不敢反驳。

    等到谢拂带着沈倾离开,才有人打听起了他的身份,被导演糊弄过去,打听清楚了巴上去怎么办?他可不想被谢家二少爷认为自己是拉皮条的。

    走到无人处,沈倾才挣开谢拂的手,“你怎么来了。”

    语气听不出生气与否,好歹过了这两天,沈倾的情绪管理很到位。

    谢拂却表现得更明显,微微笑道:“再不来,男朋友都要跑了。”

    沈倾抬头用探究的眼神看他,面对他的目光,谢拂不疾不徐,“怎么了?”

    沈倾怀疑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跑?”

    “或者说,你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知道以后会跑?”

    谢拂静静看着他,半晌才轻叹道:“我以为你知道。”

    沈倾抿唇,声音僵硬,“我不知道。”

    “谢拂,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为什么粉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明明粉我还要买水军黑我,不明白为什么黑到一半又帮我,更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的身份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喜欢我亲我睡我。”

    他极力克制,强迫自己冷静,可他又确实冷静不下来。

    此时此刻,他才恍然发现,早在不知何时,这人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这么重,重到质问的时候都舍不得用太重的语气。

    重到不愿意在他面前泄露一丝软弱。

    他庆幸自己的嗓子本就是沙哑的,否则这会儿说不定就听出来了。

    “谢拂,你能告诉我吗?”

    回答他的是谢拂的怀抱。

    将人抱在怀里,谢拂微微闭眼,轻轻嗅着沈倾身上的气息。

    “对不起。”

    “没有脱粉,也没有不喜欢你,我只是……只是太想拥有你。”

    沈倾心跳漏了一拍,讷讷问:“……什么?”

    谢拂沉默半晌,才长叹道:“你真的很耀眼,可我只想你照亮给我一个人看。”

    “沈老师,请原谅我的自私和卑劣,我会努力克制,不会让它们再伤害你。”

    所以,找水军黑他,是因为想要自私地得到他,而及时补救,则是理智克服了欲望吗?

    沈倾自己也不清楚相信不相信这个解释,可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甚至隐隐感到欢喜。

    因为出事后,那样的他,也是有人喜爱,喜爱到想要占有,却又因为这份喜爱而克制的。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谢拂的厉害之处,这样的欺瞒,竟然也能令他心里的怒气消失得轻而易举、无影无踪。

    这样的谢拂令他欢喜,却又令他害怕,好在谢拂也看出他的矛盾心绪,并没有久留。

    “好好照顾自己,我在家等你回来。”谢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即便想要将沈倾困在自己身边,他也努力克制,沈倾能从他眼中看到占有欲和克制两种情绪交织,不似作伪。

    最后一句话更令他心动又心软。

    终究还是没忍住,送了对方一个离别吻。

    “你也是。”

    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他喜欢谢拂,谢拂又喜欢他,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继续留下来拍戏,但男主角却悄无声息地被换了,第二天沈倾才知道,而在看到新来的男主和他身边的女人时,沈倾目光不由顿住。

    “又见面了。”薛玫对他打招呼,又搂着身边男人的腰,“这是我的新男朋友,在剧组里就拜托你照顾了。”

    男人识趣,乖乖笑着喊人:“沈哥!”

    新……

    沈倾看了一眼新上任的男主角,不觉得对方有什么地方需要自己照顾,却还是点头应下。

    “应该的,你是谢拂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过大小姐大概也不需要他这个朋友。

    薛玫却笑容灿烂道:“明星就是会说话,不像谢拂那个家伙,想找人查你在的医院,都要让别人帮忙传话。”

    “说起来我也算是你们的媒人,等你们结婚,一杯谢媒酒我应该喝得起?”

    “嗯……?你怎么了?”

    薛玫面露不解,“就算不想请我喝谢媒酒,也不用请我喝丧酒吧……?”

    不怪她这么说,实在是沈倾这脸色过于难看了。

    惨白到几乎透明。

    他似乎努力想笑一笑,却连动一动唇角都十分艰难。

    “不好意思……我可能有点没听明白……”

    “请问……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