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7章 他风华正茂2

    “小姜, 兰芳的事,我们都很难过,我现在还记得, 她刚回来那天,高高兴兴跟我们说要跟你领证的样子, 会出意外, 谁也不想。”

    谢大刚一来便先拉感情,不知道的, 还真以为姜听澜跟谢兰芳感情很好呢。

    姜听澜觉得别扭又好笑, 担心自己当众笑出来, 冷冷打断, “行了, 再说这些有什么用, 她都不在了,难道我还要跟她结婚不成?”

    谢二勇当即着急道:“你这人也太没人情了, 我妹妹刚走, 你就翻脸不念旧情, 我妹妹就是在地下也不安宁!”

    姜听澜想笑,也当真笑了, 他看着眼前两人, “对不起,我还真就是这种人, 毕竟我妈没教我要重感情。就是不知道,你们这两个疼爱妹妹的哥哥, 在妹妹走后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了。”

    此言一出, 谢家兄弟都有些尴尬, 他们收敛了脸上的愤愤不平, 显然是想起今天来干嘛了。

    “咳咳!”谢大刚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拉着谢拂上前来,“我知道兰芳福薄,没福气跟你走下去,可小拂还这么小,你可以对兰芳无情,总不能连孩子都想抛弃,对小拂,你可要负起责任。”

    姜听澜听完谢大刚满嘴荒唐地胡说八道,还没发表什么意见,就听见一直做隐形人,无论是带他来见姜听澜,还是商量他的去留,都没被问过意见的主人公谢拂板着声音道:“他不是我爸爸,我也不是他儿子。”

    谢二勇心头一跳,蒲扇巴掌拍在谢拂头上,厉声呵斥道:“怎么说话呢?舅舅知道你气你妈是为了去找你爸才出事,但这种伤人的话可不能乱说!”

    他跟谢大刚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着急。

    谢大刚也忙哄道:“是啊,小拂,你妈回来的时候可是说要跟他结婚的,怎么就不是你爸了。”

    姜听澜听明白了,这两人明显知道谢拂跟他没关系,只是不想养,便假装不知道,把这小孩儿推给他,如果他还惦记着和谢兰芳的“感情”,说不定还真的会当这冤大头。

    如果不答应……好像也没有什么损失。

    他骗了在场人自己跟谢兰芳的关系,谢家兄弟欺骗他让他认为他们不知道谢拂的身世,在场唯一说真话的,只有一个谁都没放在眼里,却又决定着他命运的小孩儿。

    谢拂坚持道:“姜叔叔本来就不是我……”

    “可以。”姜听澜出声,打断了谢拂的话。

    他双腿交叠,唇角微勾,“想要我看在谢兰芳的面子上,当这个冤大头,可以。”

    谢家兄弟心中微松,不等他们露出笑容,便见姜听澜笑盈盈道:“但是……”

    “既然是让我当这个冤大头,总要给点代价吧?”

    谢家兄弟对视一眼,眼中都是犹豫。

    姜听澜见他们犹豫不决,便加了一把火,“这小孩儿到底是不是我儿子,我想你们心里心知肚明,我也心知肚明,看在我心情好的份儿上,愿意接手这个包袱,但你们也别觉得我就是烂好心,我不是那种人。”

    “如果我不愿意了,咱们去报警,警察说该谁养就谁养,我可是听说现在科技发展了,医院还可以做亲子鉴定,我不想养,一个亲子鉴定的事儿。”

    他笑着看向这两人,“你们说呢?”

    谢大刚和谢二勇对视一眼,纷纷皱眉,他们读书少,也不知道姜听澜说的是不是真的,可对方既然提到了报警,两人对警察都很敬畏,那应该八九不离十。

    再有一个,别人不知道谢拂是谁的儿子,他们却是知道的,肯定不是姜听澜。

    两人在自己养谢拂和把谢拂交给姜听澜之间犹豫半晌,暗暗商量过后,最终决定还是优先交给姜听澜。

    既然做好了决定,接下来就谈条件,要是姜听澜的条件太苛刻,他们还是要重新选择。

    好在姜听澜知道分寸,条件没那么离谱,刚好在这两人能接受的范围,这件事很快就谈妥了。

    谢拂待在一旁,旁观了自己被决定归属的全过程。

    他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013还是能感觉到,宿主是有些不高兴的。

    “他为什么要答应?”谢拂不理解。

    姜听澜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要答应下来?就算是在原剧情中,似乎也是谢家兄弟把这事闹大,让别人都以为原主是姜听澜的孩子,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姜听澜其实是被逼迫着接手原主的,或许心里也有一些不忍原主无人想养的念头,但一定不比被迫的因素多。

    可现在却不同,虽然看似依然被迫,但全程主动权都掌握在姜听澜手中。

    他是主观接手他的。

    013想缓和气氛,开个玩笑道:“万一,是看宿主太可爱了,比原主讨喜呢?”

    谢拂:“……”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跟原主比讨喜?

    就算是自认一点也不讨喜的谢拂,也觉得是侮辱了。

    013泄气,果然马屁不是这么好拍的,这个世界上能够轻易把宿主的毛捋顺的,大概也只有小七了。

    小七,会在这个世界上吗?

    *

    姜听澜抬手将谢拂的头发捋了捋,发现手感不错后,手便有些拿不下来了。

    谢拂默默将自己脑袋移开,表示拒绝被顺毛。

    “今天听懂了吗?以后你就是我的了,要叫我爸爸!”姜听澜一副喜当爹的模样,仿佛真有那么喜欢这个便宜儿子。

    谢拂:“……”

    “姜叔叔不是我爸爸。”

    无论如何,他都这么说。

    正好姜听澜又不是真想当他爸爸,刚刚只是习惯性逗逗小孩子,闻言也不生气,“你就不担心我不给你饭吃?以后你可是要跟我生活。”

    “我可以自己养自己。”

    谢拂像个逞强的小屁孩儿,他越是说得一本正经,别人便越是觉得好笑,更不会放在心上。

    姜听澜心里笑得不行,面上却忍笑正经地拍了拍谢拂的小脑袋,“嗯,有志气,你都能养自己了,那再养一个我,应该也不难吧?”

    谢拂:“…………”

    让一个小孩儿养,这主角受还要脸吗?

    *

    果不其然,耳边传来谢大刚的声音,“办成了,那个姓姜的愿意接手。”

    但他说这话时,脸色却并没有太高兴,陈桂花却不管 ,当即喜笑颜开,“真的?那你怎么这表情?”

    谢大刚皱着眉道:“那个姓姜的提了条件。”

    陈桂花闻言也皱眉担忧道:“什么条件?不会是要抚养费吧?”

    要是他们能出那些抚养费,那干嘛不把谢拂留在家里养?还能多一个人干活。

    谢大刚摇头,“他没要钱,但他说以后会带谢拂去别的地方生活,等他长大才会回来,让我们在这之前不能去见小拂。”

    谢拂无论如何也是妹妹的儿子,谢大刚不想养是真,但真丝毫不管却是假的,可现在能不能管,却不是看他的意思。

    不想管和不能管的意义可不一样。

    陈桂花反而冷静下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那个人既然答应养孩子,应该也不会亏待了孩子。”

    这话纯粹就是胡说了,孩子有不同的养法,好一点的不愁吃穿,差的……那就不好说了,不虐待都是谢天谢地。

    现在姜听澜愿意养,多半是看在谢兰芳的面子上,等时间一长,谢兰芳的面子没了,他又结了婚,有了亲生的孩子,又会对谢拂这个拖油瓶怎么样?

    谢大刚不想想,也强迫自己不去想。

    陈桂花拍了拍怀里的孩子,婴儿呵呵笑了两声,谢大刚听着儿子的笑声,心里的愧疚一点点散去,转头吩咐媳妇,“晚上做点好吃的。”

    他家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还刚交了超生罚款,一家人也要过日子,哪能多养一个孩子。

    *

    第二天,姜听澜便带着谢拂回谢家收拾东西。

    谢兰芳这次回来住的客房,带的东西也不多,重要东西都被谢拂装进行李箱了,外面的只有几件旧衣裳。

    “还有什么收拾的吗?”姜听澜看了看,“没丢什么吧?”

    谢拂听懂了他的意思,摇摇头,“都在这儿了。”

    他一个孩子拿不起行李箱,最后是姜听澜提的。

    就像提谢拂的后衣领那样。

    “要不留下吃顿饭吧?你舅妈做了不少菜。”人要走了,谢大刚才释放善意。

    没等谢拂表态,姜听澜便先一步道:“不用了,赶车呢。”

    谢大刚表情不是很好,有点尴尬有点难堪。

    心说这关系虽然没明着说,但跟断绝也没什么区别了。

    姜听澜带着谢拂坐上了去城里了汽车,将在小卖部买的薄荷糖塞进谢拂兜里,“要做几个小时,想吐就吃糖,困了就睡。”

    “你兜里有什么?”姜听澜摸到了装着辣椒水的小瓶子,藿香正气水那样的大小。

    好吧,这本来就是装藿香正气液的,然后被谢拂改造了一下,用来装辣椒水。

    谢拂将它拿出来,摊开手心,“我的秘密武器,你想要吗?”

    姜听澜闻到一股辣椒味,心说这是什么漫画书里看的玩具?谁把辣椒水当秘密武器?现在的小孩子都不玩过家家了,改成玩这些了吗?

    他摆摆手,不敢恭维,“你自个儿玩儿吧。”

    谢拂自然而然将辣椒水收进兜里。

    他摸出一颗姜听澜买的薄荷糖,冰冰凉凉的甜味在口腔中蔓延。

    汽车一共开了三个小时,才在一座城市里停下来。

    谢拂知道,这就是原主母亲前几年生活的那座城市,正是因为在同一个城市相遇,谢兰芳才能请到姜听澜帮忙。

    不过谢兰芳是在饭店里做服务员,而姜听澜是去饭店吃饭时遇到的。

    他本人刚从别的城市转过来,据说是工作原因,但具体是什么工作,他没有告诉过谢兰芳。

    花了一天,姜听澜终于从那乡下地方回到城里,虽然是他租的房子,但这也算是属于他的私人地方。

    忙碌了小半个月的姜听澜疲惫地倒在沙发上,“屋里有书房,待会儿我把它收拾一下,以后你就住在那儿。”

    不是姜听澜不想给谢拂住客房,而是在这个小二居室里,除了主卧就只有书房。

    谢拂看着这个带他进门后就甩手不管的男人,又看了看这间看上去简洁到不行的屋子,没有水壶没有食物,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在这种地方活下来的。

    他拖着滚轮行李箱进了书房,屋里有张铁架子床,上面铺着简单的被褥,应该是姜听澜铺的,在书房办公累了就休息一会儿。

    小半个月没回来,床上已经积了灰,谢拂想找新的来换,走出书房,却看见姜听澜已经缩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他太累了。

    为了看好行李,汽车几个小时不能睡,连谢拂都因为脑袋昏没忍住睡了一个多小时,姜听澜却要盯着全程。

    谢拂想了想,转身去了主卧,没一会儿,从里面抱出一张毛毯,慢慢走到沙发边,小心将毛毯盖在姜听澜身上。

    姜听澜醒来时,身上的毛毯被他蹭到了地上,他微微一愣,揉了揉眼睛,清醒后将它捡起来。

    转向四周看了看,没看到谢拂。

    “人呢?”他低头在桌子下,沙发后面看了看,“小崽子人呢?”

    “在这里。”冷淡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姜听澜转身就看见那个刚带回家的小崽子正端着一个碗从厨房出来。

    “你饿了?怎么不叫我?”姜听澜被他进厨房的行为弄愣了一下,他走过去看了看,见谢拂端的碗里装着有些软烂的面。

    谢拂没理他,对于一个大概率能把自己饿死的人,姜听澜说这话难免有些好笑。

    天知道他进厨房看见里面什么都没有,想找一颗西红柿黄瓜肯都找不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流浪汉的存粮大概都比姜听澜的多。

    “没想到你还真的能做饭,这面煮得不错。”姜听澜想了想,觉得小孩儿大概还是需要夸一夸,便揉着谢拂的头说。

    谢拂躲开,郑重道:“不许揉我的头。”

    姜听澜的的夸奖太假了,谢拂自己知道,因为身体限制,他不想饭没吃上自己却受伤,做什么都慢,这面煮过头了,但他无所谓,只要能吃就行。

    “你是我养的,我揉揉头怎么了?”姜听澜知道他脾气大,但脾气越大他就越想招惹,大概是觉得看到这张乖巧可爱的脸皱成包子或者一板一眼的模样很高兴。

    谢拂坐在椅子上埋头吃面,不搭理他了。

    自讨没趣的姜听澜摸了摸鼻子,他进了厨房,看到除了面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一时间竟也觉得不好意思。

    罕见的反省过后,姜听澜去了一趟市场,回来时提 了大包小包,还有一箱奶,自行车的后座都差点没绑下。

    谢拂却看着他买了好几罐拌饭香老干妈抿了抿唇。

    这些蔬菜里,几乎都是黄瓜西红柿这种随便怎么煮甚至生吃都行的食物,唯一算得上荤腥的,大概只有一袋鸡蛋,嗯,这个还要麻烦一点,得煮。

    除了这些,主食都是面,挂面泡面都是面。

    谢拂盯了一会儿它们,又抬头看了看姜听澜。

    后者理直气壮道:“别看不起这些,改天我就给你煮一回干拌面!”

    谢拂继续盯着他。

    姜听澜:“那什么,这不是家里没冰箱吗,要是买了肉,没放几天就要臭了……”

    谢拂偏了偏头还盯着他。

    姜听澜:“……”

    “好了好了,是我不会做饭炒菜行了吧?你要是想吃什么肉,我带你去下馆子。”

    总而言之,想让他做是没戏了。

    谢拂还小,他既不想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也不想吃饭店里重油重盐的食物,他还想长高呢。

    “你不想做,我可以学。”

    姜听澜大手拍在他头上,一票否决,“想都别想!”

    今天让他进厨房是意外,下次就没这个机会了。

    于是谢拂发现,姜听澜把瓦斯拧关了。

    瓦斯很高,他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到,瓦斯拧得很紧,要用大力才能拧开。

    这些都是谢拂的阻碍。

    谢拂:“……”

    013小心试探道:“宿主,要不就答应出去吃吧,不用做饭多好,你这么小,很容易受伤的。”

    关键是,姜听澜不买肉菜的话,宿主就算能开瓦斯,他也没食材做啊。

    谢拂抿唇不语。

    他去了厕所,再次摸了摸自己内兜里的几百块,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觉得摸着几百块觉得安心的一天。

    有钱,可以买菜买肉。

    *

    姜听澜想起还没帮谢拂收拾床铺,便进了书房,却发现床上已经换上了新被褥。

    姜听澜看了一会儿,回想起沙发上醒来后身上的毛毯,以及从厨房端碗出来的小身影。

    半晌后,轻笑着说了一句,“小屁孩儿,装什么小大人。”

    他将行李箱提起来,打开,准备将里面的衣服都收拾进柜子里,还有那些常用物品,都拿出来。

    整理衣服时,一张纸从衣服里飘落下来。

    姜听澜:“……?”

    在不探究别人的秘密,和好奇心的纠结下,姜听澜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将这张纸打开。

    圆珠笔写的,字很端正,但是大约因为手很无力,所以写出来的字也有些无力,软绵绵。

    但内容却一点也不软绵绵,反而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有些冷硬的感觉。

    那个小鬼,在之前就准备好一个人走了。

    亲妈没了,舅舅不想养他,想将他赖给一个无辜的人。

    虽然还小,但他也知道对错,他不想赖上别人。

    所以小小年纪就计划好出走了吗?

    姜听澜想起在旅店后门那回,原来那不是一时兴起?

    “小小年纪,心思倒是挺重。”他将这张纸重新折叠好,塞进衣服里,装作自己没发现的样子。

    然而谢拂虽然小,他的记忆力却很好,不会没看出来自己没来得及销毁的“留书”被发现了。

    他微微皱眉。

    013想了想问:“宿主,应该是主角受吧?”

    谢拂当然知道是他,毕竟在走时,收拾衣服时,他都没发现有人看过。

    但他想到的不是这点,而是……

    “真的是因为同情。”

    那个人,真的只是因为同情和不忍,才主动接手他的。

    013缩着脖子不敢问,反正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剧情中的主角受即便同情也没不想答应,可面对宿主,甚至主动接手。

    *

    谢拂暂时在姜听澜这里定了下来,一个小孩子想要独自生活,有些困难,可有人照顾的话,就意味着你的行为无法自主。

    比如现在。

    “我已经联系了附近的学校,你的年纪上不了小学,只能上幼儿园。”姜听澜也要工作,没空在家带娃,把他送去学校是最好的选择。

    可这对谢拂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进了学校就要受到管控,这对他年幼谋生的想法会造成很大阻碍,如果这样,他就必须依靠姜听澜,这与他的想法有些矛盾。

    “要花钱。”他说。

    “我有钱。”姜听澜翘着腿。

    “我不想花你的钱。”谢拂皱着小眉头。

    姜听澜握拳忍了忍,却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谢拂的眉毛,嗯,很漂亮。

    谢拂往后退,心道这人真是变态,小孩子的眉毛有什么可摸的?

    “没事,我以后也要花你的钱。”姜听澜说得毫不客气,话里话外是要谢拂给他养老的意思。

    谢拂:“……”

    虽然不是很想有这么个“爹”,但是这人好像是来真的。

    行吧,养老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并且就算他不接受,姜听澜也不会听他的。

    就这样,谢拂开始了早上被送入幼儿园,下午被接回家的“上班”生活。

    来幼儿园的第一天,他就凭借好看的容貌和特别的性格,吸引了班上所有同学的注意力。

    下课时,好几个小孩儿都来找他说话,一个穿着公主裙,头上带着水晶发卡的小女孩儿红着脸找他,“谢拂,你愿意做我的王子吗?”

    谢拂态度冷淡,“对不起,我不姓王。”

    路过的老师:“……”

    这个新来的小朋友好冷酷。

    *

    “怎么请了这么久的假?家里有什么事吗?”姜听澜销假重新上班,同事关心问。

    “嗯,是有点事,已经处理好了。”他擦了擦桌面的灰尘,拿起这段时间搁置的工作开始处理。

    < br />“那你亏了,前两天咱们杂志社新挖来一个小有人气的少女漫作者,本来主编想分给你的,但是你不在,就分给曹姐了。”同事是个话唠,姜听澜工位离他最近,听他的话最多,前段时间姜听澜不在,他可是憋了好久。

    闻言姜听澜没说什么,“曹姐工作能力很强,她负责挺好的。”

    同事没听见他跟自己吐槽,一时也有些兴致缺缺,“听说你之前还是在大都市工作的,怎么这么没脾气?”

    姜听澜:“……”

    什么才叫有脾气?因为他请假而错过一个作者,必须去抢回来才叫有脾气?

    那他觉得自己这样没脾气也挺好的,

    下班时间,姜听澜没有跟往常一样加班,而是带着需要校对的稿子回家。

    同事惊讶问:“你今天不加班?”

    姜听澜收拾好包,“不了,家里有人不放心。”

    他的意思是家里有人,他不放心,同事却听成家里有人不放心他。

    心中不由感叹,姜听澜才来这里多久,这么快就有对象了?自己也得抓紧了。

    *

    谢拂从学校走出来,在门口看见站在自行车旁边的人,快步走过去。

    “上车。”

    谢拂坐上姜听澜的自行车后座,虽然这人没表现出来,但谢拂察言观色的能力还在,自然能感觉出今天的姜听澜似乎有些不高兴。

    车子没有骑回家,而是去了附近一家餐馆。

    “今天不想吃面。”姜听澜说了一句算是解释。

    他叫了两个菜,一荤一素,还要了一瓶小二锅头。

    “你要骑车,不能喝酒。”谢拂皱眉。

    这人怕不是想骑着骑着一车两命。

    姜听澜:“……”

    他想说自己酒量挺好,不会醉,可看着眼前小屁孩儿一脸严肃的模样,“我买回家喝总行吧?”

    这回谢拂没说什么了,但是时不时看姜听澜一眼的模样,仿佛在盯他还会做什么坏事。

    姜听澜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仿佛自己一个大人还被小孩儿给教训了。

    最终离开时,这瓶酒也没被带走。

    等姜听澜两手空空地回到家,不由抓了抓头,觉得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一个小屁孩儿的话而已,他为什么要听?

    但……听都听了,现在回去把那瓶酒买回来好像更不好看。

    当晚,姜听澜还要完成许多稿子的校对,他屋里没桌子,只能在书房里点灯,但有担心这灯会影响谢拂休息,想将人赶到他屋里睡。

    “你去隔壁睡,今天我睡这儿。”姜听澜已经预感到自己要通宵到凌晨了。

    谢拂坐在他的床上,“我睡这儿。”

    虽然没说,但姜听澜好歹跟他也住了一段时间,有些了解,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抬手领着谢拂的后衣领将人从床上提下来,好笑道:“我都没担心你在我床上尿床,你倒是嫌弃我来了?”

    将人拎进自己屋,“今天你还就得给我睡这儿了。”

    他双手环抱,笑得像个漫画里的恶毒大boss,“我不止要霸占你的床,还要霸占你的枕头,让它们都被我睡过!”

    至于谢拂也会睡他的床和枕头,管他呢,他又不在乎,一个小屁孩儿。

    谢拂:“……”

    他看着被关上的卧室门,转头看了看姜听澜的屋子和床,抿了抿唇。

    心里知道对姜听澜最好的报复办法是在上面尿床。

    但是他到底不是真小孩儿,对自己也没那么狠心。

    最终的结果,还是他不得不躺在了别人的床上。

    他只占了一个侧边,明显不想占据这张床太多,睡觉时还皱着眉。

    然而小孩子的睡眠很深,小孩子的身体也好动,睡熟没一会儿,他就不自觉往床中间滚去,床单被子也在无意识的动作下被弄乱,再没有一开始的整洁模样。

    与他睡得香不同,姜听澜在书房点灯熬夜,手边摆着一杯浓茶,困了就喝几口提神,然而身体的疲倦还是不断袭来。

    等他终于熬着校对完所有的漫画稿后,时间已经走到了凌晨五点。

    他早已经忘了跟某个小孩儿较劲的话,只是凭着本能躺在这张有些短的床上。

    蜷缩着身体,皱着眉,睡得并不安稳。

    白天的一些事令他想起以前一些不好的回忆,心情不好的姜听澜就是在梦里,也睡得并不好。

    第二天,还是谢拂先醒,发现自己现在在哪儿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看自己睡过的床……

    嗯,没有尿床。

    谢拂:“……”

    013:“……”忍笑真的是个辛苦活。

    谢拂头疼地拧了拧眉心,觉得姜听澜有毒,他到底为什么会被这个幼稚的人给影响?

    他都有些后悔会答应跟姜听澜生活了。

    现在改还来得及吗?

    他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转身时,不小心碰到桌上的台历本。

    谢拂愣了一下,弯腰将它捡起来,正想将它翻到正确的页数,重新摆在床头时,却眼尖地看见正好对着的页面。

    这是阳历八月,其中却又一个日子被圈了起来。

    七月初七,七夕。

    谢拂正要翻页的手忽然一顿,视线一动不动。

    早晨醒来时的迷糊彻底散去,清澈的眸光仿佛藏着深渊,似乎要将这个日子给吸进去。

    013小心翼翼:“宿主……这可能是巧合?”

    谢拂淡淡嗯了一声。

    013还顽强抵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三百六十六个人里,就有一个生日重合的。”

    谢拂继续嗯了一声。

    013……013不说话了。

    算了,宿主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

    至于谢拂真的怎么想,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

    “013。”

    “帮我撤销终结任务的申请吧。”

    这场神秘的旅途,只要那个人一直在,他就愿意陪着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