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章 蜜语纪

    1、你过得最好

    “你老公昨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许蜜语一早起来,就收到这样一条信息。

    她看着手机,一下怔在那里。

    *

    一天前。斯威酒店行政套房里。

    “我马上就下楼接你。是、是,你等半天了,可你也得容我把衣服穿好吧?……妈你就别唠叨了,我这就下去接你了。”

    许蜜语挂断电话,握着手机长叹口气。

    她走到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丈夫聂予诚正在里面洗漱。

    “抱歉啊老公,这么早就把你折腾起来……”许蜜语小媳妇似的抠着门框,满脸的过意不去,可怜巴巴地对聂予诚道歉。

    聂予诚斯文英俊的面庞上毫不掩饰地铺着一层不耐和忍受。他握着剃须刀刮胡子,烦得想用力,偏偏对自己动剃刀又是个不能太用力的事情,于是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烦。

    许蜜语感受到了他的烦躁,抠着门框嗫嚅解释:“我妈她,事儿是比较多……”

    聂予诚终究没忍住用了下力,下巴上立刻多出一道细细血条。

    他“嘶”的一声,甩掉手里的剃须刀,牢骚再也忍不住冲出了喉咙管。

    “她是事儿比较多吗?是非常多!她说想过来星市看看,身体不好不想住宾馆嫌不舒服,想住我们家;行,让她来,让她住;她说嫌人多太吵,行,我把家让出来给她住,不吵她,我们自己出来住酒店,这够可以了吧?结果呢,听你大姐一说五星酒店好,你妈立马就急巴巴地要跟我们换着住。蜜语,你能不能说说你妈,别老这么可着我们俩压榨,别她夸你两句不疼不痒的好话,你就不知道姓什么了!”

    许蜜语在他痛发牢骚的时候,飞快做了一系列事请。她松开门框,快步走进卫生间,用清水帮聂予诚清洁干净下巴,又找到棉签帮他处理下巴上那道小伤口。

    用棉签温柔扫过那条细细的伤口,许蜜语心疼不已:“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你自己的花容月貌出气吧?你说这么帅的脸,怎么可以有伤呢?”许蜜语边说边呼气,像对待受伤的小孩或者小动物那样,满心满眼都是温柔。

    聂予诚垂眼看着她,无奈地轻叹口气。

    许蜜语感受到那声叹息里,怒气和不耐已经开始松懈。

    “你就是吃不住你妈夸你两句!”语气虽然还是不愤,但终究软了下来。

    许蜜语放下心。她适时抬眼看着聂予诚,一脸的讨巧,一边说话一边做作眨眼:“她身体不好,生我和我弟的时候落下腰疼病根,我也不能太狠地怼她不是。那我妈她夸我有本事、嫁得好,这不就是在夸你吗;那她都这么夸你了,我们就让让她,好不好?”

    聂予诚垂眼看着她卖乖的样子,又无奈又好笑。许蜜语抓住时机踮起脚在聂予诚脸上亲了一下,亲完笑眯眯地看着他,两只眼睛弯弯的,嘴角上翘,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小牙。她有两只顶漂亮的眼睛,一笑起来亮亮的、弯弯的,好看又讨巧,配上那弯起又自带甜度的嘴角,让她的笑容有种直击人心的感觉,总能让人心头一动卸下心防似的。

    聂予诚被她搞得没办法,泄了气。

    许蜜语趁热打铁,一边用手轻抚聂予诚的胸口,一边温温柔柔地告诉他说:“啊对了,我算着日子,上次给婆婆妈寄的卤味她差不多应该吃完了,前两天我又新卤了些牛肉塑封好,已经给她又寄过去了。你最近总是忙,每天都在加班,很晚才回到家,我就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还有啊,我卤肉的时候邻居闻到味道还来敲咱家的门跟我讨呢,你说我给婆婆妈卤肉的时候有多用心多真材实料吧!”

    婆婆一向都性子淡淡的,但对许蜜语做的食物尤其卤味却非常爱吃。当初婆婆不太同意许蜜语和聂予诚的婚事,觉得许蜜语的身世学历通通配不上自己儿子。要不是许蜜语亮了这副烹饪手艺降住了婆婆的胃,她还真嫁不成聂予诚。

    聂予诚听许蜜语这么一说,不由心头一软。

    许蜜语抬手用指尖温柔摩挲聂予诚的下巴,继续哄他:“老公你消消气,你看啊,我妈她也不是天天来,我们熬几天等她回去就好了,这几天她要是哪儿做的不对,我替她给你赔不是、给你做牛做马做补偿,好不好?”

    聂予诚叹口气。许蜜语哄他这本事,他总也扛不住。他拉下许蜜语的手,不愿意多计较地说道:“算了算了,我今天下午出差,你妈愿意住哪就住哪吧。”

    许蜜语闻声“啊?”了一下,脱口问:“下午出差?这么突然啊?”

    聂予诚皱皱眉,刚要说什么,许蜜语的手机又响起来。

    许蜜语把电话接通,她母亲焦秀梅的催促声音像水.雷一样,把空气都炸起了浪。

    许蜜语一下就被焦秀梅轰.炸得上了头,一边不迭声地冲电话里说“来了来了,这就下去接你了”,一边转头对丈夫交代,“那我先下去接我妈,你赶紧穿好衣服去上班吧,别跟她碰见了,省得她又烦你。等我安顿好我妈我就回家给你收拾出差的行李。”

    她说完就急匆匆套上外衣拿起门卡跑出去。

    聂予诚站在她身后,看着房间门慢慢关合。镜子里映出他的脸,那上面充满了受够了和忍无可忍的表情。

    *

    许蜜语急急忙忙乘电梯下楼,赶去酒店门口。

    斯威酒店是豪华五星,进出都是有头有脸非富即贵的人物。放着焦秀梅在酒店门口吵吵嚷嚷地待太久,许蜜语怕她被人笑话。

    走出大堂,在酒店外一打眼看到自己妈的打扮,许蜜语瞪大了眼睛。

    焦秀梅一点都不像个从乡下过来的老太太,眼下她不仅衣着时髦,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大墨镜。只是这打扮怎么看怎么和她有些格格不入。

    “妈,你怎么把我的衣服穿上了?”还是她最好最贵的一件,是聂予诚到国外出差给她买回来的,“还有,你从哪儿把我墨镜翻出来的?你可真能耐,我自己都忘记放哪了,你倒是帮我找着了。”许蜜语说着想伸手去摘掉墨镜,让它物归原主。

    焦秀梅抬手一挡,格开她的手臂。

    “我是你妈,养你这么大,穿你一件衣服、戴戴你的墨镜也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怎么的,这墨镜都戴我脸上了,你还好意思往回摘啊?”她声音大嗓门响,震得许蜜语不敢跟她多掰扯。

    人来人往的酒店门厅前,她还想要个脸。

    她赶紧接过焦秀梅手里的行李箱,带着她往酒店里面走。

    一进大堂,焦秀梅“哇”的一声把墨镜一掀架在脑门上,转着脑袋四处地看。

    “怪不得你大姐说五星酒店好,跟宾馆什么的老不一样了。这确实好啊!瞧瞧这房顶举架,多高;瞧瞧这装潢,也太气派了;这简直装得跟皇宫一样啊!”

    “说的就跟你见过皇宫什么样似的。”许蜜语一边吐槽一边拉着焦秀梅往电梯区走,她真怕放任焦秀梅不管的话,下一秒焦秀梅会冲到大堂经理面前去摸人家衣服,对人家说:你这身衣服真板正,这哪是制服啊,这是龙袍改的吧。

    电梯间的几部电梯都停靠在高层区,只有一部眼下就在一楼,但电梯门马上就要关合了。许蜜语顾不上仔细瞧,拉着焦秀梅快跑几步,她嘴里喊着“请等一下!”,在电梯门马上关得严丝合缝前伸进一只手去,成功把即将上升的电梯拦停。

    电梯门缓缓打开。许蜜语看到电梯里只站着两个人,两个年轻高大的男人,都是相貌堂堂西装笔挺。他们的神情并不愉悦,像是十分不满被人打断了电梯的上升进程。

    仔细看他们两个人的前后站位,许蜜语觉得他们应该是老板与助理的关系。

    其中老板的相貌尤其出众,气场也更冷厉。他眼睛只轻扫一下许蜜语,就让许蜜语蓦然觉得自己好像被讨厌和轻视到了。等她想要争辩质疑什么,又无从发作――人家只是轻轻一个眼神扫过,对眼神做出解读的是她自己。

    有一瞬她想退出去,和焦秀梅去等别的电梯,以减轻自己打扰到了别人的奇怪罪恶感。但焦秀梅已经大大方方站进电梯里,还拉了许蜜语一把,催她快点进来别磨蹭。

    许蜜语只好硬着头皮站进去,伸手进衣服口袋掏出门卡去刷电梯到达层数。

    但不知道是门卡失了灵还是电梯失了灵,不管她怎么刷,电梯都没有反应。

    两个男人中,助理模样的那一位开了口。

    “女士,我们赶时间,不如您去等隔壁的电梯?这部电梯是v……”

    他的话还没说完,焦秀梅已经不乐意地回头斜他一眼并出了声:“小伙子,这电梯是你家的?那你搬回你家去呗!放这,那就是谁想用谁用,你们着急的话,你们自己可以去坐隔壁电梯啊。”焦秀梅一边说得抑扬顿挫,白眼一边翻得婉转流长。

    助理被怼得一愕,许蜜语转头瞄到他老板眉眼间再度流泻出能刺痛人的一种轻视感。

    许蜜语在这一刻想给全世界的人道歉。她恨自己的性格,总是怕得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总是怕被人不喜欢。

    她一脸抱歉,想拉焦秀梅下电梯:“妈,我的卡刷不了层数,我们去试试别的。”

    焦秀梅甩开她的胳膊,较着劲只乘眼下这部电梯的势头坚定不移。

    “别啊,换什么换啊,我脚底板都把这电梯焐热乎了,不能白焐啊。”

    “……”许蜜语真是顶不上她母亲这些硬词儿了。

    最后是老板模样的男人开了口。他音色冷淡,告诉助理:“算了,给他们刷一下楼层吧,别在无谓事情上多浪费时间。约见不能迟到。”

    助理用教养生吞下一口气,答了声“是”,伸长手臂刷了电梯。许蜜语按了要去的楼层,虚虚地说了声谢谢。

    她瞄了一眼,看到两个男人要去的楼层是酒店顶层。

    电梯终于启动。徐徐上升中,焦秀梅不甘寂寞地打开了话匣子。

    她埋怨起许蜜语:“你刚刚怎么让我等那么久?明知道我腰不好还让我在外边站这么长时间,想看我给你表演腰裂啊?第一遍电话你就说下来了,结果我打第二遍的时候你还在上边呢,我差点觉得这酒店得有好几百层,你下来一趟怎么也得一年。不是,我说老三啊,你有本事嫁到好男人了,就不要老妈了不欢迎我来了是吧?”

    许蜜语怕她没完没了地唠叨下去,赶紧截断她:“妈你说什么呢。”顿了顿她压低声音问,“不是你说想清清静静地住在我家的吗,为了让你够清静,予诚才带我来这住的,把我家专门腾给你,可怎么你只住一天就突然又要跑来跟我们换?”

    焦秀梅呵地一声笑道:“那是我开始没想明白。哦,你们两口子出来住五星酒店,留我住你家我还得给你收拾屋子。我是你老妈啊还是你老妈子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生你生得身体又不好,辛苦把你养这么大了,不应该是你好好孝敬我吗,你居然还顺水推舟让我当你老妈子,这像什么话?”

    焦秀梅说到后面嗓门要扬高。许蜜语赶紧说着“是是是”来安抚住她。尽管事实并非焦秀梅说的那样,但现在只要能堵住她的喇叭嗓,让许蜜语说自己不是人她都毫不犹豫。

    电梯里突然响起巨大的手机铃声。许蜜语浑身一震后,立刻开始发窘。

    是焦秀梅的手机在响。

    焦秀梅把电话接通的瞬间立马眉花眼笑,嘴里喊着“儿子”,交代他“好好,东西坏了你别动,等我回去再修,你自己千万别动手,别伤着你啊。”

    许蜜语忍不住在一旁低声吐槽:“许蜜宝他明明跟我一边大,都是眨眼就三十的人了,又不是才三岁,你至于这么惯着他吗。”

    焦秀梅回答得毫不含糊:“你弟弟是咱家独苗,别说我惯着他,你们三个姐姐得一起惯着他才对得起你们老许家的列祖列宗。”

    许蜜语不翻个白眼都受不了。她太不服气了,顾不上身后还有两个外人在。反正他们是萍水相逢这一生也许只能见上这一次的陌生人。

    于是她愤愤不平地反驳焦秀梅:“他明明比我先出生三分钟好吧。”

    焦秀梅反驳她的反驳:“他是独苗,尽管他比你先出生三分钟,但由你来做姐姐他来做弟弟,今后由你多来照顾他,那也是全家人一起决定的,你咕哝什么。再说你现在是你们姐弟几个里边过得最好的,你现在有本事,多照顾一下你弟弟不是应该的吗?手足情深手足情深,他都是你手足了,你还不得对他情深点!”

    许蜜语认栽地说着“好了好了”。她再次意识到自己永远也辩论不过罗辑硬核甩词更硬核的母亲。

    电梯到了她们要下的楼层,叮咚一声,梯门打开。

    许蜜语拖着行李箱带着焦秀梅走出去。

    电梯门在她们身后关合。

    助理薛睿转头看向老板纪封。他看到老板眼神里有冷到冰点的轻蔑。

    他试探地问:“纪总,您怎么不让我告诉她们,这是顶层贵宾顾客的vip专用电梯?”

    纪封微一眯眼,敛住眼底的冷峻和凌厉。他嘴角一动,溢出些嘲讽:“那老的一看就不讲道理,你说完她跟你掰扯十分钟,她不嫌丢人,我还嫌耽误时间。”

    助理闻声摇头叹气:“在豪华五星酒店里还真是没见过素质这么奇葩的人,听着她们娘俩在那聊的家事,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电梯抵达顶层,纪封走出去之前冷声交代薛睿:“去跟前厅说,以后给顾客办入住的时候记得说明一下,顶层vip贵宾专用电梯这几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薛睿连忙一边跨步跟上,一边应了声“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