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2章 蜜语纪

    31、意外的转折

    无论是纪封还是薛睿,都觉得再过不久许蜜语就会扛不住回家去。

    不可能会存在除此之外的第二种可能。

    但当过了一阵子,薛睿觉得许蜜语能忍受的极限差不多到了,趁接餐的时候他向李昆仑打听行政层的事情,他问李昆仑:“行政层是不是有了新的人事变动?”

    他以为李昆仑能心照不宣地明白他的意思。结果李昆仑却回给他一脸懵:“啊?您指的人事变动是?”

    薛睿也不由跟着小怔一下——难道许蜜语没有被替换掉吗?

    “行政层是不是又换了新领班了啊?”薛睿又问。

    李昆仑顺了一下这话,“嗐”了一声:“您是不是想问,行政层的领班许蜜语,被没被别人替换掉?”

    薛睿立刻点头。

    “没有啊,人家现在干得好着呢。”李昆仑说道。

    薛睿闻声扎扎实实地吃了一惊。

    居然没被换掉?

    居然还干得好着呢?

    也就是说,她居然,扛下来了?她在忍辱负重中顶着大家的排挤嘲笑,苦苦坚持下来了?

    薛睿正吃着惊时,李昆仑马上又给了他一惊:“现在行政层的人和谐着呢,她们一个个的都特听许姐的话。”

    这回薛睿不说惊得目瞪口呆,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他连忙抓住李昆仑,让他把这一段时间以来,许蜜语和行政层那些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赶紧讲来。

    *

    薛睿听李昆仑讲了好长时间,以至于中间不得不亲自给餐饮部打去电话,告诉那边的主管他有事情需要李昆仑帮忙,算是给李昆仑请了个八卦讲述假。

    然后他把李昆仑带去了行政酒廊的季风阁聊了好半天。

    等薛睿和李昆仑聊完返回顶楼套房,看着纪封阴沉沉一张脸,薛睿心里咯噔一下。

    他想着帮李昆仑跟餐饮部请假,倒忘了替自己向纪封请假了。

    他把餐摆完就下楼去了行政酒廊,手机甩在套房客厅茶几上也没有带。这会儿纪封早就吃完了东西,怎么叫他也不得应声,打电话居然响在茶几上。

    这会儿纪封正因为无故不见胆大包天的助理发脾气,看到薛睿出现,他差点用冷冰冰眼刀子剜死他。

    “说吧,这么半天去哪了。理由合理你可以不失业,否则下午我就给你时间让你去投简历。”

    薛睿连忙说:“老板,我去整理酒店内部信息了,这不是您交代我的工作内容之一吗,平时多多注意酒店各方面的事情,凡是能打听到的都要打听过来,内幕秘辛八卦什么的,只要是能反映酒店内部问题的信息都不要放过。”

    他冠冕堂皇地说了一堆。

    纪封皱眉,谑笑着问:“那你说说吧,你这回搜集了哪部分有效信息。”

    薛睿回他:“是行政层的。”

    纪封一挑眉梢:“那女人扛不下去走人了?”

    薛睿眼一亮:“不是!恰恰相反,她不仅扛住了,还把行政层给收服了!”

    纪封没说话,但把眼角和眉梢都挑得高高的。

    意外的情绪明晃晃挂在眼角眉梢上。

    薛睿难得看到纪封有这么大的意外和情绪转折,不免想要吊下纪封胃口。

    “老板,您想知道这段日子都发生了什么不?许蜜语是怎么做到从最低谷反弹复活的不?”

    纪封一个冷眼飞刀又飙过来,差点当场扎死薛睿。

    “我最近给你胆子了是吗?我像是会对那女人的事好奇吗?”

    薛睿立刻腿软服帖下来,不敢再在想要逗老板一下的边缘作死试探。

    “说。”

    顿了顿,纪封很冷硬地说了一个字。

    薛睿在心里还是忍不住欢呼跳跃了一下。

    这冷峻霸总再怎么装并不好奇这事的过程,但其实他还是绷不住了。

    *

    薛睿先给纪封泡了杯茶,把老板伺候得舒坦了,才开始给他讲他讨厌的那女人的事。

    “之前这个许蜜语,别人一夸她肯定她,她就不知道东南西北,就开始没原则替别人闷头干活,行政层那群人不是还靠着她这特点一直当面骗她干活,然后在背后一起笑话她吗。”薛瑞说道。

    纪封喝口茶,抿着嘴巴没说话。

    但心里却在说:对,她就是个包子,傻子,窝囊没自尊。

    “但其实,所有人都小看她了!”

    薛睿有点兴奋地给出转折。纪封微眯了眯眼。

    “她其实不是包子,也不是傻子,相反她心里有数着呢!她是在趁着替别人干活时,迅速全面掌握了行政层客房部的整体情况、各个岗位的技能、甚至是和其他各个部门需要对接配合的所有工作的要点和技巧!”

    纪封握着茶杯的手一顿。

    虽然不想承认,这转折倒真是有点让人意外的。

    “还不止这些!”薛睿继续说道,“许蜜语通过她有点扮猪吃老虎的方式,在被人嘲笑她的时候,忍辱负重地不仅能了解各个工作岗位情况,还能趁所有人嘲笑她而放松警惕的时候,发现每个人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容易出什么纰漏差错!这样她很快就抓到了那些人的错处。”

    纪封端着茶杯好一会儿,都忘记了喝。

    “然后呢?她拿捏着这些错处威胁那些人了?”纪封问道。

    薛睿两眼又是一亮,答道:“我一开始和您是一样的想法。结果李昆仑说,许蜜语最后一招高就高在,她拿捏住了别人的错处,不但不罚,反而和大家推心置腹!这样一来大家心里既有惭愧懊恼,又觉得窝心感动,反而全都服她听她的了!”

    薛睿把李昆仑告诉他的话,一一转述给纪封。

    “行政层的客房服务员里,有个叫罗清萍的,一直就很想当领班。她也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下一任领班。结果您安排许蜜语空降成领班,她就觉得是自己的领班位置被许蜜语给抢了,从此就对许蜜语非常怀恨,还恨得很明目张胆一点不藏着掖着,并且带着大家一起跟许蜜语作对。那些服务员对许蜜语的态度,基本也都是这个叫罗清萍的人调.教出来的。

    “许蜜语在看起来被当成爱听夸奖的傻子而替别人埋头干活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摸清了罗清萍的性格,罗这个人比较自私,从来都只扫门前雪,一点多余的活都不会干。有时候连该干的活也会敷衍地混过去。她忽悠许蜜语给她干活的时候,许蜜语发现罗清萍只把看得见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看不见的地方,角落啊内壁啊,比如什么电视后面啊,衣柜里面啊,等等的这些地方,罗清萍一般都不会打扫。后来等许蜜语摸底差不多摊牌的时候,以领班身份检查卫生情况,卫生检查的结果一般都是要计入到每个人的考核里的,考核和绩效又挂钩,她检查罗清萍打扫过的房间时,戴着白手套往这些地方一抹,立马一片黑。这些卫生死角积少成多,直接就能把罗清萍的考核拉低成不合格!但许蜜语最后没有真的把这个结果计入到考核结果里面去,她只是想让罗清萍知道,她拿住她的错处了。

    “还有个叫尹香的,本来和许蜜语好像关系不错,她还帮许蜜语出过主意,避免她被前任领班陷害撵走,结果许蜜语一下直接成了新领班,她就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再加上罗清萍的怂恿,就跟许蜜语反目了。

    “许蜜语摸清了这个尹香,她偏爱收拾有钱人的房间。这个尹香有时候收拾完有钱人的房间会和大家说,这个顾客都有什么奢侈品,那东西得多贵,这人估摸起来得多有钱。许蜜语后来被尹香忽悠着去替她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尹香说的那些有钱人的好东西,在明面上并不能看到。她就猜测尹香可能是趁客人不在的时候,私自偷翻了客人的东西。下一次尹香自己收拾房间时,许蜜语就在暗处看着,发现尹香确实会经不住诱惑,私自翻动客人的东西,甚至看到客人的戒指镯子,都会忍不住试戴一下。许蜜语抓住了尹香的这个错处后,同样,她也没有把它上报,但严肃劝诫了尹香改掉这个毛病。

    “还有个叫柯文雪的,她和经常给我们送餐的李昆仑关系不错,但据说性格有点没主见,很墙头草,大家怎么说她就被怎么带跑。大家都讨厌许蜜语,她也就觉得许蜜语很讨厌,一直敌视她。哦对,她还有个特点,就是嘴很碎,特别愿意聊八卦。”

    他说到这,纪封嗤地一声笑,插.入点评:“这不是跟你一样吗。”

    薛睿噎了一下,而后努力为自己找补:“老板,我老出去打听酒店里的八卦,这不都是因为您的交代吗,是您让我把这间酒店能打听到的一切事,大的小大明的暗的哪怕虫子洞里的,都给您掏出来打听清楚的。我这其实是为公嘴碎奉旨八卦啊!”

    纪封瞥他一眼:“我说了不到十个字,你就辩解了一篇小作文出来。你嘴不碎就没有嘴碎的了。”

    薛睿狠狠抑制住想要继续和纪封辩论下去的心。

    他告诫自己算了,和纪封争高低,他容易伤钱。虽然纪封性子难搞,但像他这么出手阔绰的老板可再也不好找了。

    他转回前面的话题继续说。

    “许蜜语摸清了柯文雪很爱聊八卦,然后留心计算时间,发现如果由她自己去餐饮部配合对接工作,会比柯文雪去要少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于是等下次柯文雪再去餐饮部配合对接工作,她也悄悄地跟过去看,当场证实柯文雪那多出的半个甚至一个小时,都是在和餐饮部的人聊八卦。许蜜语抓住了柯文雪经常占用工作时间聊八卦的错处,但同样她只是把这个错处抓在了自己手里,也没有上报或者记录在员工考核里。

    “还有那些个什么小李小赵小耿小杜等等其他人,她们要说和许蜜语有什么深仇大恨,那都是不存在的,说到底大家也就是人云亦云那种随大流地一起讨厌许蜜语。

    “然后许蜜语渐渐发现,小李爱贪小便宜,顾客退房时留在房间里的一些小东西小物件,她常常不报备直接化为己有,像酒、水果、用剩下的化妆品、顾客没怎么使用过的新本子,等等。有时候会有客人回头找,她就说没看到。这些都是小东西,也不贵,客人一般听说没看到也就不太追究了。但是许蜜语发现了小李的这个问题,拿捏住了她。

    “还有个什么小赵,为人比较粗心,配合礼宾部工作接待客人的时候总出错,之前就搞混了两个重要客人的行李箱,差点造成两个客人登机延误。这个纰漏许蜜语握在手里,不但没有记到考核里,反而替她扛住了两个顾客的不满情绪。”

    “还有……”

    *

    许蜜语手里掌握着大家的这些错处、纰漏,却一个都没有记到员工考核里。

    她也没有趁机发作,打击报复。

    她只是和大家很真诚的推心置腹。

    在和大家畅谈的前一天,她特意去买了牛肉,又忍着大姐大姐夫的唠叨,借了他们的厨房,好好卤了一大锅的肉。

    结果肉卤得太香,勾住了大姐大姐夫的馋虫,他们硬是分走了一些。

    许蜜语小份小份地分好剩下的卤肉,带回了宿舍。

    第二天上午,大家把手头活都做完,她招呼大家一起到客房部坐一坐,聊聊天。

    她把卤好的肉先分给大家,说:“我就这点拿得出的手艺,大家尝尝好吃吗,如果愿意吃,我以后还给你们做。”

    然后她开始和大家推心置腹地聊聊自己。

    她告诉给大家,那些被她们当做笑话讲的,她的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第一次,勇敢地把自己受伤的心袒露出来给大家看。她告诉大家,她在婚姻里经历了什么——她被丈夫和朋友出轨,她选择了离婚。她一直做家庭主妇,离婚后没有收入,为了养活自己,只能努力干活。

    她没有守着已经出轨的前夫不肯离婚,恰恰相反,她甚至是顶着身边所有人的反对和责骂,坚持要离的婚。

    而身边所有人都在怪她,都在说丈夫一直对她不薄,赚钱养她又给她钱花,只出这么一次轨她就坚持要离婚,未免太任性了。离了婚,她就是个贬值货,再也找不到像前夫那样的男人了,以后只能嫁个五十往上的老头子。

    可她顶着这些压力,还是坚持离了婚。离婚后为了养活自己,她出来工作了。她很珍惜这份能让她自立的工作,所以不管多难,她都想坚持下去,把它做好。

    她还讲了离婚后,前夫带着那女人来住店。那一次,她是以什么样的屈辱心情去给他们打扫房间。

    也是从那时起,她审视了自己的人生,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她得振作起来,活得好起来,变得比从前还好,才不会被前夫和那女人再羞辱到。

    她看着大家,很真诚,也很动容。她对她们说:“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的离婚后不得不出来工作我不觉得有什么可耻,我重男轻女的家庭环境,也不是我所能决定的,我已经努力在让自己对抗这些负面东西。所以我该因为这些事被大家嘲笑吗?如果有人跌倒了摔破腿,你们会觉得是那个人活该然后嘲笑她吗?不会的,我们都会觉得她会很疼,我们会很同情她、会帮她叫救护车。酒店后面有流浪猫,我知道大家都在悄悄喂。我知道大家全都是善良的人。”

    她的话让在坐的女孩们全都沉默下来。

    她们在她的话里,开始回忆自己到底为什么讨厌眼前这个女人来着?她们开始反思自己这种无理由情绪化的对人讨厌,是不是太恶意了。

    “我们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是天然的弱势群体,我们为什么还要互相嘲笑彼此?然后让那帮臭男人指着我们说,你们女人就是这样子,小心眼爱内斗。但其实他们这些在旁边靠性别歧视看笑话的人才更差劲。我们以后不要看彼此笑话,我们一起去看站在旁边等着幸灾乐祸的人的笑话,这多痛快啊。

    “未来,在工作上,我可能会有很多不足,但我会尽我所能成为大家的肩膀,尽我所能为你们扛住更多事情。而生活上,你们对我的什么事感到好奇,就直接来问我,我会告诉你们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快去吃午饭吧!”

    她怕自己不走,大家都不动。于是她先出去了。

    可是客房部里,大家好久都没动没说话。

    隔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唉”地叹息了一声。大家的静坐才被解了封印般,女孩们才动了起来。

    她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打好饭菜坐下来,打开许蜜语分给她们的卤牛肉尝一口。

    她们一下就被那肉的味道惊呆了,好吃得好像连舌头都要一起吞下肚。

    她们很兴奋地互相交流:“我天,这肉太好吃了!这手艺不次于咱们酒店的陈大厨!”

    “不!我觉得这卤肉比陈大厨做的还要好吃一点,味道特别细腻有层次,天啊,好吃到想哭!”

    大家热火朝天地交流着吃过卤肉后的感受。

    交流着交流着,有人说:“其实许蜜语她人真的很好,之前她都听到我背后讲她八卦、笑话她,也掌握了我工作上犯的错误,但她没有报复我,反而前两天我感冒,她还替我做卫生。我现在觉得我对她有点过分了!”她吃下一口卤牛肉,真诚地反省自己。

    “你说得我也有点难过了。”另一个女孩接过了话头,“之前我也没少坑她,她也都知道。后来有天轮到我和来收布草的人清点布草数量。不知道那天哪里出了问题,我数少了几套被单,怎么也合不上数目,我怕我被罚钱,就死不承认,还和收布草的吵起来了。收布草的说要去找我领导说清楚,其实我当时很慌,但许蜜语过来,替我跟收布草的道歉,帮我把这事扛下来了。我当时连谢都没谢她一句。你们说她当时心里得很难过吧?我对后院流浪小猫都知冷知热,对她却没有什么善意。我一定伤害到她了吧?”

    另一个人夹着卤牛肉,看着看着就也跟着自责起来:“还有我,我那天打扫卫生手滑,不小心碰坏了客人东西,客人扬言要投诉我,还要让我加倍赔偿。我很着急,我怕赔钱也怕被投诉之后绩效不合格要扣钱。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并没有被记投诉。我以为客人只是说说吓唬我的,几天后我才知道,其实客人已经投诉到许蜜语那里去了,是许蜜语对客人百般道歉祈求,跟客人周旋了很久,客人才放过我的。这事她没有当面跟我说,我当时就硬着心肠假装不知道了。因为我想反正大家都讨厌她,那我也就不用谢谢她了。现在想,我真过分,我怎么能这么心安理得接受她的好处又肆无忌惮笑话她?”

    柯文雪和尹香也没忍住,各自唏嘘出声,说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对许蜜语明明那么坏,许蜜语也明明知道她们工作上有很大的错处,却没有趁机报复她们,还在她们遇到事情的时候很有领班担当地站出来挡在她们前面。

    柯文雪懊恼地自责:“这段时间我到底怎么了我,我是不是鬼迷心窍了?我是看她老实好欺负所以就忍不住欺负她吗?我发现我太坏了!”

    尹香也说:“我也觉得回头一看,这段时间以来我表现得有点不是东西了!”

    她们后面跟了好多此起彼伏的声音。

    “是啊,我们跟她真的没什么深仇大恨,她对我们也真的很袒护很仁至义尽,这么一比,我们好像真的有点不是东西……”

    “现在想想,我们干这些故意排挤她的事确实有点不像人干的事啊!”

    “以后我的活我自己干,我不再欺负老实人了!”

    “对,我也是!”

    ……

    这顿午饭,女孩们一开始吃得热热闹闹,后来吃得沉重愧疚。

    *

    再后面一天,女孩们发现,勾走许蜜语前夫的那个上位小三,居然又跑来行政层住酒店了。那女人的肚子隆起来了,很显然是带着和渣男的崽特意来耀武扬威的。

    那天,不再像以前一样,女孩们谁都故意躲开,好让许蜜语不得不亲自去做那间房的卫生。

    那天的女孩们,全都抢着去做那间房。她们不想让许蜜语再过去受上位小三的气。

    可是那个上位小三是真的难缠,不管谁去,她都把人撵出房间,坚持要求:我就要你们领班亲自来打扫我的房间,否则我就向你们酒店投诉,说你们怠慢一个孕妇!

    她的态度实在讨人厌,有人没忍住推了她一下。

    这下可好,上位小三像抓到了什么置人于死地的把柄一样,嚷着:“让你们领班来跟我当面道歉,否则就凭你对一个孕妇动手动脚,我现在就让你再也干不下去!”

    最后是许蜜语闻讯赶来,忍辱负重地低头对那女人道了歉。

    女孩们知道,许蜜语她为自己从来没对小三低过头。但为了守护她们,她低头了。

    *

    “老板您看,现在的行政层客房部,下属们都护着领班,不想领班去挨欺负;领班反过来也拼命庇护下属,为了不让她们丢工作,自己什么罪都能遭什么委屈都忍下去了。您说上司下属间彼此这么互相护着,这能不凝聚吗?她们都拧成一股绳了!”

    薛睿说完一切过程,从肺腑间发出一句感慨。

    “这许蜜语,看着软软弱弱,没想到还挺有主意和韧劲的!她居然还懂得恩威并施这套——手里握着别人的错处,让别人怕她畏她;她又不发作,反而还给恩惠,一下就让大家对她又愧疚又感动。她这么一整套地行动下来,直接就把人心拿捏得死死的了!这个许姐姐,我还真是小看她了,她还真是挺叫人意外的!”

    他感慨完去看纪封。

    他看到纪封正坐在沙发上,一手握着茶杯,一动不动,视线向下垂着,看着杯子里的茶叶,眼珠一眨不眨。不是静止画面却被他维持出了静止画面的效果。

    他整个人的样子,不得不叫薛睿怀疑,他其实是陷入了一种叫做“狠狠愣住”的状态。

    所以他到底是在为哪个部分的信息愣住?

    *

    纪封听着薛睿的话,从听到许蜜语已经离婚那里就不由愣住。

    原来她其实已经离婚了……而且是顶着家里不许她离婚的压力坚持离掉的。

    所以他之前对她的那些厌恶根源,原来是不成立的。

    原来她不需要别人对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原来她是很自尊自爱的。

    忽然就想起之前在行政酒廊,和她错肩而过时,他对她说过的那句话:你没自尊的吗?就非要把自己活得这么贱吗?

    纪封手一动,杯子里的茶水洒出来溅到了手上。

    他把茶杯甩到茶几上,抽出几张纸擦了手。

    然后有点烦燥地左右拉动扯开领带,解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

    真是烦。

    她那双盛着满满受伤的眼睛,怎么又晃到他眼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