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6章 余生愿1

    大地被太阳炙烤, 脚下的地面干裂出几条可怖的缝隙,鬓边渗出的汗水不断汇聚成汗珠,顺着脸颊轮廓流淌而下, 在下颌处停留片刻, 最终坠落在地,渗进土里,不过片刻便消失不见,阳光下, 连点痕迹都再瞧不见。

    “上车。”温润的声音也遮掩不住里面的冷漠, 在这炎炎夏日, 也没有丝毫温暖的迹象。

    谢拂抬头看去,便见那人就坐在车子副驾驶, 深棕色的西装与这黑色的车子格外相称。

    玫瑰金的眼镜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与那张俊美的容颜结合,瑰丽无比。

    绯色的双唇形状很漂亮,可漂亮的双唇里说出来的话却并不如何暖心。

    “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那边什么东西都有, 你带的东西如果不是必要的,都可以不带。”

    谢拂抓着用旧衣服缝制而成的书包,却并没有放下。

    他拉开车后座的车门, 坐了进去。

    脱胶的鞋子踩在昂贵的地毯上,像谢拂整个人,都与这辆车格格不入, 泥土和污迹污染了车子, 甚至污染了车内的空气。

    封遥将车窗放下, 燥热的空气扑了他一脸, 与车内的空调, 一冷一热冲击着他的皮肤。

    “开车。”

    司机发动油门,黑色的车子驶离这篇干瘪又贫瘠的土地,它重新恢复了原来腐朽落后的气息。

    有零星几个村人这才从屋里出来,他们嘴里谈论着刚才的那一幕。

    “谢老三家可真幸运,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家人竟然还有人来接谢拂去享福,你们瞧见那车子没?咱们几辈子都买不起。”

    “那也要有命享,也不看看他家成什么样了。”

    “这不还有一根苗吗,也不算亏了。”

    “要不是他们,现在讨媳妇哪有那么难,再不来个女人,老子都要旱死了。”

    “得了,就算有人来,你敢买吗?就怕你没命享。”

    *

    被他们羡慕着的谢拂此刻心情却非常糟糕,手在暗处捏出了青筋,脸色更是沉得仿佛要滴墨,担心被前面的人看见,他低着头,将自己的面容藏在后视镜看不见的角度。

    013感受着宿主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整个团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怕惹到生气的谢拂。

    原本上个世界减少的畏惧,一夜之间全部回来,相反,上个世界温和的谢拂仿佛是很久很久之前做的梦。

    谢拂闭上眼睛,背靠在座位后背,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刚到这个世界便看见了疑似小七的任务对象本该令人欢喜,可谢拂此刻却宁愿任务对象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否则这个世界可不好办。

    然而他的愿望会成真吗?

    他睁开眼,透过镜子看着副驾驶的封遥,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令本没有关注他的封遥也不由皱眉,有些不悦地道:“在看什么?”

    谢拂并没有被他的冷脸吓到,甚至继续看着他。

    “不能看吗?”

    他声音有些低沉,可再怎么低沉,才十六岁的年纪,声音也是年轻的。

    封遥竟没从这一句话中听出谢拂的任何情绪,包括原本应该有的疑问。

    它就像是一句寻常普通的话,没有任何特别。

    它确实也没有任何特别,特别的是说话的那个人。

    来接谢拂之前,封遥想过对方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可能畏缩自卑,可能表面老实内心卑劣,可能满身戾气,可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那个贫瘠又恶毒山村的气息。

    可真正见到对方时,他却发现这些什么都不是,对方跟他所设想过的一切可能都不一样。

    这是一个沉默,却极有存在感的少年。

    他身材消瘦,穿着廉价的衣服,头发也没怎么打理,看得出是自家剪的,仿佛狗啃过的一般。

    可他干干净净,腰背挺直,一双眼睛清透明亮,看着他时也不掩饰,毫无畏惧,更无自卑,若是他换身衣服,封遥可能会不相信他是那种落后村子里出来的人。

    “我不喜欢。”封遥与后视镜里那双眼睛对视,

    本以为对方会生气,会顶嘴,然而在封遥说不喜欢后,谢拂当真收回了看着他的视线,不再言语。

    车内再次恢复平静,唯有司机安静开车,封遥本想放下隔板,这样能隔绝谢拂的视线,可想想对方又没有看了,犹豫一瞬又没这么做。

    车子安静行驶在路上,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进入城市范围,宽阔的水泥路,一盏盏走马灯,路过的车子越来越多,渐渐窥见城市的模样。

    一路上,谢拂都没说话,也没有刻意做什么吸引他人目光,他就安安静静坐在车上,偶尔闭目养神,有时是真睡着了。

    封遥手机铃响,他接通电话,“爸。”

    “嗯。”

    他往后看了闭着眼睛的谢拂一眼,“人已经接到了,明天就能回来。”

    “会的,您也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当他打完电话,谢拂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什么也没问,也什么都没说,仿佛不知道刚才跟封遥打电话的是他现在血缘上的亲外公。

    就像对方打来一个电话,也从没问过他,跟他说过话一般。

    他们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亲人。

    谢拂微微皱眉,想着这个世界要做什么。

    每次来到新世界,都是不想做任务的一天。

    013不得不提醒道:“宿主,你现在应该要上学。”

    谢拂:“……我知道。”

    原主今年十六岁,可因为上学比较晚,现在刚初中毕业,如果不是封遥来接,他本该辍学,就跟村里其他人一样。

    他这个学历,甚至在村里已经算好的了,其他有不少人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读完,那种偏僻落后的地方,管理也不严,辍学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相比之下,明明只比他大一岁,封遥却已经上了大学,并且在养父的培养下,早已经在帮忙管理公司的事务。

    他们像两个世界的人。

    不,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谢拂家里没人了,自己又还没成年,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交集。

    哪怕封遥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舅舅。

    *

    “到了。”

    封遥打开门,一间明亮精装的两居室展现在谢拂眼前。

    这里不过百来平,并不大,可若是一个人住,却已经宽敞得算得上是空旷了。

    “以后你就住这里,每个月会有生活费打到这张卡上,这是给你买的手机,里面存了我的号码,有事可以联系我。”

    言外之意,没事就别联系。

    封遥将卡和手机都放在桌上,却并没有教谢拂怎么用的意思,他似乎没想过,一个从那样落后村子里出来的少年,会有不会用手机这个可能。

    有或者想到了也没有在意。

    “明天会有一个家政过来给你做饭做家务,屋里也有你穿的新衣服,学校也已经安排好,过几天会带你报到。”

    说完自己想到的一切,封遥看了谢拂一眼,“我走了。”

    谢拂这才抬眸看他,似乎要将他看个一清二楚,然而直到封遥消失在门口,谢拂也什么都没说。

    人走后,谢拂原地站了片刻,这才找到主卧,从里面找了干净衣服进浴室洗澡。

    衣柜里挂了不少衣服,一年四季都有,床单被褥也都是崭新的,铺得很整齐。

    跟原主生活的小山村相比,这里堪比天堂。

    若是原主,恐怕会沉浸在这些温床软枕里,既怨恨自卑又沉溺享受。

    洗了澡,换了新衣服,连那头难看的头发也被谢拂剪成得不剩一厘米,整个人看上去干净清爽许多,再看不出从落后山村出来的模样。

    “宿主,这个世界的你也很帅。”013适时拍马屁道。

    谢拂:“……”

    他宁愿不要这份帅,哪怕身份普通,都没有这个身份来得麻烦。

    “宿主你想开点,你现在还什么都没做,还是有机会的啊,如果主角受是小七,他一定会对你改观的,小七会爱你的。”

    想到封遥,谢拂心里更觉得糟心。

    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但直觉告诉他,封遥就是小七。

    想他这种精神力,直觉已经不仅仅是直觉,它是强大的精神力的判断和指引,而精神力极少出错。

    “就算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只要我存在,那就是错。”谢拂面无表情道。

    一个人人厌恶,身负原罪和无辜的人,怎么做都是错。

    他最应该做的,就是离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现在当然也能这么做,可代价却是永远见不到封遥。

    谢拂不愿。

    他的人,凭什么要他放手。

    眸中闪过一丝冷厉,却又迅速消失,恍若幻觉。

    013见宿主似乎已经认定了封遥就是小七,也没有反驳,它这个小脑袋瓜又没有宿主聪明,宿主说是那就是吧,就算错了那也怪不到他头上。

    “可是小七总是爱宿主的,他不会讨厌你的。”

    “那更糟了。”谢拂淡淡道。

    013:“???”为什么,原剧情里的原主后来做错很多事,被厌恶也正常,可宿主过来还什么都没做呢,有小七帮忙,跟封家和解也不是不可能啊。

    可无论013如何抓耳挠腮想知道,谢拂都没解释为什么会更糟。

    他这一路上汽车转飞机,几乎一天一夜没睡,然而躺在床上却仍有些睡不着。

    黑暗的房间里,望着窗外的夜景,只觉得前路跟这夜晚一样,又黑又长。

    *

    这座城市的另一个地方。

    “阿遥回来了?我让刘婶给你热饭去。”头发斑白的妇人见到封遥回来,忙起身道。

    她前些年四处奔波,吃了不少苦,现在努力保养,也补不会曾经的亏损,头发白了大半,脸上也皱纹遍布。

    但她笑起来很雍容,有种优雅的书卷气,毕竟她年轻时本就是位人民教师,曾带出过不少优秀的毕业生,拿过几次优秀教师。

    “谢谢妈。”封遥笑了笑,他坐了那么久的车,其实精神有些累了,比起吃饭更想睡觉,可见封母忙碌又关心的模样,便没有拒绝。

    “爸呢?”

    “他啊,还在书房呢,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还以为是年轻时候,几天不睡觉都没事。”封母走过来,给封遥倒了杯温水。

    “我自己来就好。”封遥主动道。

    封母想了想,还是小声道:“你姐夫带你姐姐去旅游散心,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今儿这事,暂时就不要告诉她了,免得影响到他们心情。”

    封遥面色正了正,“我知道。”

    封母拍了拍他的肩,“知道你忙,还让你去做这事,是我们不好,可你也知道,你姐根本听不得他,我们也对他……”

    “我明白的,妈,您放心,我会把他安置妥当,不会让他的事打扰到你们。”在去接谢拂之前,封父封母便将这件事全权交给他处理。

    也就是说,从始至终,跟谢拂对接的就只有他,将持续到谢拂毕业。

    脑海中浮现出谢拂的模样,却又被他压下。

    他并没有说谢拂有多不一样,再怎么不一样,封家都不在乎,对他们而言,谢拂整个人的存在就是错误。

    只是封遥在想,谢拂知道吗?

    那个从见到他后,就没有问过封家一句,也没问过亲生母亲一句的少年,知道这些吗?

    封遥心里其实有答案。

    “妈,我这儿没事了,您早点休息。”

    封母点点头,笑着道:“你也是,累了就休息,明天跟学校请一天假。”

    “不用,睡一觉就好了。”封遥拒绝道。

    封母也没有再劝,阿遥从小就聪明又懂事,最让人放心。

    他在工作和学业上很拼,也是为了早点能帮上他们的忙。

    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想想外面那些揣测阿遥居心剖测的人,封母心中颇有些不高兴。

    封遥吃完饭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后,才卸去一身疲惫躺在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总出现谢拂的身影。

    不过见过一面,他却能将对方的一举一动,每一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原本对于那人的身份而生出的天然厌恶淡了几分,取而代之的一缕颇有些意味不明的情绪。

    就像谢拂的存在,复杂无比。

    *

    第二天,谢拂是被门铃吵醒的。

    是封遥安排的家政上门了,家政是个中年阿姨,干活很利落。

    可谢拂不是很喜欢有陌生人存在他的领域,家里的事他自己就能做,心中盘算着改天就找个机会将人辞掉。

    他查了下封遥给他的卡里余额,几万块,对封家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可对原主来说,却是一笔巨款。

    谢拂没有金钱焦虑,但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还花别人的钱不是他的作风。

    何况这个世界他跟封家关系复杂,房子也就算了,他现在未成年,租房都租不到,只能暂时住着,可这钱却拿得烫手。

    他开始琢磨着赚钱的办法。

    未成年的限制实在太多了。

    “今天收拾好,明天我带你去学校报到。”当晚,谢拂接到了封遥的电话,对方并未寒暄,而是开门见山。

    谢拂便也直接道:“知道了。”

    通知到位,封遥正要挂断电话,却听见电话那头又说了一句。

    “谢谢。”

    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说谢谢,封遥的手下意识按了挂断,连那声“谢谢”的尾音都没听到。

    封遥动作微顿,视线在这个号码上停顿片刻,最终还是按灭了手机。

    然而他今天一天,脑海中都会时不时浮现出那一声未说尽的谢谢。

    *

    翌日,封遥来接谢拂时,见他孑然一身,什么也没带,也没说什么。

    他吩咐司机在校门口的文具店停车,转身对谢拂道:“进来,想买什么自己挑。”

    谢拂下了车,他穿了一件白色短袖,下身是深色长裤,整个人干净利落,谁也看不出他前几天还在落后山村里刨地吃土。

    封遥不由多看了谢拂几眼,心中想着果然人靠衣装,封家的基因都不差,有一半封家血缘的谢拂也不能差,他几乎是挑着母亲的优点长的,这张脸也与对方有五分相似。

    如果看到他,想来封家人的心情会更复杂。

    封遥买单,谢拂也没有放肆,他只挑了一些用得上的,最后结账甚至不超过一百块,其中一个书包就超过了五十。

    封遥看着他挑的那些东西,顿了顿道:“你可以多选一些。”

    谢拂看了他一眼,“够了。”

    封遥眸光微动,一抹复杂一闪而过。

    都是敏感聪慧的人,虽然才第二次见面,但封遥已经有些了解谢拂的性格,又怎么能想不到他在想什么。

    “你不用担心,如果你能考上,封家会供你上大学。”不是简单的供到成年。

    “如果你想上大学的话。”他又补充了一句。

    言外之意,若是谢拂不想上,他们就不会供。

    谢拂将零散的东西都装进书包里,神色淡淡道:“嗯,谢谢。”

    封遥领着谢拂去见校领导,入学的事是早就办好的,手续也已经办得差不多,现在新学期刚开学,也是正好。

    其实本来封遥一个只比谢拂大一岁的未成年不该来做这些事,可问题是,封家除了他,也没有更合适的人来做这些。

    也只有封遥跟他没有血缘关系,更没有直接的恩怨,是最好的选择。

    “我平时在海城大学上学,有事打电话找不到我,也可以去那里找我,知道海城大学在哪儿吗?”封遥问。

    此时的他,似乎忘了上次直接把卡和手机给谢拂,却没问过谢拂会不会。

    “我可以问别人。”谢拂没直接说自己能找到,只是说他自己可以想办法。

    封遥闻言便也没有再问。

    帮谢拂办好入学的事,封遥便坐上了回去的车,谢拂送他到校门口,上车的封遥往外看看一眼,正好对上谢拂直直看着他的目光。

    是很平静的目光,可有的平静是真的平静,有的平静却是深渊暗潭。

    莫名的,封遥有些移不开眼。

    “少爷?”司机出声提醒。

    封遥回神,转过头去,“走吧,去学校。”

    *

    “大家好,今天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和大家一起,在这个班里学习知识,希望大家能好好相处。”

    这才刚开学,大家都以为谢拂是迟来的,都是新同学,所以并没有露出排斥的情绪。

    甚至因为谢拂的好相貌,不少同学对他的初始好感都不低。

    只是谢拂性子冷淡,这个世界因为身份敏感问题,更不会跟别人过多来往。

    大家就这样不咸不淡、不远不近地相处着。

    相比之下,封遥那边要热闹的多。

    他虽是封家养子,却也是封家承认的继承人,平时身边也围着不少人,不过封遥都不怎么搭理就是了。

    “封哥,今天怎么又请假了?最近出什么事了?”

    “就是,前几天听说封哥还去了外省一趟。”难道是封家有什么动作?

    “没什么,身体不舒服就请假了。”封遥一句话带过,不给人多问的机会。

    自讨没趣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在这儿待下去,转身走了。

    走到远处还窃窃私语,“那高高在上的模样,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不过是个养子,顶多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还真以为封家是他的吗?”

    “就是,也就是走了狗屎运,否则一个孤儿怎么可能走到现在这种地步。”

    风将他们的窃窃私语吹入封遥耳中,他面不改色,这种话他听过的太多了,早已经练就了一面铜墙铁壁,不会受到它们半点影响。

    凑热闹的走了,留下来的是封遥关系还不错的朋友。

    “上次给你打电话你说在外省办事,到底是什么事那么急?还用得着你请假去?”佟宣好奇问。

    他可是了解封遥的,这个人高烧的时候都不会请假,能让他请假的事,绝对不简单。

    “家里的私事,已经解决了。”封遥解释了一句,没再多说。

    “借用一下你这两天的笔记。”

    佟宣二话不说给了。

    “还好你只是请假两天,要是多耽误一段时间,再补可就要请家教了。”

    封遥翻动笔记的手一顿,目光在书上放空片刻。

    “家教?”

    封遥这才想起来,谢拂似乎刚从落后山村的破中学里过来,这样的他,成绩能多好?高中学业那么紧张,还有不同的教学方式,他能适应吗?

    这样的他,是不是应该请个家教?

    若是原来的谢拂,要赶上可能费劲,谢拂却简单。

    但即便简单,谢拂也要符合原主的过往,只能一步步来,不能太出格。

    第一次摸底考试,他考在班级底层往上一点点,这是一个合适的位置。

    班里的同学见状心中感叹帅哥长得再好学习也差,有些可惜,却也没对谢拂有什么成绩歧视,毕竟你可以在成绩上歧视对方,样貌上也要被对方碾压。

    后来,他们就更庆幸自己没有成绩歧视了。

    因为每次考试中,谢拂都在一点点进步,那是肉眼可见的成就,连老师们都被这个长得好守规矩又努力的孩子给吸引,投注了不少目光和偏爱。

    “谢拂,放学打球去不?”几个男生穿着球衣,抱着篮球问他。

    谢拂拒绝道:“不了,我还有事。”

    几个同学也没在意,结伴打球去了。

    出了学校,谢拂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批发市场,回家时,他还背着一大袋子东西。

    另一边,封遥的手机受到一条短信。

    【卡号xxxx今日x点x时支出3000元,余额77000元。】

    封遥微微皱眉。

    倒不是因为谢拂花了卡里的钱,而是因为这支出的对象。

    xx饰品?

    谢拂给自己买了几千块的饰品?

    还是说……给别人买的?

    他本不该过问,毕竟那钱都已经给了谢拂,就算是他的,可另一方面,封遥又实在想知道,那人是买了什么,给谁了。

    难道来新学校不久,他就交了女朋友?

    想想那人的样貌,封遥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

    他有些不悦。

    刚来大城市,就被迷花了眼?

    封遥本可以不管,但他觉得自己应该看着,毕竟,他好歹也算是谢拂的舅舅。

    只是无论是名义上,还是血缘上,都没人承认罢了。

    没多久,谢拂便接到了封遥的电话。

    “喂,有事吗?”

    封遥那边沉默片刻,才开口道:“这个点,你在做什么?”

    谢拂正在家摆弄刚弄回来的一堆饰品,分类的分类,把有瑕疵的挑选出来。

    批发来的东西当然有好有坏,虽然有损失,但只要好的能卖出去,自然能将那部分损失赚回来。

    “在看书。”谢拂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013悄悄抬头,“宿主,您不是说不骗小七的吗?”

    谢拂冷冷给了它一个眼神。

    013怂怂地躲了起来,背过身去却在偷笑。

    “你才刚开学没多久,高中课业很重,尽量多把精力花费在学业上,如果你需要补课老师,我可以帮你安排。”封遥想了想道。

    谢拂:“……”

    “不用麻烦,我会自己学,谢谢。”

    封遥正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才能针对谢拂是否交女朋友这件事展开询问。

    然而谢拂却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道:“你还有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先挂断了,还要看书。”

    封遥:“……就这些,没有了。”

    谢拂干脆挂了电话。

    封遥:“……”是错觉吗?对方好像生气了?

    谢拂心情确实有些不悦,任谁接到伴侣的电话,结果却被对方训了一脸都会不高兴。

    何况现在他们还没在一起,未来如何也尚未可知的情况下。

    013轻笑,“宿主,小七是怀疑您谈恋爱了。”

    “听出来了。”谢拂头也不抬道。

    封遥的意思谢拂很轻易便明白,想了想,最终他从衣服里摸出那张封遥给的卡。

    唯一能够让那人做出这种事的,也只有这张卡了。

    “他知道我买什么了。”

    “那您还干吗?”013有些幸灾乐祸问。

    干,为什么不干?

    谢拂从原主贫瘠的经历中,想找一些朴实无华的赚钱办法,最好不引起别人怀疑和注意。

    然而原主的生活处处围绕着山村,能用在城里的东西却不多,从中想要赚钱更难。

    谢拂只好从自己身边入手。

    他假装好奇去了几次夜市,跟一个小摊主混了个脸熟,之后在别人眼里,就是摊主拉着他接触了这个兼职。

    转变顺理成章。

    之后谢拂去摆摊也不会奇怪。

    谢拂没想赚多少钱,够用就行,兼职第一步还是要靠封遥给的做本钱,之后还回去就行。

    封遥并没有刻意派人盯着谢拂,家政也只是帮忙做家务,唯一直接能够检测到谢拂的,也只有那张绑定了他这个手机号的卡。

    但即便是那张卡,也只在一开始支出了一笔钱,后来便没了动静,连小笔的钱也没有。

    之后不久,却有三千多块钱进账,卡里的钱又被还回来了。

    封遥这下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他看着手机里的那条收入消息,眸光微动。

    他托人查了一下,对方很快回来汇报,“谢小先生每天按时上课,只是在放假和周末会去附近的一条街上摆摊卖东西。”

    闻言,封遥沉默片刻。

    他心里有不少想说的话,想问谢拂。

    然而那些话还没出口,便在他心里有了答案。

    他不由想起自己刚被收养到封家的时候。

    那会儿封家的公司才刚起步,封父封母,一个忙公司,一个忙找女儿,虽然对封遥不错,但能够花在他身上的时间实在不多。

    封遥至今都留着一个账本,是他来封家后的一切花费,虽不全,却也不远。

    它或许永远也没有用到的机会,但是他自己心里却要有数才行。

    现在的谢拂,与他从前何其相似。

    可偏偏,他们又是天然对立的人。

    封遥是封家人,自然不能与谢拂同病相怜,更不能对他有所好感。

    “他摆摊的位置在哪儿?每天都去吗?”

    他发誓自己只是好奇,只是问问。

    绝对没有想去见他的想法,嗯。

    *

    市中心的夜市很热闹,街上处处都是衣着漂亮的男男女女,成双成对的居多。

    霓虹灯闪着人的眼睛,各种喧嚣动感的音乐传入耳中。

    夜色的灯光下,谢拂面前摊子上的饰品格外闪亮,颇为吸引人,不少女生凑过来挑选。

    当然,也有人是为了看谢拂来的,少年在夜色里更添了几分月色的冷淡和朦胧,便是静静坐在那儿,手边放着一本课本,从未叫喊招待客人,也有不少路过的人为他驻足。

    “帅哥,可以拍个照吗?”有女生忍不住问。

    谢拂拒绝道:“抱歉。”

    拍照的、录视频的女生们颇为遗憾地删除。

    “帅哥,你要是拍视频,肯定能火,比摆摊赚多了。”有人忍不住说。

    谢拂只是笑笑,并不发表意见。

    一个暂时的兼职而已,他又没打算拿这个当主业。

    等收摊时,谢拂将剩下的东西都收拾到袋子里,低头收好折叠凳时,便见一道阴影出现在谢拂面前。

    谢拂动作微顿,抬头看去,便见封遥一身昂贵的衬衫和长裤,衣领微敞,额角似有头发贴着皮肤,隐约还能看到薄汗,热的。

    “真巧。”谢拂站起身,背上东西正要走。

    “不巧,我专门找来的。”封遥直接道。

    他其实刚从公司出来,平时他除了上学,还要在封家的公司接手一些公司事务,每天的时间安排很满,能够挤出时间来找谢拂已是难得,还好谢拂收工比较晚。

    谢拂抬头看他,“找我有事吗?”他没生气,似乎不在乎封遥盯着他这件事。

    “没什么事,只是想告诉你,那张卡里打的钱你都可以用,如果实在过意不去,以后还回来就是,你现在正是学习关键时期,莫要本末倒置,得不偿失。”

    谢拂闻言点点头,“我知道了。”

    看他这模样,封遥便知他没有真的听进去。

    他面上不显,心中却紧皱眉头。

    “我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高中课业真的很重要,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

    “封先生,你一直都这么爱操心吗?”谢拂打断他。

    封遥:“……”这是在说他爱管闲事?

    “我以为我应该不在你的操心范围。”谢拂说。

    封遥这下不是心中皱眉,而是面上皱眉了。

    他没想到谢拂会说得这么直白。

    按理来说是好事,谢拂愿意远离封家,对谁都好,可封遥心里就是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闷。

    这种闷和之前知道必须接谢拂过来,并且给予照顾和抚养费不同。

    “是我多嘴了,冒犯到你我道歉。”

    “我知道,你是好意。”谢拂淡淡道。

    他将蛇皮袋扎好,提着它对封遥道:“你是好意,但每个人有不同的生存法则。”

    “你姓封,我不是。”

    “我很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但再多就不必了。”

    “原本还想找机会见你一面,今天正好,也省了特地找你。”

    谢拂将那张借用过,后来连本带利还回去的卡还给封遥。

    “封先生,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