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章 山有木兮9

    冬日的阳光不算多明亮, 可便是这一层浅浅的,仅仅带了些许温度的光晕映在谢拂脸上,也足矣将这人映衬得流光溢彩, 光华满身。

    虞暮归越看越欢喜,他伸手抚过谢拂的脸颊, 倾身吻上谢拂的唇。

    其实他更想吻对方的眼睛,但若是吻眼睛, 谢拂便看不清自己了。

    “你打算何时带我见谢老爷?”这个见自然不是寻常的见。

    虞暮归自认并非不负责任之人,既然谢拂都为了他做到这种地步, 他自然不会当缩头乌龟,一直被谢拂藏着掖着。

    今日前来,他便是做好了面对谢老爷怒火准备的,若是被打,金疮药也是准备得足足的。

    谢拂也没隐瞒:“现在。”

    他的视线从虞暮归身上移开,转而看向院子拱门口。

    虞暮归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便见谢老爷不知何时站在门口,两眼瞪大如铜铃, 正满脸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们。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谢老爷颤抖着胡子, 抬起的手也在剧烈颤抖,他指着正亲密无间的谢拂和虞暮归,结结巴巴地吐着几个字。

    “你、你你……让下人请我来就是为了看……看你们光天化日卿卿我我?”

    谢老爷这会儿脑子一团乱麻,一会儿是震惊于跟儿子一起不走正道的人竟然是虞暮归虞大夫, 一会儿又是震惊于儿子让下人叫他来不是因为服软, 而是为了让他亲眼看看这俩狗男男当众不正经?!

    谢老爷整个人都是木的, 脑子乱得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他想把虞暮归赶出去, 去哪儿都好反正不要出现在他眼前, 否则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真的关门放狗。

    他也想把谢拂赶出去,看看这混账儿子都对他的老父亲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然而让他心绞痛的两个人,偏偏一个比一个淡定,面对他的怒火简直脸色都不带变的。

    谢老爷这会儿就恨自己身体好,要是他身体不行,被气得晕倒,一定就能让这二人后悔莫及、悔恨终生……

    思及此,他当即脑袋一歪,眼睛一眯,整个人就要往后倒去。

    身后的两个小厮慌忙接住谢老爷庞大的身躯,着急忙慌喊道:“老爷?老爷?老爷您没事儿吧?!”

    谢拂、虞暮归:“……”

    谢拂揉了揉额头,沉默片刻后道:“爹,您的戏能演得再假一点吗?”

    谢老爷:“……”

    他继续闭眼装死。

    谢拂无奈道:“好吧,来人,老爷晕倒了,派人去请大夫。”

    虞暮归适时道:“哪需要舍近求远,我就是大夫,给伯父诊个脉什么的,还能免费。”

    谢拂唇角微微扬起,“那就麻烦你了。”

    转头继续吩咐下人:“最近老爷心疾犯了,饮食要清淡,少油少盐少糖,只能吃素,什么红烧肉、糖醋鱼、叫花鸡……都不许做。”

    装死的谢老爷再也忍不住,“诈尸”站起身冲着谢拂怒道:“你个不孝子,是要把你爹我给气死啊!”

    谢拂表情淡定,“爹,您说的哪里话,这不是让您活了吗?”

    虞暮归忍俊不禁!一双眉眼微微弯起,笑容格外明媚。

    谢老爷瞧见气不打一出来,心中恼怒,他儿子那么乖,一定是被这个家伙给带坏了!

    可虞暮归到底治好了儿子的哑疾,这让谢老爷不好对虞暮归太过无礼,只能板着脸忍着怒气道:“虞大夫,我感谢你治好了我儿的哑疾,将你奉为上宾,对你礼遇有加,诊金更是从未少过,可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虞暮归低头歉声道:“伯父,虽说这样说有些无耻,但晚辈与谢拂确实是真心相待,若是您愿意,晚辈会与他一起孝顺您,届时您就有两个儿子了。”

    谢老爷心头一梗!

    他气得跳脚,“谁、谁稀罕!”

    “本老爷又不是没儿子!”

    这个家伙果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太无耻了!

    “我稀罕。”谢拂看了便宜爹一眼。

    谢老爷:“……”差点忘了这个儿子也忤逆他这个老父亲了。

    这样的儿子还不如不要!

    被这二人联合的模样气得失智的谢老爷怒道:“你稀罕?你稀罕他就别怪我不稀罕你,你以为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吗?我告诉你,你要是真铁了心跟他在一起,你就给我滚出谢家!我倒要看看没了锦衣玉食,没了谢家少爷的身份,你能在外面待几天!”

    虞暮归适时笑眯眯地看着谢拂道:“没关系啊,不做谢公子了,可以来医馆做我的小郎君。”

    “医馆虽小,但养活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看谢公子愿不愿意入赘我家了。”

    谢拂回应他的是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道:“愿意的。”

    于是,懵逼的谢老爷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家不孝子当真就这样孑然一身跟着虞暮归出了谢家。

    他傻眼了!

    “老爷,要不咱们让人把少爷拦下来?”下人提醒道。

    谢老爷心动了,心动之后却又倔强地强撑道:“拦?拦什么拦?!他要走就让他走,什么少爷,从今儿起,咱们家没少爷!”

    *

    去了谢家一趟,自己没受伤,还把谢家少爷拐了出来,虞大夫收获颇丰。

    他转头望着一脸淡然,并不着急的谢拂,关心道:“咱们就这样走了是不是不太好?不担心你爹会被气倒吗?”

    谢拂办事哪里会毫无准备,很久之前便有意识地调整谢老爷的饮食,最近几个月,谢老爷的身体调养还不错,总之不会轻易被气倒。

    “放心,不会的。”

      ;今日虽有太阳,可昨日却是结结实实下过一夜雪,此时路面仍有一层厚厚的积雪,走在上面,听着雪声,冷风从四周肆虐而来,透过衣缝入侵肌肤,凉意阵阵。

    谢拂解下身上的狐裘,将之披在虞暮归身上。

    后者抬头看他,笑着打趣道:“还未成亲,小郎君便已经会关心夫君了,可真是贤惠。”

    谢拂被打趣也不恼,反而再次握住虞暮归的手,顺势回应道:“所以带我回家,不亏。”

    虞暮归当然不觉得亏,便是谢拂什么也不做,他也不觉得亏。

    谢拂牵着虞暮归,漫步在街上,便是踩着迎着风,踩着雪,浸染在这冬日的凛冽。

    寒意阵阵,他却不觉得冷。

    往来行人并不多,而这并不多的行人,也并未入他的眼中。

    谢拂静静走着,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心安。

    只因无论前路去往何处,都有身边这人陪伴。

    时至今日,他仍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爱,但无论是决定成亲,还是跟虞暮归走,都是他发自内心,没有任何外界因素影响的决定。

    不为所谓的任务,也不是因为那或许应该存在的愧疚补偿。

    仅仅是因为他想。

    想每日都见到这个人,想看他笑,想与他亲近,想守着他,直到时间尽头。

    在以往的世界里,他曾经为任务殚精竭虑,可即便是那时,他也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

    一生不过数十年,到底是太短了。

    013看着这样任性的宿主,不由回想起了上个世界宿主离开谢家去沈倾住处独居时,也是这样果断且坚定。

    这一刻,它忽然有些相信,虞暮归是沈倾了。

    大约也只有那个人,才能让宿主做到这种地步。

    因为它明白,无论上一世谢拂说得如何冠冕堂皇,他离开谢家,去沈倾的公寓住了几十年,绝不是因为什么任务,演什么独角戏。

    演戏演到极致即便是戏中人,也不一定能分出哪些是演的,哪些是真的。

    “宿主,你和小七要成婚的话,我是不是也要包个红包?”

    它们这一行工资低,但是奖金高,它还是有些存款的,上个世界……哦对,它好像一直忘了看上个世界的结果和奖励?

    虽然宿主没能和沈倾厮守,沈倾似乎也不相信谢拂爱他,但他们到底有感情,总不会一点儿也没给吧?

    这样想着,013翻看起了上个世界的任务结果,可这一看,却是愣住了,连谢拂说“不用了,任务世界我也用不到”都没听见。

    谢拂没听见它的动静,挑眉问:“你怎么了?”

    总不能是因为他不收份子钱而生气了?

    他正想着,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差点震聋谢拂识海的哭声,“哇——!”

    “宿、宿主……上个世界任务结果你完成了!”

    “你成功了啊!”

    谢拂脚步骤然顿住。

    他立在原地,双眸中映着地上霜雪,染上了几分与霜雪相似的寂然。

    缓缓转头望向身边停下来关心看他的虞暮归,眸中情绪翻涌,心口似乎传来一股淡淡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疼。

    那是一股令人彻骨生寒的冷意。

    冻得他血液僵硬,骨肉僵冷。

    虞暮归见他脸色不对,伸出手探向他的额头,却没试出什么,摸上他的脉搏,也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只好无奈问:“你怎么了?”

    “若是担心伯父,我们现在再回去就是了,成亲的事可以不急。”左右他知道谢拂的真心。

    他说着,便想拉着谢拂转身往回走,然而手刚握着谢拂的手,便被对方紧紧抓住。

    那手劲握得虞暮归有些疼,可他又不知该不该提醒谢拂,因为此时的谢拂看起来状态似乎有些不对。

    “谢拂?”

    “谢公子?”

    “小郎君?”

    谢拂忍耐半晌,才将身体里那一瞬爆发的复杂到不可辨的情绪给压下去。

    是真的很复杂,复杂到他都不知道其中具体有什么,但毋庸置疑的是,其中最多的便是疼。

    “没事……”

    他松了手,却转而将虞暮归抱在怀里,克制着自己不让越发浓重的占有欲操控了心神。

    “我没事……”

    他深深嗅着虞暮归身上的药香,感受着对方给予的那份心安,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谢拂的任务是要爱主角受,让对方爱上自己,也要让对方相信自己爱他。

    他没有感情,唯有伪装。

    原以为上个世界那般结果毋庸置疑是失败的,他从未在意,也没过问。

    可如今显示成功,那便只意味着一件事。

    小七爱他。

    小七相信谢拂爱他。

    原来他想要的答案,早在上一世,小七就告诉他了。

    他是相信的。

    “我想……吻你。”

    “虞大夫,小七,我想吻你……”

    *

    以宽大的广袖遮掩住深深缠绵、浓浓情意,二人紧挨在一起,相依相偎,亲密无间。

    过往行人来去匆匆,大多数没兴趣将注意力分给他人,极少数看见了,却也不会过多在意。

    可这广袖却遮不住自上面看下来的目光。

    “靠!”窗户被猛烈关上,林公子愤怒道,“我是不是就摆脱不了这个煞神了?!怎么哪儿都有他?!还哪儿都肆无忌惮、毫不遮掩?!”

    且 一次比一次更过分,先前只是牵手,今日竟然还亲上了!

    “光天化日!伤风败俗!不知羞耻!”林公子接连骂道。

    “哟,我当谁在泼妇骂街呢,原来又是林公子。”一道声音自门口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悠悠走过来的身影,“多日不见,在下还不知道林兄竟然去进修了这门手艺,想来今后是骂遍天下无敌手啊。”

    齐公子抱着暖炉一脸感叹。

    “你来干什么?!这是本公子定的房间!”林公子这就要去喊人将齐公子赶出去,然而齐公子挡着,他就是出不去。

    “不过是路过,看见林兄,想着多日未见,试图上前关心几句,谁知林兄竟然这般误会我。”齐公子叹息道。

    他之前一直等着林公子的报复,谁知道对方这几个月来安安静静,什么事儿都没搞,这让他十分困惑,便想要试探一番,看看他是不是在酝酿什么大招,今日巧遇,他便想试探一番,谁知这人似乎当真什么也没做。

    这可就奇了怪了。

    正这么想着,林公子被他的挡路给气到,怒急攻心,口不择言道:“齐斯云,你这么关注我,是因为你染了跟你哪个商贾友人同样的毛病,也有龙阳之好吗?!”

    “本公子告诉你,我没病,你要是喜欢我,这辈子都没戏,本公子看不上你!”

    齐公子:“…………”

    “你说什么……?”

    见他一脸傻眼的模样,林公子这才知道谢拂连这个朋友都没有说,当即大笑起来,“你不知道?你竟然不知道?看来他谢拂也没怎么把你当朋友!”

    “你胡说什么呢?”齐公子皱着眉,他显然还不太相信对方的话,以为这是对方想的诋毁新招数。

    林公子冷哼一声,转身推开窗户,指着下面还在鬼混的狗男男道:“你所是不信,不如自己看看?”

    齐公子走到窗前望下去。

    “……”

    然而却并没有林公子想的那般生气发怒,厌恶恶心。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嘀咕道:“原来他喜欢这样的。”怪不得从前一直没见谢拂对谁有过青睐。

    不对啊,一开始谢兄在湖边看中的难道不是一个姑娘吗?

    齐公子低头沉思起来。

    林公子:“……”

    不是……就这样了吗?没有嫌弃反感吗?没有割袍断义吗?

    这个世界玄幻了?!

    *

    感受着四周吹着冷风,阿寻有些撑不住了,“师姐,他们还要亲多久啊?”

    韩茯苓同样不听搓着手,抖着声音道:“我怎么、知道……”

    “要不,咱们上去问问?”阿寻脑袋冻傻了,说出口的都是傻话。

    韩茯苓:“……”

    她还没那个胆子,“你要是想挨打,那就自己去……”

    不要拉上他。

    几人无奈深深一叹。

    反正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要是他们没有因为担心虞暮归被打死,他们就不会出门去谢家找人。

    要是他们没去谢家找人,那他们就不会在路上碰见因为美色而误了时间的虞暮归。

    要是他们没有在路上碰见因为美色而误了时间的虞暮归,他们也不用现在站在寒风里被吹着,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吧?”

    “都到这儿了,回去岂不是师兄根本不知道我们对他的关心?”

    “……我觉得比起关心,师兄大概更希望我们没看到眼前这一幕。”

    听着师姐弟两人的吐槽,同样被吹得很冷的蒋琼玉在心里呵呵了两声。

    暗暗多骂了两句:狗男男!

    他一点也不想看他们亲在一起。

    真的!

    一点也不想!

    *

    不知过了多久,等谢拂与虞暮归分开,互相伏在对方肩头,各自喘息着。

    略有些急促粗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从双重奏逐渐合而为一。

    谢拂抬眼往韩茯苓几人所在的方向淡淡一扫,“咱们还是走吧,否则你师弟师妹们要等得不耐烦了。”

    虞暮归闻言一愣,被吻得有些失神的大脑逐渐清醒,他转头往去,果然看见那几人正站在风中,隐约似乎还能听见他们传来的吵闹声。

    他不由失笑,抱着谢拂道:“你让我在他们面前丢大人了,以后还怎么维持师兄的地位?”

    “谢公子,这事,你可得负责。”

    谢拂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摆不了师兄的谱,还能摆夫君的谱,我都要入赘进你家了,你说什么,都听你的。”

    虞暮归受不住这诱惑,不由又主动吻上谢拂,待分开时,眼中盈满了阳光。

    偷看的韩茯苓等人:“……”

    “……师兄刚才是主动了吧?”

    “啊这……我想,应该是的……”

    很好,现在想给虞暮归洗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他们师兄真的是这种见色起意的人!

    蒋琼玉:“…………”

    偶像形象崩塌,他到底是该继续把碎了的滤镜捡起来,修修补补勉强戴上呢?还是破罐子破摔呢?

    这个选择真是太为难他了!

    虞暮归牵着谢拂的手,领着人走向那几个石化的人面前,语气温和道:“你们来找我?”

    几人纷纷低头,有些不敢看站在一起的他们,然而低头由不经意将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收入眼中,几人纷纷恨不得自己这会儿眼瞎了。

    他们大约真 的要眼瞎了,被这两人给闪瞎眼的。

    虞暮归笑着对他们道:“都来认识认识,这是我师弟师妹。”

    “这位是谢拂,谢公子,也是你们师嫂。”

    谢拂对着几人点点头。

    几人纷纷石化,浑身僵硬地看着谢拂,纠结半晌,最后终究还是在虞暮归威逼的目光下,磕磕绊绊喊了一声:“师、师嫂……”

    等回到医馆后,他们还满脸魔幻。

    时不时抬头看一看跟在虞暮归身边的那人。

    谢拂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些目光,假装没看见,依旧泰然自若地坐在虞暮归身边。

    自进了医馆后,他并没有摆什么少爷谱,反而适应地很好,帮忙处理药材、晒药材、捣碎药材研制药粉药丸。

    在虞暮归的解释后,他对这些东西上手极快,若非知道他自小便是在谢家做少爷,虞暮归差点都要以为谢拂当真是个医馆学徒了,连蒋琼玉都没他做得好。

    在看到谢拂还要帮忙去熬药时,虞暮归终于没忍住,伸手将谢拂拉到自己身边,“谢公子,我请你来是做入赘小郎君的,而不是医馆学徒。”

    谢拂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过是顺手的事。”

    反而是无所事事待在虞暮归身边,看着对方为病人诊脉,看着他写药方,看这他装捡药材,看着他给他们熬药……

    看着他忙忙碌碌,自己却什么也不做,这样可不好。

    然而虞暮归却很喜欢这样的谢拂,他将谢拂揽在身边,“要是闲不住,那就帮我剥瓜子吧。”

    他从柜子里摸出一袋瓜子摆在谢拂面前,笑眯眯道。

    谢拂便当真安安静静开始剥瓜子。

    他剥一点,虞暮归便吃一点,二人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可其他人偷偷看过来,却还是觉得牙酸。

    有一些人,不用说话,不用提醒,便能让人感觉他们自成一个世界,外人根本无法插入他们。

    韩茯苓偷偷去后院找家长……哦不,是找韩老御医。

    “爷爷,您就这么看着啊?师兄他这回真是……真是太冲动了,竟然直接把人带回家,这要是换成姑娘家,一准被人家家人给打上门来了。”

    韩老御医也没想到弟子出去一趟就给他带了个徒婿回来,可他又能怎么办?之前大话已经放出去了,无论如何,这里都是他的家。

    这让他还怎么说?不让大徒弟将人给带回来?岂不是自打嘴巴?

    不顾他说话之前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低头继续择着草药,“你师兄大了,我管不着,随他去吧。”

    当晚,谢拂是跟虞暮归一同上的桌,今夜的饭菜很丰盛,也是为了迎接谢拂的到来。

    “初次造访,没来得及通知大家,是在下唐突了。”谢拂举杯对着其他众人道,“这杯酒敬大家。”

    说罢,这杯酒便被一饮而尽。

    他态度自然,神情自若,倒是因为他在而显得有些尴尬的其他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喝喝喝……谢公子不嫌弃就行。”韩茯苓急忙举杯。

    这桌子很大,医馆里本就没有几个人,且还是自小一同长大,这里并没有男女不同席的规矩,一时也随意许多。

    她还担心这位富家公子有些不习惯,正想着要不要放下酒杯,对方应当更习惯与男子喝酒。

    却见谢拂对着她微微一笑,算是回应。

    韩茯苓坦然了。

    富家公子确实是富家公子,但这位谢公子却并没有其他大多数富家公子的娇贵习惯。

    他看起来很是随遇而安,给他个地方便能好好生长起来。

    晚上饭桌上气氛还好,直到饭后,韩老御医找到谢拂问:“谢公子是怎么想的?当真要抛下谢家一直留在这儿?”

    想到谢家还有谢拂亲爹,这种行为难免不够孝顺,他不由微微皱眉。

    谢拂礼貌道:“若是小七愿意,我并没有什么意见。”

    “至于我爹那边,不过是权宜之计。”

    韩老御医想想也是,他今日第一次见谢拂,便能看出对方并非是任性不负责任之人,想来这样的人也不会做出抛下亲生父亲不管这种事。

    他捋了捋胡须,“那年轻人就先安心住下来吧,你与暮归的事,我不反对,但前提是你们心中自有成算,而非想一出是一出。”

    “劳烦您担心了。”谢拂态度很好。

    韩老御医看了看他,觉得自家大徒弟果真眼光卓绝,寻常人自是看不上,但凡看上的,便绝非寻常人。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用担心今后会看着他们各种折腾。

    了却一件心事,韩老御医安心休息,虞暮归这才上前问谢拂:“师父都说了什么?”

    谢拂握住他的手,“没什么,不过是几句关心的话。”

    虞暮归并不担心韩老御医不同意,从中作梗,便也没有再问。

    他晃了晃谢拂的手,忽然笑着悄声打趣:“我家医馆只有病人暂住的屋子,可没有客房,今晚谢公子是想当病人……还是想当主人?”

    谢拂看了看后院,心中算了算,却发现虞暮归说的是对的。

    原本其实有一间客房,可蒋琼玉来了后,便给了他住,现在是一间都没有了。

    他一时失笑,不由问道:“虞大夫带我回家,难道不是让我做内人的吗?”

    “是内人,自然要住一起。”

    阿寻刚把自己屋里另一张床铺好,想来叫这位金贵的谢公子一起住,然而刚刚出来,便看见那位谢公子跟着他师兄进了房间。

    房门一关,阿寻心中一个咯噔!

    回想起今日见到的师兄主动吻对方,心中暗暗担忧:师兄他该不会第一晚便要对这谢公子霸王硬上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