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山雪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6章 相亲记3

    早在来到这个世界,接收记忆之后,谢拂就锁定了这个机会,如果把握好,他们之间的进展还能更快一点。

    南与眠当然是不想答应的,他还想多考虑考虑,毕竟哪有跟相亲对象交往不到半个月,就搬进对方家里的?

    他们现在甚至都没见过几面,住在一起难道不会尴尬吗?

    可他想考虑,现实却没有给他这个时间,房东那边已经给了时间,而他在最近两天要是找不到合适的房子,随便租了一个,之后想要换房子又不方便。

    他心中纠结,想着要不找朋友帮忙,谢拂却道:“当然,你也可以暂时住在朋友那里,找到合适的房子再搬出去,可这样一来你还是会麻烦别人,既然都是麻烦,那为什么不是麻烦我?”

    “毕竟,在未来几十年,我们互相麻烦的地方还会有很多。”

    这话说的,未来几十年都给安排上了,虽然有些自作主张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自作主张给南与眠带来的并不是反感,而是一种暖心和安然。

    毕竟谢拂越是这种态度,就代表他对这段关系的认真,是想要认认真真,一直走下去的。

    一方面是房子的压力,另一方面又是谢拂的看似体贴实则步步紧逼,南与眠有些着急的脑子一时也打起了鼓来。

    谢拂看了他一眼,试着道:“如果你担心我那里住不惯,不如亲自去看看?万一能合你心意呢?”

    这哪里是房子合不合心意的问题?这是他们还没那么熟的问题。

    可谢拂这态度太自然了,自然得仿佛他们是已经恋爱有段时间的情侣一般。

    南与眠有时也难免会被他的态度给影响,心中暗道难道是自己太见外吗?

    想想现实中也确实有人恋爱结婚都很快的,谢拂这样,应该也……不奇怪……吧?

    南与眠犹豫着想。

    谢拂见他迟疑,便自然而然开始给他指路,“我家就在那条街拐弯过去,最近晚上凉快,晚上小区里不少人都在广场乘凉,还有人摆摊卖小吃,你去的话应该还能赶得上。”

    南与眠被他指路的态度弄得下意识发动车子踩了油门,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上路了,身边来往都是车,前后都是人行道红绿灯,他想停都不行。

    他趁着红灯时偏头看了一眼副驾驶的谢拂,咬了咬唇,半晌却没说出什么来。

    谢拂还适时提醒他,“绿灯了。”

    南与眠:“……”

    车子继续行驶,按照谢拂指的方向拐弯过去,又开了几分钟,车子才终于在谢拂的指示下停下来。

    “到了。”谢拂率先下车。

    他走到南与眠面前,为他打开车门,这让南与眠不想下车都不行。

    而且这车还是谢拂的,他就是想开走都不行。

    这会儿他倒是有些后悔了,刚才要是谢拂开车,他还能理直气壮让谢拂把他送回家,可刚才是自己开车,他自己把车开过来的,还能让别人开回去吗?

    “这……太晚了,下次吧。”犹豫间,南与眠终究想要选择逃避,然而谢拂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谢拂关上车门,将钥匙拿回自己手里,自然而然牵着南与眠的手记往小区里走去。

    “来都来了,看看又没什么损失。”

    “而且如果你看着不合适,一定要再租个房,明天我还能帮你找房子搬家,反正我明天休息,不上班。”

    他好自觉啊。

    南与眠心中暗暗想。

    他们才这样,就已经自然而然代入男朋友的角色,还主动说要帮他找房子搬家。

    南与眠在谢拂这里感受到了被照顾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谈恋爱的好处吗?现在他也有些理解别人为什么会想谈恋爱了。

    一个人和两个人,总归是不一样的。

    不过这个前提是找到对的那个人,要是不对,那不仅不是帮你减轻负担,还会增加你的负担。

    南与眠偏头看了看谢拂,看着对方的侧脸,便由衷感到了一股安心。

    嗯,这个人是可以依靠的。

    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谢拂刚才的话让南与眠放松下来,他说的没错,要是他看不中这里,也还能去找别的地方住,又不是一定要住在这儿。

    谢拂也没有非要他住在这儿。

    至于担心独处一室会不会被占便宜,南与眠倒是没放在心上,虽然谢拂看起来比他高一点,但都是两个成年男人,他不觉得自己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这么一想,南与眠就彻底放心了。

    剩下的那点紧张,就是纯粹因为要去男朋友的私人空间而带来的紧张忐忑和期待。

    小区有电梯,一栋二十几楼,谢拂住在十几层。

    到门前,指纹开锁时,他转头对南与眠道:“待会儿进去也给你录一下指纹,下次要是想来,自己就能来了。”

    当然,要是南与眠要搬过来,那更要录入指纹。

    南与眠停在眼里,心里有点怪异的感觉,仿佛自己也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趁着谢拂在从鞋柜里拿拖鞋,他便打量起这间房子来。

    不算大,但确实如谢拂所说,两个人住绰绰有余。

    两室两厅,一厨一卫,还带个阳台,看得出来,房子也是精心装修过,只是里面的东西不多,所有东西都在它们该在的地方,摆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仿佛这屋子的主人有洁癖和强迫性。

    乍一看有些吓人,且一点都不像是单身男性的住处,在南与眠印象里,男生的住处都跟脏乱差这三个字联系在一起,他自己是正常人水平,平时打扫卫生整理屋子也没落下过,却也不会把住处收拾得跟在军训似的。

    刚走进来,南与眠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他真的要在这里住吗?

    会不会他想赖个床,谢拂都要把他拉起来说该叠被子了?

    想想那个画面,南与眠忽然感觉到心中一阵窒息。

    这进去的脚步,忽然就有些迈不动了。

    “怎么了?”谢拂将新的一次性拖鞋放在南与眠面前,“怎么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南与眠笑容尴尬,不过他到底还是换上了谢拂给他的鞋子。

    “你这里,一直都这么井然有序吗?”他斟酌着用词,试探着问。

    他没想着打退堂鼓,毕竟都到这儿了,想来谢拂也不会让他打退堂鼓。

    记谢拂看了看屋里的陈设,“一个人住,平时工作忙,很多东西不常用,也没给我什么可能弄乱的机会。”

    比如他说了会做饭,但是在工作忙的情况下,他经常都是在医院附近吃的,家里的厨房很少开火,就算开火,那基本也是面条这种方便易熟的食品。

    冰箱里除了饮料牛奶,最多的就是鸡蛋,卧面用的。

    他打开灯,带南与眠进去逛了一圈,说是逛,其实走几步就能看清。

    主卧是他住,为了方便,没有准备什么书房,而是在主卧里搭了书桌书架,书架比衣柜大,书架上的书也比衣柜多。

    次卧就简单了,只有一张床,虽然也有衣柜书架,但是除了书架上有一些主卧放不下的书外,基本没有其他东西,连床单被褥都没有,显然没人睡过。

    南与眠看了一圈,望着次卧有些意味深长道:“谢医生,你这次卧之前还带其他人来看过吗?”

    谢拂看了他一眼,抿唇一笑,“你不如直接问我,主卧除了我,还有没有别人睡过。”

    南与眠耳根微红,不由推了推眼镜,可既然自己的想法都被对方看出来了,那他也没什么了躲躲藏藏的。

    而且,作为现任男友,关心一下对象的前任怎么了?

    “没有。”这是谢拂的回答。

    “不过,我希望未来有。”说着,他还牵着南与眠的手,其意思不言而喻。

    “南老师,你愿意做它的另一个主人吗?”

    “谢医生,明早不来上班啊?”排班的护士看了一眼排班表,随口问了一句。

    谢拂唇角微抿,淡淡应道:“嗯,明早要帮对象搬家,请假了。”

    虽然谢拂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大家本就对谢拂和他那传闻中的对象感到好奇,虽然有人远远看见过南与眠,可还有不少人没见过呢。

    “谢医生对象是做什么的?怎么要搬家了?需要帮忙吗?”

    “他是老师,租的房子要退了,暂时找不到合适的,要搬到我家。”

    众人闻言,纷纷对视一眼,齐齐微笑,发出了善意的“哦”声。

    原来是同居啊。

    难怪谢医生整天都眉眼舒展,明显心情很好的样子,甚至还主动给他们帮忙。

    果然恋爱就是能让人由内而外地改变。

    他们真是越来越好奇谢医生对象是什么样了,竟然能让眼光高的谢医生这么满意,看样子是往认真里处的,说不定未来还会喝到他们的喜酒呢。

    “你这个桌子还要不要啊?要我就给你拆了,不要就丢这儿,也省的收拾了。”一个年轻男人在南与眠的书房扬声道。

    正在卧室收拾东西的南与眠抽空扬声回了一句:“不要了,把书收拾完就行。”

    程苏溢也不管桌子了,将所有书抱走装进箱子里。

    “这书桌还是之前我跟你一起去二手市场挑的,你这就不要了,败家子。”

    南与眠出来休息会儿,顺便洗手洗脸。

    凉快之后才说:“要了也没地方放啊,他家也放不下,搁着也是挡路。”

    卖回二手市场还差不多,可卖出去还要拆要搬,麻烦得不记行,南与眠懒得费那个功夫,反正这儿一片住的不是老师就是学生,放着也是有用的,就是可能房东会增加一点房租。

    不过下个住是房东的亲戚,应该不会要房租吧?南与眠这样想。

    “你还说。”程苏溢放下手里的书,也出来歇会儿,走到南与眠身边,拿起桌上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就喝了起来。

    “你找不到房子可以跟我说啊,我工作的地方有房子,再不济还有私人空置的房子,哪里不能住?你怎么就要跟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同居了?”

    “要不是你当初恋爱后直接打电话跟我报喜,我现在都不相信你们是刚谈了还没半个月的情侣。”

    程苏溢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学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前一直不声不响,二十多年初恋都没有,现在却是两天恋爱,半个月同居,要是他在不久后收到对方的结婚请柬,他想自己都不会太惊讶。

    “学校不许校内的老师去教育机构上课,我要去去学长那儿,被学校知道了还说不清,至于学长你私人住处,那更不行了,房租太贵租不起,收得便宜我又心里过意不去。”

    程苏溢是南与眠学长,不过并没有在学校做老师,而是开了个教育机构,专门给一些小升初、初升高和要高考的学生补习。

    他自己身兼老师和老板两职,每天也忙,今天还是抽空来帮南与眠收拾东西。

    不过主要还是为了来听听南与眠跟那个刚认识的对象是怎么回事。

    “我连人都没见过,你倒是整个人都要进人家家门了。”程苏溢摇摇头道。

    他一直觉得南与眠是个冷静的人,但这次相亲结果确实出乎他意料,他得来看看,这学弟是不是被人给骗了。

    “他说什么时候来?这都快十点了。”程苏溢看了眼手表。

    南与眠却不急,“我说收拾东西要花不少时间,让他晚点来的。”

    其实上回南与眠就录入了谢拂家里的指纹,一个人搬也没问题,但是谢拂坚持帮忙,且南与眠也觉得一个人搬家去男朋友家,在对方不在的时候,随便碰他家里的东西,这样不太好。

    想了想便同意下来。

    正说着,门铃响了,南与眠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抬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男人。

    对方穿着宽松可以随意活动的衣服,显然是用了心的。

    谢拂这还是第一次上南与眠这里,往里看了看,见满地都是纸箱子,便知道这是正收拾着。

    “好了吗?我来帮你。”

    南与眠让开位置,放他进来,要搬家,也用不着换鞋了。

    “马上就好了,你可以先把能拿走的拿下去。”南与眠并没有跟谢拂见外。

    程苏溢看了谢拂几眼,笑着上前伸出手礼貌道:“你好,初次见面,我叫程苏溢,是阿眠他学长,你就是他男朋友?”

    阿眠?

    谢拂微微挑眉,同样伸手握道:“你好,谢拂。”

    谢拂的态度称得上冷淡,南与眠正在屋里拿要谢拂带走的东西,一时也没注意上外面两人。

    程苏溢也不在乎谢拂并不好的态度,只道:“我听阿眠说,你们相亲交往还没半个月,不觉得现在就同居早了点吗?你们还什么都不了解。”

    谢拂闻言,也没有对对方刚见面便指责他们记决定有些冒失而产生不满,事实上,别人也很难让他产生太明显的情绪。

    “虽然时间短,但我们都是认真考虑过,未来都要走下去的,现在提前同居,也是拉进我们关系的方式,磨合双方的生活,为婚后的生活打下基础,我不认为这很早,而且跟我一起住,也是与眠考虑过后的结果,程先生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他才是。”

    谢拂可是还想着要一个月结婚的人,半个月同居早了吗?他还嫌慢呢。

    毕竟同居了也只是分房睡,还不会睡在一起。

    虽然话说得直接又不气,但意外的是程苏溢竟然还挺满意。

    至少谢拂态度认真端正,是真的将南与眠放在心上,也放在了人生规划里,而非只是想占便宜的那种人。

    既然如此,他也稍稍放心了些,对着谢拂笑了笑道:“你们这样想也不错。”

    也对,南与眠不是冲动的人,既然愿意跟谢拂一起住,那必然是认真考虑过的。

    这么一想,他便也没揪着谢拂不放了。

    南与眠提了几个编织袋出来,里面装的是被褥衣服什么的,不算重,就是体积不小。

    “你的车应该放不下吧?我把车钥匙给你,要是放不下,可以放我车里。”南与眠把钥匙给谢拂。

    谢拂却拒绝了,“不用了,我今天叫了个货车,东西可以全放在货车上,一趟就能拉完。”

    南与眠:“……”

    还挺细心?

    不过他之前怎么就没想过呢?

    哦,有了男朋友,他就下意识把搬家公司给忘了。

    他以前也没有用搬家公司,因为他来时的东西根本不多,这些都是后来置办的。

    谢拂提着袋子出门,所幸这里也有电梯,他们上下两趟,便把东西搬了个七七八八。

    这里一圈住的都是老师或者学生,有南与眠相熟的老师偶遇,好奇问:“南老师这是要搬家?”

    南与眠笑了笑,点头随口说了句道:“是啊,陈老师刚下班?”

    陈老师点点头,看见谢拂自然而然接过南与眠手里的箱子,她多看了两眼,“现在搬家公司的人都这么卷了吗?”

    这颜值,就是上街卖艺应该也比搬家赚?

    见到程苏溢也惊奇道:“竟然还有一个。”

    虽然比不上刚才的经验,可也算是个帅哥,人群里也有回头的那种。

    南与眠:“……”

    他哭笑不得地拉着谢拂对陈老师介绍,“这是我男朋友。”

    谢拂对她点点头,“你好。”

    陈老师面色尴尬,红着脸笑笑,“啊……是我误会了,不好意思……”

    南与眠又指着程苏溢道:“那是我学长,他们都是来帮我搬家的。”

    陈老师更加尴尬地点点头。

    她也听说过南与眠有对象了,只是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对象,刚刚顾着尴尬,现在回过神来才想起要仔细瞧瞧,这可是别人都没机会见的人。

    刚刚没认真看,现在这一仔细看,更是了不得,南老师这位对象长相气质可比电视里好些明星都好,这还是素颜,要是化妆上电视,顶流说不定都能当当。

    他与南与眠站在一块儿,两人虽然一个爱笑一个较冷淡,但看上记去就是格外和谐。

    陈老师心里有种预感,南老师这恋爱,那是不恋爱则已,一恋爱恐怕就要走到结婚。

    无他,这两人看着真的很配。

    她笑着招呼:“南老师,你搬哪儿去?有机会一起吃饭啊,带上你男朋友。”

    南与眠笑着应下,正要走时,谢拂却也微微一笑道:“我们就住医院那边,不远,有机会请大家吃饭。”

    南与眠:“……”

    他抬头瞟了一眼谢拂,有点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谢拂回了他一个莫名的目光,似乎在询问:怎么了?

    南与眠又将刚刚的怀疑收了回去。

    谢拂这人,就是太认真了,应该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

    陈老师闻言,果然成功从中听出了别的信息。

    她微微睁眼,看了看南与眠,又看了看谢拂,“两位这是……在同居?”

    这速度,赶得上火箭了吧?

    因为消息有延迟,陈老师是前两天才听说南与眠相亲成功的消息,结果今天就知道这两人同居,难免惊讶。

    不过她反应也快,当即笑容满面地对南与眠说:“恭喜恭喜,那我就等着两位的喜酒了!”

    谢拂态度自然地应下:“会的。”

    南与眠:“……?”

    怎么回事?怎么就说到要喝喜酒了?

    他不是刚恋爱吗?

    南与眠终于后知后觉发现同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在谢拂嘴里,这只是暂时的,他想走随时都能走,可在别人眼里,从相亲到恋爱到同居,无论这是多少天,那也代表着这两人稳了,就等着喝喜酒了。

    南与眠的同意,似乎不止让他少了退路,还让他跟谢拂之间的进度加快了。

    开车去谢拂家的路上,南与眠都在会想自己是不是错了?

    可每每看见身边的一派淡定的谢拂,又觉得自己的不安没有理由。

    谢拂都能这么淡定,他怎么能犹豫不决?

    怀着这样的想法,南与眠最终还是跟着谢拂住进了他家。

    临走时,程苏溢看了看正在收拾帮忙东西的谢拂,对南与眠小声道:“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南与眠点点头,“学长慢走。”

    等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屋里只剩下谢拂和他两个人,南与眠忽然有些紧张了。

    因为这跟上次不一样,上次他来,不满意了还能离开,现在他能走吗?又走去哪儿?

    “我把书桌整理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你够不够用,如果不够的话,下次去市场挑一个更大的。”谢拂将南与眠的书整理放进书桌里。

    “衣服你要怎么放?”

    “床单被套这里我有几套,你喜欢什么花色?都不喜欢的话改天陪你去买新的,但是今天就先挑一个用着。”

    谢拂的声音不疾不徐传入耳中,平平静静,淡淡的,暖暖的,不知不觉就驱散了南与眠心中的茫然和不安,让他一直悬着的心渐渐落了地。

    抬头看去,便见谢拂正在房将他箱子袋子里的东西都一一拿出来收拾好放在屋里。

    那道身影高大又沉稳记,令人安心。

    不知道看了多久,在看到谢拂对着他各季的衣服有些无措时,南与眠抬步走了进去,拿过谢拂手里的冬衣,“我来吧,你去收拾外面,看着挺乱的。”

    谢拂唇角微微抿起,声音罕见染上了几分柔和,“好。”

    谢拂出去时,面上和心里都是笑着的。

    013在心里默默给谢拂比了个大拇指,又对南与眠礼貌性地表示了一下同情。

    这情况为什么那么熟悉?因为青蛙就是这么被温水煮的。

    等到回过神来试图挣扎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先给南与眠默个哀,013已经在猜测起了宿主什么时候能吃上肉。

    还有结婚,也该提上日程了?

    准确来说,结婚这件事,从来没从谢拂的计划里下去过。

    但现在南与眠已经在他眼前,每天抬头低头睁眼闭眼就能看见,他的心已经渐渐平和了不少,简单来说,他不着急了。

    人已经在他碗里,想什么时候吃也只是看时机罢了。

    生活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刚开始南与眠是有些不习惯的。

    以前他放假没课时会睡懒觉,大中午再起床,早饭午饭一起吃。

    现在不行了,在他想睡懒觉时,就会有人来准备好早餐,温和却不容拒绝地喊他起床。

    如果没有喊他,那一定是谢拂收到消息去医院加班了。

    同样,从前南与眠一日三餐不用考虑另一个人,自己想吃什么或者觉得什么方便就吃什么,谢拂也是。

    可变成两个人后,双方都下意识想着不能让对方吃得那么简陋。

    于是在同居之后,率先有巨大变化的竟然是伙食。

    谢拂会做饭,他做过几次后,南与眠就有些内疚了,因为他厨艺一般,谢拂能给他做好吃的,他却不能给谢拂做。

    这让南与眠有些苦恼,于是他开始研究厨艺,竟花时间精力在网上找了一些家常菜的视频,照着视频里美食主播的步骤,倒也做出了一些成果。

    虽然比不上谢拂,但比他以前也好多了。

    南与眠心中略感满意。

    自己做好了一件事,就忍不住拿到人前炫耀,想听几声夸赞,看别人艳羡的眼神。

    在一天又接到谢拂说要加班的电话后,南与眠想了想,便在家按照视频做了几道熟悉的菜,看着卖相和味道都不错,便装在保温桶中,带着去了医院。

    “你好,我找谢拂,谢医生。”

    谢拂这个名字其实不算有名,但是说起谢医生,由于前段时间医院里传的八卦,这称呼还是挺多人知道的。

    加上大家都知道谢医生有个男朋友,又见南与眠年龄什么都对的上,心中便暗暗有了猜测。

    “谢医生在三号手术室,手术应该还没结束,您可以在休息区或者办公室等。”

    南与眠按照她说的地方去了,他问了一下,得知谢拂确实还在手术室,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便顺着之前护士说的地方,去了休息区等候。

    南与眠白天上了四节课,又是批改作业又是写教案,准备ppt,今天其实也累了,这会儿已经很晚,他等着等着,竟然靠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

    谢拂从手术室出来,又是半个小时后。

    “谢医生,有人找你,好像是你家里人。记”有护士上来提醒道。

    “他人呢?”能在这时候找他的,除了南与眠也不会有其他人。

    谢拂换下衣服,只穿着一身白大褂,转身朝着刚才护士说的地方走去。

    护士看着他脚步加快的背影,啧啧两声,羡慕地说:“他们感情真好啊,以前我还以为谢医生就是个冷冰冰的机器,现在发现,人家也是有温柔的。”

    就是这温柔没给他们罢了。

    “后悔了?”同事戳了戳她。

    护士就是之前对谢拂心动,却又因为对方不是城里人而退却的。

    “有什么后悔的,人家从来也不是我的。”护士嘴硬道。

    同事看破不说破,有些东西戳破也不好,尤其是现在谢医生都有对象了,不可能有机会,还不如什么也不知道。

    谢拂丝毫不知道有人在偷偷议论他。

    他快步来到休息区,一眼便看见南与眠坐在靠着墙,最边上的位置,而他旁边的座位还放着保温桶。

    谢拂刚想走近,却又顿住脚步,先闻了闻身上的味道,确认刚才用过消毒水,又用消毒液洗过手后,这才往南与眠身边走去。

    他提起保温桶,坐在南与眠身边,就这样静静看着对方,明明南与眠睡着了,什么表情和动作也没有,他却也看得极为认真,似要将人的每一处都记在心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目光太专注,而专注的目光一般都灼热,南与眠竟渐渐醒了过来。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他忘了现在在哪儿,下意识喊智能助手:“小度小度,几点了?”

    “十一点十三分。”不同于小度的清润男声令南与眠清醒过来。

    他彻底睁开眼,才看见眼前的并没有什么智能助手,有的只有谢拂这个人工助手。

    “你工作忙完了?”他这会儿也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谢拂点头,“差不多。”

    他拿过保温桶,“这是给我的?”

    南与眠靠在他肩头,有气无力道:“嗯,就是没你做的好。”

    事实证明,很多东西不是看别人会,自己也就会,哪怕看着别人做的全程视频和步骤,他也还是欠缺那点熟练度,做出来的成品勉勉强强,却是比不上人家美食博主的成果,色香味俱全。

    但谢拂又不想吃美食博主的,他只要吃南与眠为他做的,这个念头便足以让他口中的哪怕是焦炭,也能变成肉丁。

    何况南与眠做的虽勉强,味道其实也不错,普普通通的家常菜。

    谢拂分给他一个碗,“你吃了吗?”

    南与眠点点头,“吃过了。”他又不会饿自己肚子,那没必要。

    “那再陪我吃点,这都又过了一两个小时了吧?”

    还真是,南与眠想了想,却看着碗筷道:“不用了,我只带了你的那份。”

    碗筷都是。

    谢拂又不介意,“你可以跟着我吃。”

    两个人用同一副碗筷?

    两个大男人本来没什么,可他们这关系,就有些什么了。

    “这不好吧……”

    他犹豫道:“你不是有洁癖?”怎么能吃别人的口水。

    “分人。”谢拂简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