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2章 蜜语纪

    52、彻底地融入

    许蜜语赶到大堂来之前,无论史幻幻还是陆晓妍都有些心里敲鼓。

    她们知道许蜜语虽然有主意,但总体来说性格偏软,主意也都是优先为客人考虑,对待顾客以容忍和令对方满意为先,会把客人的需求放在优先考虑的位置。

    比如之前那个老头那么折腾难缠,过分得不行,她也始终站在那老头一边。所以如果眼前这两个有一点点狂妄和有一点点嚣张的男女坚持要入住或者坚持要她们道歉的话,她们拿不准许蜜语会不会让她们道个歉息事宁人。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来看,她们对她的态度就算在渐渐转变,可也没算真的和颜悦色亲密无间起来。

    她们有些忐忑地等待着许蜜语来处理眼前状况,以不知会得到怎样结果的心情。

    等许蜜语赶到前厅大堂后,快速了解一下情况,而后她对一男一女两位顾客友好地微笑起来。

    看到她释放出这么友好和善的信号,史幻幻和陆晓妍都是心跳一缓,感觉她会向这两个奇葩来客做妥协。

    可许蜜语一张口,她们的精神为之一振。

    “先生,很抱歉,我们酒店是禁烟酒店,还请您把烟熄掉。女士,很抱歉让您觉得有了不好的体验,但我们的前台服务员说得没有错,考虑到其他大部分顾客的住店体验,我们酒店确实不能携带宠物住店,尤其是这种可能会对别的顾客造成恐惧的宠物。”

    “别一口一个宠物的,我都说了,小青不是宠物,它是我的家人,家人!”烟熏女郎不耐烦地冲许蜜语半吼道。

    许蜜语先不管她,只是微笑但执着地看着眼线男人,示意他掐掉香烟。

    眼线男人挑衅地深吸一口,再把烟往许蜜语脸上一喷。

    史幻幻和陆晓妍在一旁看得脸色一变,她们都感觉眼线男在故意羞辱和激怒许蜜语。

    但许蜜语始终保持着微笑,脸色没变,也没有被激怒。

    烟熏女还在一旁拍着前台的大理石台面,拍得啪啪作响地说道:“赶紧给我们开房间,我都快累死了!”

    许蜜语看看眼线男人,再看看烟熏女人,她很温和但非常坚定地又重申一次:酒店室内不允许吸烟,也不能携带家人一样的宠物入住。但眼线男和烟熏女却依然无动于衷,只吊儿郎当地催促许蜜语少废话,快开房,不然到消协投诉她们。

    许蜜语笑了笑,拿起对讲机直接呼叫保安。

    史幻幻和陆晓妍对视一眼。她们没想到许蜜语面对上帝般的顾客时,也能这么刚。

    这对男女一听许蜜语叫了保安,立刻炸锅,眼线男把嘴里叼着的半截烟往地上一摔,抬手向着许蜜语一指就说:“你算老几,还想叫保安赶我们走怎么的?你什么态度啊你,叫你们经理来,叫你们老板也来!哎呀我这暴脾气,今天我要不把你,连着你、你,一起收拾了,我就不是中国人!”他指着许蜜语和被她挡在身后的史幻幻、陆晓妍大声说着,“赶紧叫你们经理来!”

    *

    很快大堂经理也过来了。

    许蜜语看着眼前场景莫名觉得可笑,好像这对作妖男女开启了一场摇人游戏。他们在把她和经理先后摇来后,还坚持要把老板也摇来,说要讨个说法。

    经理试探性地联系了一下老板身边的薛助理,得到的回答很干脆:这点破事还要找老板,是他们在做梦还是你自己不清醒?

    薛睿放下手机后,纪封问他什么事。

    薛睿告诉他:“大堂来了两个作妖的人,一个抽烟,一个带着条蛇,非要住店,前台服务员告诉他们带着这种宠物不能住,他们就炸了,开始摇人,先后把蜜语姐和大堂经理都摇去了,现在还做梦要把老板也摇过去,想问问凭什么他们就不能住店,还说要去消协投诉我们。”

    纪封听完挑挑眉:“你是怎么回答的?”

    薛睿怔了下:“您刚才听到了啊,我喷大堂经理这点破事还要找老板,是不是脑子不清醒。”

    纪封点点头:“回答得很好。”顿了顿又说,“走吧,我们一起下去看看。”

    “???”薛睿一脸懵。

    “老板您这样是不是太给作妖分子脸了?”他不甘心纪封也被那两个牛鬼蛇神摇下去。

    “谁说我要去给他们脸了?”纪封已经起身向门口走了,他头也不回地边走边说,“太无聊了,下去看会儿热闹散散心。”

    *

    薛睿陪着纪封下楼后,趁着大家的吸引力都被前台那边吸引,他们直接走去大堂一楼的开放式咖啡厅。

    纪封选了个位置角度适合旁观的卡座坐下,叫了杯咖啡,一边慵慵懒懒地喝,一边瞧着前台那边的热闹。

    那两个客人,一个画着眼线的男的,一个眼睛涂得像梅超风的女的,他们正在抓住大堂经理不放,要他答应他们三件事才肯罢休:允许他们带着小青住店,小青是他们的家人不是宠物;也不要管他们抽不抽烟,这是他们的自由;把经理身后对他们不客气、让他们不满意的两个小服务员和一个大服务员都记投诉扣奖金,不然他们和她们仨、和酒店没完。

    薛睿扭头看一眼纪封。他面带不屑地瞧着前面,眼角眉梢都挂满嘲讽。他用这副表情瞧着谁时,简直能把谁瞧到地底下去。

    薛睿也忍不住吐槽:“都文明社会了,怎么还有这么不文明的物种存在呢?老板,用我过去给蜜语姐撑个腰不?”

    他蠢蠢欲动要起身,被纪封一个眼神把他按回到座位上。

    “你跟她很熟吗?还是你吃太饱撑着了?在大堂经理坐镇的情况下,她要是连这点事都没能力解决好,还当什么主管。”

    薛睿老老实实地坐回去,不敢再欠欠地发表意见。

    前台那边,听了这一男一女的诉求后,许蜜语再次站了出来。

    她站在史幻幻和陆晓妍前面,温和但坚定地说道:“我是她们的领导,她们两个只是听我的话,按照酒店的规章制度在办事,您二位如果有什么不满,针对我就好。如果你们坚持要投诉,这个投诉可以记在我头上,我接受。”

    史幻幻和陆晓妍立刻对视一眼,心里有点被暖到。

    大堂经理接过许蜜语的话头说:“那我是她的领导,她也是在听我的话按照酒店的规章制度办事,如果你们坚持要投诉,这个投诉得我这个经理来背。但您二位如果坚持要在酒店吸烟和带着你们的宠物住店,这个真的很抱歉,我们满足不了你们。”

    一男一女听到他们居然上下一心团结起来对抗自己,简直怒不可遏,更加大吵大闹。

    保安跃跃欲试地上前,想拉走这对男女,但手还没碰到人,这对男女已经开始尖叫,女的大喊“老公他们非礼我”,男的嚷嚷“你们敢非礼我老婆”,吓得保安全都住了手。

    只好由大堂经理尽量保持礼貌地招架着他们。

    许蜜语这时悄悄退回到前台里面去。她走到电脑旁边,弯腰飞快地查着什么。

    史幻幻凑过来小声问她:“主管,保安不敢碰那女的但可以碰那男的,我再叫两个保洁大姐过来帮忙,干脆把他们都架出去吧?”

    陆晓妍在一旁使劲点头。

    许蜜语一边滑动鼠标一边回答说:“我本来也想让保安把他们礼貌地请出去,但现在看,保安或者保洁大姐一上手,他们干脆就会躺下讹我们,虽然我们有理不怕报警理论,但是闹久了或者警察过来,对其他客人入住体验都会造成影响。还是得来点其他招速战速决的好。”

    *

    史幻幻问许蜜语打算用什么招的时候,经理那边的情况已经进展到很不妙的程度。

    烟熏女冲着经理挥动缠在手臂上的青蛇恫吓他,经理闪躲之下不小心推了那女人手臂一下,那女人直接顺势坐倒在地上开始叫喊“打人啦酒店经理打人啦”,眼线男冲过来推经理一把,挥拳要打人,保安冲上前拦住他,他于是也顺势往地上一栽,和眼线女一起大喊大叫:“打人啦,快报警啊,酒店员工打人啦!”

    史幻幻和陆晓妍张着嘴巴看着眼前一幕。

    然后她们扭头一起看向许蜜语:“主管,他们的行为被你精准预判了!”

    许蜜语在心里不由苦笑。她能精准预判这种无赖行为,那是因为不久前焦秀梅就在这里上演过同样的一幕。她这哪里叫预判?不过是曾经不堪的自身经验罢了。

    许蜜语找到了想要证实的事情后,立刻从电脑前直起身,对等在一旁想看她到底要干什么的史幻幻和陆晓妍笑了一下。

    史幻幻和陆晓妍从她那一笑里,仿佛看到了光明。

    打印机响起来,从里面吐出几张打印了内容的纸。许蜜语抽走那几张纸,然后从前台走出去,走到那对瘫在地上撒泼讹人的男女面前。那对男女正在放言,如果经理不赔偿一万块医药费,他们就立刻报警说他推人打人。

    咖啡厅卡座上的纪封眯了下眼。

    这一幕有很强的似曾相识感。

    上次在这里躺在地上撒泼不起来的人,还是许蜜语的母亲。那时许蜜语面对撒泼一幕,简直手足无措。

    他眯起眼看着,想看看这次的许蜜语是不是还和上次一样。

    许蜜语走到那两人面前,没有恳请他们先起来,有话好好商量;也没有让保安上来,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们扔出去。

    她只是优雅地蹲下来,向前倾身,对着烟熏女缠在胳膊上的那条小青蛇认认真真地看起来。

    烟熏女被她看得发毛,喷她一声:“你看什么看?你别吓到它好吧!”

    许蜜语转头对她微笑:“女士,您知道您这位家人是什么品种的吗?”她问了一句不相关的话。

    烟熏女没好气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许蜜语笑着说:“是这样的女士,您一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您这位家人不太寻常,您可能当它是一条普通的蛇养的,但我刚刚帮您查证过了,您仔细看它身上,是有黄色花纹的,这说明您手臂上这条家人,它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烟熏女听得一愣。

    薛睿也一愣:“好家伙,还是个珍稀物种!”

    但他听到纪封嗤地一声。他扭头看纪封一眼,看到纪封正撇着嘴角似笑非笑。

    薛睿感到一头雾水。刚想问,又听到许蜜语说话,于是转过头去听。

    “女士,您确定要报警吗?是这样的,之前新闻播过的,有人掏鸟窝卖鸟,不巧那鸟就是国家保护动物,结果那人就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判了十年刑。如果您手臂上这位家人,等警察来了看到的话……”她顿了顿,体贴地留白半句话,然后又体贴地问烟熏女人,“女士,请问您现在还坚持要报警吗?”

    烟熏女和眼线男对视一眼,眼线男半信半疑地硬撑道:“你少在那唬人!”

    许蜜语把手里提前打印好的几张纸递给两个人看。

    “喏,这就是我刚说的那个掏鸟窝获刑的新闻,以及,最后一页是你们家人和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对比图。”

    两个人飞快翻着那几张纸,脸色发生了变化。

    许蜜语趁机起身,向经理请示什么似的,向他问着:“经理,如果我们发现住在酒店的顾客,带着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不是有义务报警并向警察说明情况啊?”

    经理马上明白她的意思,和她一唱一和:“当然,这是我们守法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许蜜语给史幻幻和陆晓妍使眼色。

    两个人机灵了一回,一个人说:“那我们现在就打报警电话报备吧!”另一个作势拿起电话要拨110。

    那一男一女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大声说道:“我们又不是你们酒店的顾客,你们少管我们的闲事!”

    说完两个人转身就向酒店外面跑出去,跑得屁滚尿流一般。

    酒店大堂一下干净清爽起来。

    所有人都松口气。

    许蜜语腿软地踉跄了一下。刚刚她强自镇定地盯着那条青蛇看,好像不害怕似的。但她其实怕得已经流了一后背的冷汗。

    她定定神,和大堂经理、和史幻幻陆晓妍、和保安和接待员,她和他们分别相视一笑。

    一种融洽的东西,悄无声息地溶解在那些相视一笑里。

    这场撒泼闹剧,倒把他们融合成了团结一心的集体了。

    卡坐上,薛睿忍不住感叹:“上次蜜语姐在这面对她母亲撒泼时,还手足无措任人宰割来着。现在她却已经能够在谈笑风生间就解决掉问题了,简直判若两人一样,真是进步神速。”

    顿了顿,他又说:“不仅如此,我仿佛能感觉到通过这件事以后,她好像彻底融入进新部门、新集体了。”

    他扭头去看纪封:“虽然蜜语姐到了新部门以后,升级打怪的模式和原来差不多一样,都是让不服她的人对她变得心服口服,但我还是忍不住为她高兴,就像她又取得了新的成就一样!”

    纪封挑挑眉,看着薛睿反问一句:“你觉得一样吗?”

    薛睿被问得一懵:“啊?”

    “你觉得,”纪封看着他,不疾不徐地问,“许蜜语在前厅部和在客房部,升级打怪的模式是一样的吗?”

    “难道不、不一样吗?”

    纪封挑挑一边嘴角,很淡地一笑:“一个离异的家庭主妇,短时间内连续空降两个部门、并且一直在升官,显而易见,她刚到哪个部门都会受到排挤和不服。所以许蜜语她在前厅部和在客服部面临的困境,的确是一样的。但是……”

    纪封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目光越过薛睿,看向他后方前台附近的许蜜语,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她升级打怪的模式——用什么方法去征服对她不服的人,其实是不一样的。而这个不一样,恰恰见证了她的……”

    纪封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薛睿被憋得心痒肝痒的难受,如果磕头管用,他现在就想给纪封磕头,求他把话说全,别这么说半截留半截地吊着他。

    他恳请纪封:“老板您接着说!恰恰见证了什么?”

    纪封却转开了话锋:“许蜜语第一次在客房部服众,靠的是手段,她先拿捏住其他人的错处再对她们怀柔;但她第二次也就是现在,在前厅部服众,已经靠的是她实打实的能力了。之前靠手段服众具有偶然性,有取巧性质;但现在她能靠能力服众,这说明什么?”

    薛睿听到这,长长“哦”了一声。

    这说明了,她实打实地成长了!

    顺着这个结论,薛睿已经倒推出前面纪封戛然而止的话是什么了——许蜜语两次升级打怪模式的不同,恰恰见证了她的——成长。

    在纪封眼里,许蜜语成长了。而他傲娇得不肯亲自说出口,就好像被许蜜语知道他对她这样评价后,她会骄傲似的。

    薛睿忍不住憋笑起来。他的老板简直长了九曲十八弯的别扭肠子。

    他也话锋一转,使劲地、直白地夸许蜜语:“老板,您说蜜语姐现在怎么那么厉~害~啊?她连那条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都知道!”

    纪封却发出嗤的一声。

    薛睿疑惑问道:“怎么了老板,我说错什么了吗?”

    纪封还是撇嘴嘴角,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瞥一眼薛睿后,开金口对他反问:“你真以为那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那就是一条普通的破蛇。”

    “啊??”薛睿彻底懵逼起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大堂恢复以往的和谐后,刚刚围观了那场闹剧的人围住许蜜语。他们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她。

    “主管,你不怕蛇吗,敢那么盯着看?”接待员问许蜜语。

    “怕,怎么不怕,可是怕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镇不住他们呀。”许蜜语笑着回答。

    “许主管,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啊,居然一看就看出来那条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保安忍不住问。

    许蜜语笑了下,然后说:“那就是条普通的小青蛇,不是什么保护动物。”

    大家都惊了下。

    “啊?那你给他们打印出来的那张证明那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图纸是怎么回事啊?”

    许蜜语笑着说道:“我找到他们那个品种的小青蛇的图片,又找到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蛇图片,把青蛇截图替换了一下,偷梁换柱打印出来了。”

    然后她命令自己克服恐惧,蹲在那两人面前,仔细观察那条“家人”,演了一出戏,吓走了那两个人。

    “如果他们带的那条蛇真的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不会那么轻易让他们离开的,我一定会报警,因为经理刚才说了,这是我们做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许蜜语继续笑着说道。

    大家消化了一下前因后果,陆晓妍忍不住率先说话:“我去啊,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把整个办法想了个周全,找新闻、截图、换图、打印,再唬住他们,许主管,我错看你了,你这人,太有道了!难怪柯文雪说你对付奇葩的办法多,这回我算是信了她的话了!”

    在她的吆喝下,其他人也响起一片善意起哄的服了服了的声音。

    卡坐上,薛睿缓缓转头看向纪封。

    他想不到纪封居然早就看明白了许蜜语的一切行动。

    他觉得许蜜语现在就已经聪明得叫人意外了,但纪封,他简直就进化成了可怕的大妖精。

    大堂里,许蜜语听着那些服了服了的声音,听得又开心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时大堂经理发了声。

    他问许蜜语:“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性格很软、遇事会尽量向顾客妥协的人,没想到你也有刚才那么刚的一面。”

    许蜜语看着经理说:“我就是性格再软,也有我自己的底线和坚持啊。”

    她笑起来:“我是觉得虽然我们是服务行业,但不意味着我们得无原则地为任何人无条件地服务。五星酒店给顾客带去物有所值的体验的确很关键,可我们不能无条件迎合各种不讲理的客人。”

    她想了想,该怎样更精准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觉得,我们做服务的初衷,其实不是让每一个人都满意,而是让每一个值得的人满意。但刚刚那两个人,就不值得。”

    她的话引来好些赞同:

    “对啊对啊!”

    “可不是啊,我们只是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但真的不是奴才啊!”

    “同意!也不知道谁说的顾客就是服务行业的上帝,凭什么啊?好顾客做做上帝也就罢了,坏顾客它凭什么啊?”

    薛睿在卡坐上也忍不住发表意见:“老板您看,蜜语姐的善良已经开始有锋芒了,她不再无条件迎合所有人了,她可真是成~长~了!”他又故意把成长了拖了长声地说。

    说完感觉到自己的侧脸发烫,他扭头看。

    果然是纪封在瞪他。

    “怎、怎么了老板?”他被瞪得莫名心虚,舌头不受控制地打了个结。

    纪封瞪着薛睿,突然问了句:“夸成这样,你看上她了?”

    薛睿吓坏了,立刻摆手强调:“不不,就是欣赏一下而已!我有个铁打的原则,绝对不搞姐弟恋,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姐姐比我大的话可能会比我老得快一点,我怕我以后会变心。”

    纪封眯眼看他,仿佛在看一个渣男。

    “感情跟年纪有什么关系?鬼话一堆。”他不屑说道。

    大堂另一边,他们听到许蜜语在对其他人趁热打铁,推心置腹:“其实今天各种场景,之前也发生过一次,就在我身上。之前我母亲来酒店找我闹,大家应该都看到了。”

    她笑起来:“如果是那时的我面对今天的事情,我可能会无条件向客人妥协。因为我那时真的很软弱很讨好人格。”

    说到这她为往时往日的自己叹口气。

    而后她继续温柔地笑着说:“但那之后有人告诉过我,如果我自己不能靠自己硬气起来,那就活该被别人一辈子踩在脚底下了。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做出改变。”

    薛睿忽然听到身边发出一点响动。他扭头看,推测刚刚是纪封端咖啡杯时有些没拿稳,瓷杯刮着了瓷碟,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动。

    他飞快想了一瞬纪封居然也有手抖的时候。然后就把注意力又转回到许蜜语那里去。

    “让大家觉得我性格软弱、会妥协给客人的要求维护客人在先、甚至可能会牺牲我们自己人的感受,这是我之前做得不足,才会让大家有这样的担心。”许蜜语看看史幻幻又看看陆晓妍,“但你们放心吧,以后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因为在成为为顾客服务的人之前,我首先是和你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伙伴。”

    **

    纪封放下咖啡杯,对薛睿说:“走吧,上楼。”

    薛睿正被许蜜语那番话说得有点燃,还不想走,还想看前厅部的人上演相亲相爱大团圆。

    但纪封起身就走。

    薛睿只好跟上去。

    他不甘心地问纪封:“老板,您不想再往下看看吗?”

    纪封走进电梯,转身向外,潇洒站定。

    薛睿赶紧跟进去。

    电梯门关合前,纪封隔着越来越缩窄的空隙看向大堂里那个人影。

    从今天之后,她就彻底融入新部门,和这个部门的人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了。

    “还有什么好看的?”他淡淡说道。

    都已经毫无可担心的悬念了。